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老板,你的龙!+番外 作者:醉白虾(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谁的头?
  上班摸鱼的陆光尘同志正准备提前溜号, 接到祝昀的报警电话也懵了, 连问三遍说你捡到了个什么?
  祝昀浑身发毛, 压低声音:“说多少遍了?人头啊!真的!不信你自己来看!”说完他愤然挂断电话,颤巍巍爬起来洗干净手,再翻出“清理中”的塑料牌摆到门外。
  虽说那颗断头牢牢锁在隔间里, 可一想到只要弯腰就能透过门缝看到对方死不瞑目的眼睛,祝昀心里就慌得要命, 干脆站在厕所外边等。
  商业场所禁烟, 他叼了根烟在唇间, 没点燃,算是个心理安慰。
  很快, 警车呼啸而至。对于工作上的事儿,陆光尘还是挺靠谱的,也不知怎么说服了一众刑警,居然连鉴证科的技术人员都带来了。
  祝昀见到警察同志, 心里先是一松,接着又一紧——因为恐惧,他没有留在洗手间内等待,因此也不知蛛女会不会去而复返, 再次偷走那颗人头。如果真是这样, 平安夜报假警,浪费公共资源, 这罪名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陆光尘安慰他:“没事啊,大不了留在所里过节嘛。去了就知道, 里面的老哥个个都是人才,说话超好听的。”
  祝昀满脸怨念,说你怎么不留呢?
  陆光尘流下心酸的泪水,说他当然留过啊!年年轮到圣诞值班,今年好不容易轮空,却被一通电话召唤来加班,这日子还能过吗喂!
  最后他好歹说了一句人话:“不过,就算凶手真的偷走了罪证,现场鉴定技术也有办法证明你没有撒谎。”
  祝昀松了口气,又狐疑道:“那你刚骗我干什么?”
  陆光尘荷尔蒙爆棚的俊脸上浮起一丝可疑的红晕:“如果我加班,你被抓,咱俩这算是圣诞约会吗?”
  祝昀:“……”他像看傻子一样看了陆光尘一眼,扭头蹲到走廊的另一边去了。
  抓心挠飞地等了许久,鉴证科的一位刑警走出来,附在陆警官耳边轻声说了两句,两人复杂的目光最终停在祝昀身上。
  祝昀:“???”我真的是三代良民啊!这副看罪犯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陆光尘长腿一迈走到他面前,俯身道:“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先听哪个?”
  祝昀嘴唇动了动:“……坏的吧。”
  “坏的么,你可能真得去局子里过节了。”
  祝昀不抱希望地:“那好的呢?”
  陆光尘摊摊手:“起码报假警的罪名洗脱了,你现在可是重要证人,走吧,去做笔录。”
  警方大部队从厕所里鱼贯撤出,只留下几人看守现场。为首的警官提着个鼓囊囊的证物袋,外边贴心地裹着不透明的黑色布袋。要不是祝昀亲眼见过那颗人头,恐怕会以为对方只是提着个篮球。
  一想到那颗头,祝昀胃里翻江倒海,又有点想吐了。
  见他面色发白,陆光尘搀扶着他站稳。陆警官昆虫恐惧症不发作的时候,手劲还挺大,半拖半抱着一个成年男子,全然不见吃力。
  为防引起恐慌,一行人从后门消防梯悄悄离开商场。冷风一吹,眩晕感好了不少,祝昀扶着栏杆回头,却见陆光尘痞里痞气地用指尖提着副手铐晃荡,半个身子都快压在他背上了。
  祝昀:“……”
  陆光尘勾起唇角:“啧,警服play,外送手铐,是不是够情趣?”
  祝昀面无表情地说:“告你姓骚扰啊。”
  陆光尘顿了顿,又笑嘻嘻地凑上来:“你告啊,周围都是我的人,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喂,说真的,你喜欢拷背后、还是拷前面?”
  祝昀看智障一样看着入戏颇深的陆警官,刚想反唇相讥,却嗅到他身上浓郁冲鼻的古龙水,突然感到剧烈的反胃。他面色一变,猛地推向对方:“让开点,我要吐了。”
  他头晕欲呕,手上没劲,只把陆光尘朝后推了几公分,看着倒像是软绵绵地搭在肩膀上,欲拒还应。陆光尘贱兮兮的,还在往前凑:“骗谁呢小猫咪……”
  小猫咪:“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陆光尘:“……”距离太近,他躲闪不及,裤腿上也溅到了一些。
  祝昀丝毫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又吐了两口,淡定地借着陆警官的外套擦擦嘴:“有水吗?”
  身后的小警察已经慌了神,忙道:“车里有,我给您拿。”
  祝昀接过矿泉水猛灌了两口,方觉口腔清新不少。他余光扫见陆光尘铁青的脸,忽然想起被白连吐两回的自己——自己当初大概也是一脸窒息的表情吧。
  想到白,他目光不由柔和了一些,唇角轻微勾了勾。
  陆光尘恰巧抬眼看来,大怒:“你还敢笑?”
  祝昀垂眸:“我没笑。”
  陆光尘说:“我看到你嘴角疯狂他妈上扬了!你故意的吧?告你袭警啊!”
  祝昀一脸无辜:“萨摩耶认识吗,微笑唇懂吗,天生这样。”
  陆光尘更气了:“当我傻吗?微笑唇还能变弧度的哦?”
  祝昀下意识地摸摸唇角:“唔,天太冷了,冻得抽搐。”
  陆光尘理智丧失:“信不信老子干得你抽搐?”
  祝昀:“……”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一旁的小警察死死抱住陆光尘的腰:“陆哥,算了算了。”
  说实话,洁癖狂陆光尘恼羞成怒之下的胡言乱语,祝昀半点都没放在心上。徐医生对此自有一套理论——只有弱受才会天天把“干你日|你”之类的荤话放在嘴上,真男人都是直接动手的。这套理论在“动手派”徐文畅攻了“嘴炮派”陈墨晨之后,得到了进一步证实,可见总攻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