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重生]+番外 作者:炸毛冰

字体:[ ]

 
  文案:
  纵横天地的大魔头莫子衣死了,
  一剑穿心,百剑穿肠,魂飞魄散。
  他悔极一世,唯一不悔的,便是死在叶无悔手上。
  若能重活一世,他只想陪在最爱的人身边。
  *
  天下第一人叶无悔斩除魔道,
  他将一生献给正道,却失了自己的心道。
  若能重活一世,他只愿抛弃世俗,守在莫子衣身边。
  *
  那天,叶无悔重生了。
  当他来到和莫子衣初次相遇的地方,一切都未变,只是,那里没有他,只有一只雪白的狐狸。
  那只狐狸跑到他的身边,撅起了它的尾巴,笨拙的在他眼前晃动。
  “我把尾巴借你玩,你笑一笑好不好。”
  叶无悔抱起狐狸,对它努力勾起一抹微笑,可爱又好看。
  *
  莫子衣:
  “我不负天下苍生,不负天道轮回,不负正道,更不负你。”
  “此生,我只想为你而活。”
  明明是面瘫脸却还很努力在练习微笑的专情攻x 明明很邪魅狂拽却一定要装乖卖萌的专情受
  Ps.
  1.治愈向小甜文
  2.莫子衣重生成了一只狐狸 萌宠向
  3.前世今生双向剧情(前世的剧情不会很多,不喜可跳,现世巨甜,划重点【现世巨甜】)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子衣(受),叶无悔(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落花时节又逢君(一)
  莫子衣万般无奈的蹲在河边,沾水摁下了立在自己头顶上的那一小搓呆毛。
  “在那!!”
  “找到那只狐狸了!!”
  “快追!!”
  身后,接二连三的少年兴奋不已的声音惊得莫子衣浑身抖了三抖,刚顺下来的呆毛又呲溜溜的立了起来。
  湖边,一只雪白的狐狸撒开了脚丫子玩命的向前逃窜。
  莫子衣原以为,万花台伏魔一战,是他在人世间最后的记忆,神剑清羽刺入他胸口的那一刹,他努力的睁开眼,只想好好记住这个他爱了一世却无法得到的人。
  幽谷升烟,落英纷飞。
  那日,在为他种下的那漫天的花海之中,莫子衣义无反顾的撞向清羽,任凭利刃穿透自己的身躯。他倒在叶无悔的怀中,艰难的勾起一抹微笑:“我不负天下苍生,不负天道轮回,不负正道,更不负你......”
  他努力想要记住叶无悔的脸庞,但是,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任凭黑暗带走他全部的意识,陷入混沌。
  莫子衣听不见抱着他的人那痛彻心扉的叫喊,听不见万花台之外,万千正道人士激动人心的呐喊,亦不知自己在黑暗中漂泊了多长时间。
  他只知,当他睁开眼睛,见到第一缕光亮之时,他立马便意识到——自己重生了!!
  只是......
  莫子衣呆呆的看着粉嫩嫩的梅花垫,和毛茸茸的雪球似的尾巴,茫然了。
  纵横天地,屠尽修真百门的大魔头莫子衣,竟然重生成了一只狐狸?!
  还是只正在被几个小修士追得四处逃窜的狐狸?!
  “嘿!这狐狸跑得还挺快!”
  “你们行不行啊,连一只狐狸都追不上!”
  “说好了,谁抓住了这只狐狸,它就是谁的灵宠!”
  灵光闪烁,小修士们调动体内的灵气,化为利刃飞向莫子衣。
  后腿一蹬,身体顺势一偏,轻轻巧巧的便躲过了这一攻击,莫子衣撅起了尾巴,挑衅一般的对那些个小修士晃了一晃。
  “嘿!这狐狸崽子!”一个少年气得直跳脚。
  看着那几个小修士身上所着的雪白门服,莫子衣心里一阵惆怅,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年岁,叶无悔现在过得如何。
  当回忆起那张清冷淡然的脸庞和那双深邃得如同包含了星辰大海的眸子,莫子衣突然觉得,变成一只狐狸,挺好的。
  叶无悔定然是恨透了他,上一世,他将叶无悔绑走,逼迫他做了有违礼义廉耻之事,若是再让叶无悔看到他,大概都不需要自己撞上去了,叶无悔可能会直接挥剑捅死他。
  不能再和这些小孩儿们玩下去了。
  这样想着,莫子衣骤然停住了逃窜的脚步,抬起爪子,尖牙一咬,挤出了几滴血来。
  上一世,莫子衣便是深谙法阵之道,在灵阵法阵的精通研究之上,还没有什么人敢自禹能强于他。
  重生的这副狐狸躯体竟然意外的有些许灵力,其他的什么也不能干,但画出一道简单的阵法,拖住这几个小修士,那是绰绰有余了。
  血珠在灵力的带领之下,在泥土之上留下了一道蜿蜒曲折的浅浅的红褐色,头尾相接,下一刻,红芒乍现。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的身影骤然出现,挡在了莫子衣的身前,清风拂过,一身银白鲛绡随风翻飞,泼墨般的发丝用雪白的发带高高竖起,发带末尾,绣了一朵淡蓝色的莲花。
  这少年面庞白皙,狭长的美眸中,噙满了令人不敢靠近清冷孤傲之色,眼角的一颗泪痣,更是将他的这份生人勿近的冰冷之气凸显得淋漓尽致。
  仅一眼,莫子衣便呆住了。
  雪白的狐狸咕噜的一下,忘了如何站立行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压在毛团一般的尾巴上。
  十五岁的叶无悔,正是记忆中那般稚嫩的模样,本应无忧无虑的年纪,身为清衍宗少宗主的他,却已经被肩上的职责与重担历练成了一块无法亲近的万年寒冰。
  叶无悔抬起腰间别着的佩剑,指着追在狐狸身后的小修士,清羽并未出鞘,便已散发出无人能挡的气势:“清衍宗何时教过你们肆意伤害灵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