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恶名昭彰绒毛控 作者:泥蛋黄(上)

字体:[ ]

 
  一个无药可救的绒毛控王子
  一群倒霉催的星际兽族难民
  哎呀,小猫!压倒,揉搓,手感真好~
  妈蛋,仗势欺人,强抢民男,不要脸!
 
 
第1章 不矜持
  “按照宇宙互助公约,你们自今日起,成为我云昭帝国的子民。我们将为你们提供生存空间,并尊重你们文化、习俗、生活习惯等。但你们也当遵守我国法律制度,积极维护国家的整体利益……”
  星际历4390年,10月4日。
  这对邢越尚及其族群而言,大概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
  自这一天起,他们将彻底失去自己引以为傲的劳古星兽人身份,成为靠着云昭帝国收容才得以继续存活的星际难民。
  曾经统御万兽的各族族长们站在宫殿内,在云昭女皇的阶陛下,谦卑的低下头颅。
  而邢越尚和一干族长亲眷们,则是站在宫殿之外,直到星籍转纳仪式结束,才得以进入殿内,参加欢迎晚宴。
  宴席上方的天空中,载着乐队的小型飞舰,摇曳着银色的长尾,在空气留下一串串宛如烟雾的幻影,曼妙的乐声亦随着风轻轻摇曳,落入宾客们耳中。
  “到了云昭帝国我才算知道什么叫享受,你看看这宫殿,这食物……”
  “从低级文明直接跨入高等文明,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真好啊,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云昭帝国的人了。”
  “啧,我们就算都成了云昭帝国的人,也不过是低等公民而已。”
  “可是,就算在云昭做低等公民也比在劳古当族长过得好啊,起码没有地震没有火山没有洪水,还能有口吃的不至于饿死。”
  “唉,也是……”
  过于灵敏的听觉,将其他人的议论声全数收入耳中,邢越尚看着眼前的各色美食,毫无胃口。云昭再好也终究不是他的家,他的母星永远只有一个名字——劳古。即使,她已经把自己炸成了宇宙里一朵硕大的烟花……
  “亲王殿下驾到。”
  洪亮的唱和声响彻整个宴会殿堂,就连乐队都讨好的换上了欢快的恭迎曲。
  邢越尚好奇的看向殿门口,先进来的却是几个护卫,将人都隔开,空出条道。帝国人似乎都习以为常了,自觉的退开,恭敬的微微垂首,等着人来。
  邢越尚是听过这位亲王大名的,来之前有人给他们列了一张注意事项表。而排在云昭帝国不可招惹人物名录的首位的就是他。听说这位亲王大人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一直都被女皇陛下捧在手心里牢牢护着,得罪了他比得罪女皇本人还严重。
  说实话,邢越尚是有些嫉妒他的,他也曾有一个体弱多病的童年,兽态发育较之兄弟们缓慢许多。然而等待他的,却只有族长父亲无尽的嫌弃与漠视。要不是他之前因为拯救部族受了重伤,聚了点人望,大概这会儿他连晚宴的大门都踏不进来。
  不止邢越尚,整个宴会的兽人们都目光灼灼的看向门口,等着一睹这位整个帝国最不可招惹的人——秦云行。
  脚步声有些拖沓,然后一个不算高的身影缓缓溜达入殿中,精致的衣服包裹着纤弱的身体,看着还是个少年。平心而论,这位亲王长得还是相当俊美的,就是帅得有点……不太正经。那双眼,哪怕谁都不看,眼尾扫过便有了几分邀约的意味;那双唇,哪怕什么都不说,唇角一勾便添了一股索吻的暧昧。那样一个人,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立在那里就将这正儿八经的国宴变成了声色犬马的夜场。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太撩,想日。
  “你来啦。”女皇陛下果如传言中那样宠弟弟,一看到人来,当即迎上去将人扶住,唯恐他平地摔似的。
  顶着众人的目光,秦云行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淡漠样,看都不看宾客们一眼,只是对着自家姐姐点点头道:“嗯,不好意思耽搁了一会儿。”
  “我给你单独开了一桌,都是你喜欢的菜色,要是有想吃的我再让人给你做……”
  两人刚刚坐下,没想到亲王却是猛然起身,大步流星的向着宾客区走来。
  邢越尚觉得自己可能是错觉了,为啥他总觉得那位殿下是冲着自己来的……有点方。
  秦云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一只喵,一只眼睛呈琥珀色,毛茸茸黑亮亮,穿着可爱的小礼服,活生生的喵!
  鬼知道他在这云昭帝国的十八年里都经历了些什么,他打穿越来后,居然一只动物都没见过。吃的肉都是来自虫族,连头猪仔都没得摸。没有毛球可摸的日子对绒毛控而言,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只小家伙还和地球上自家那只长得超级像!
  秦云行果断决定,不管这只猫是谁的,他今天,撸定了!
  直到亲王在邢越尚面前站定,死死的瞅着他的时候,邢越尚不得不很方地确认了这位亲王正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种时候……也只能微笑了。邢越尚端正立好,冲着亲王恭敬地颔首问安:“您好,殿下。”
  然后……他就看见亲王殿下对着自己单膝跪下了,跪!下!了!
  邢越尚整个人都惊呆了,什么情况!!!
  整个宴会,瞬间从人声鼎沸变得落针可闻。空气突然安静……
  “您……”邢越尚隔着亲王的肩看到女皇陛下那黑沉沉的脸色,不妙的预感从尾椎骨一路蹿升到后脊梁。
  不同于女皇的神色渐冷,打进大厅起就神色淡漠的的亲王却是忽然露出了一抹极为温柔的笑容,那双风流的丹凤眼里满载着欢喜和宠溺,看得邢越尚一阵脸热。
  “宝贝儿,过来。”
  软软的嗓音满是诱哄的味道,简直让人酥到骨头缝里,邢越尚不自在的别开视线,明明……明明才是头一回见,这人怎么这么不矜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