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训导法则 作者:凉蝉(上)

字体:[ ]

 
  文案:
  大学教师沈春澜初入职场,很快收到班上学生的一枚直球。
  饶星海:沈劳斯,我喜欢你,我要追你。
  沈春澜:四级过了吗?没过不要和我嗦话。
  但班上的麻烦人物远不止这一位。沈春澜每天都在“年轻人真可爱”和“年轻人真麻烦”之间来回挣扎,辞职信写了又删。
  饶星海:我最乖了。
  沈春澜:你闭嘴吧!
  ---
  “训导:①教育,教导;
  ②新希望尖端管理学院的特殊教学制度,以矫正学生不合理信念、偏激思想和错误行为为目的,以工作实践、思想沟通为手段,是特殊人类教育学及心理学的重要实践方式。”
  (《现代汉语词典(2018年通用版)》)
  -----
  1.年下,哨兵攻x向导受,以多种特殊人类及普通人类共存的架空社会为背景;
  2.“哨兵”“向导”指文中设定的某一种特殊人类,并非现在意义上的哨兵及向导;二者都拥有一个动物形态的精神体。
  3.本文为胡说八道系列故事之一,前置故事有《逆向旅行》及《非正常海域》,但本文剧情独立,不看前面两文并不影响(但还是热情邀请大家去看哦!)
  4.一句话:这是可爱的人们跌跌撞撞奔赴幸福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异能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饶星海,沈春澜 ┃ 配角:特殊or普通的各色围观群众 ┃ 其它:年下
 
 
第1章 我、很、麻、烦
  沈春澜总会在闹钟鸣响前的半小时醒来。
  这半小时对他来说是特别的,仿佛游离于每日二十四小时之外的片刻清明。
  他有时候发呆,想想昨天没看完的书或电视剧,有时候则认真回忆某场愉快的情事。
  不过大多数时候,他脑子里什么都没装。北京天亮得早,六点是一个暧昧不清的时辰,半明半昧的天跟他整个人一样不清醒,稀里糊涂地酝酿着毫无意外的一日。
  不过这一天的沈春澜在自然醒之后,捏着手机思考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他注销了自己在同志社交软件上的用户账号,卸载了APP。
  他还冲镜中的自己默念:当个正经人,黑历史先删一删。打量着自己,他皱起眉头又舒展,竭力要在亲切和严肃之间找到一个满意的平衡点。
  镜中的青年有一张温和的脸,但眉毛压得有点儿低,让他看起来仿佛长久的不开心。长久不开心的人往往看起来阴郁,但沈春澜不是。他只要站直了,微微仰起脸,立刻变成一位浓眉大眼的正经人。
  出门时他遇到了对面的小孩。小姑娘跟他热情打招呼:“沈老师早上好。”
  沈春澜一直怀疑这五岁的小姑娘迷恋自己。他握着她的手,又温柔又亲切:“你好。”
  小孩又问:“你也去上学吗?”
  沈春澜点头:“对。”
  “沈老师是去上班。”小孩的妈妈更正。小孩于是又问了一次:“你也去上班吗?
  沈春澜:“对呀。”
  他的好脾气和好心情一直持续到走进教育科学系的办公楼。正从信箱里取信时,曹回从学工处走出来:“沈春澜,你班上的阳得意怎么回事啊?怎么往我信箱里塞情书?”
  沈春澜一下站定了:“……你?不可能。”
  他的回答令曹回不满:“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外表。”
  “你的身形和年纪不符合他的标准。班会上他自我介绍,一开口就说自己喜欢身材好的帅哥,年龄上下浮动不超过三年,而且不吃窝边草。”沈春澜拿过曹回手里的卡片,“你看错了,这是教师节的贺卡,我也有。”
  曹回:“这是你第一次收到教师节贺卡吧?你咋看起来这么不爽?”
  沈春澜叹了一口气,轻声说:“好烦啊。”
  曹回:“我靠,沈春澜,你班上就12个人,全校所有新生班里人数最少的一个。其他老师都羡慕死你了,有什么可烦的?”
  沈春澜:“12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是四个字:我、很、麻、烦。”
  曹回满脸八卦之色:“那阳得意是不是你们班上最帅的那个?”
  沈春澜把班上几个男孩的模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是。”
  他关上了信箱,一边看贺卡一边走向办公室。
  他从来都是个最怕麻烦的人,所有麻烦的职业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但研究生毕业后他居然当上了老师,这事实令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新希望尖端人才管理学院是他本科的母校,研究生读完了又跑回来当老师,他跟这儿仿佛有切割不开的缘分。
  在这个特殊人类和普通人类共存的世界里,新希望学院是一个特别的学校:它只招收特殊人类中的哨兵或向导。
  在染色体变异或受到特殊病毒感染后,普通人可能会成为俗称的“特殊人类”:地底人、半丧尸化人类、哨兵、向导、雪人、茶姥、海童、狼人……
  而在所有的特殊人类之中,占比最大的是染色体变异而形成的特殊人类:哨兵和向导。
  这是两类具有极强精神力的特殊人类的称呼,他们迥异于普通人甚至是其他特殊人类的最大特点是,他们天生拥有把自己精神世界具象化为某种动物的能力。
  他们把这个伙伴称作精神体。
  据说一个强大的哨兵或者向导,会深爱自己的精神体并且以它为傲,恨不能时时刻刻展示自己的精神体。
  沈春澜看着桌上抓起贺卡疯狂啃噬的毛团,陷入沉默。
  显然,他的精神体绝对不是“强大”那一挂的。
  他手指轻弹,毛团散做一股白色雾气,潜入他身体中。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他应答后,有人推门而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