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 作者:旧梦如霜(下)(29)

字体:[ ]

  “好。”
  工作人员们都松了一口气。
  要签合同,那肯定要和苏秋以及埃比正面对上,他们都很惜命,谁也不想去找苏秋。
  而与赵昕彤一同离开的苏秋,纯粹是不想提签合同的事儿,但他没想到,他不提,工作人员竟然就真的再也没来找过他,而埃比也再也没被排过比赛。
  当天晚上,赵家的人兴致都很高。
  苏秋在与赵爸爸聊天的时候,喝了许多红酒。
  赵妈妈见状,担忧道:“还是少喝一点儿吧,你看你们爷俩,怎么也不知道节制?”
  “哎,今天可是一个好日子,平日里不让喝,今天埃比赢得了比赛,总得喝几口吧?”赵爸爸说着,拉着苏秋的手,“你说对不对?”
  苏秋面上带笑:“当然。”
  赵昕彤虽然有些担忧,但也没多说什么。
  这红酒的度数其实并不高,但架不住后劲儿大,苏秋又因为心情不错,喝得不少,赵爸赵妈原本还想让苏秋埃比直接住在别墅内,但苏秋想到于长东等人还在等他回去,便没同意。
  等苏秋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醉了。
  别墅内。
  得知最后胜利结果的于长东和师严青都非常高兴,正准备庆祝一番,见苏秋和埃比回来,于长东立刻说:“恭喜恭喜!又一次赢得比赛!不过,不是我说,这一次和埃比对战的那条人鱼也太弱了吧?埃比一根手指头都能打败他——苏秋怎么了?”
  “喝醉了。”埃比低声说。
  苏秋一双眼睛含了水汽:“谁喝醉了?”
  埃比垂眸,与苏秋对视:“你。”
  苏秋看了一会儿埃比,想了想,乖巧点头,他转身坐在玄关处:“是的,你说得对,我喝醉了。我走不动路了。”
  “……这么乖?”于长东感叹了一声。
  于长东有个表哥,之前喝醉了,就开始拽着人又哭又闹,还会讲以前自己受到的委屈,甚至有时候还会和人打起来,于长东以前见多了表哥喝醉,现在猛一看到苏秋喝醉后竟然如此乖巧,忍不住站起身,想去帮忙。
  结果刚起一半,就被莫尔拉回沙发上。
  莫尔瞧于长东一眼,淡淡道:“情侣办事儿,你瞎凑合什么。苏秋又不是走不了路,就算是走不了,也有埃比抱。还是说,你看上苏秋了?”
  “卧槽。”于长东之前完全没想到这一点,他虚心受教完,想到莫尔说的最后那句话,立刻轻咳一声,警告道,“你别瞎说啊,我可没看上苏秋。”
  开玩笑,要是让埃比那个醋精听到,估计他以后都别想和苏秋再说话了。
  莫尔轻笑一声。
  他当然知道于长东没看上苏秋,毕竟两个0在一起能做什么?
  他故意说这话,不过是想在晚上讨点利息罢了。
  正准备起身,同样想去帮忙的师严青听到莫尔和于长东的对话,身体一顿,他装作只是站起身拿水果,又一屁股坐下了。
  埃比听力很好,当然将发生的一切都听在耳中,他赞许地看了莫尔一眼。
  看在今天莫尔这么上道的份儿上,之前的事情,埃比就不打算追究了。
  他凑到苏秋身边,直接伸手将人抱起。
  埃比现在已经习惯用鱼尾走路,才能腾出双手去抱苏秋,若他没有练习,现在恐怕只能让别人帮忙……莫尔看着埃比的动作,突然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于长东,面上若所有思。
  于长东敏锐注意到他的眼神:“怎么了?”
  “没什么。”莫尔低声说。
  埃比并不在意旁人想什么。
  他将苏秋抱在怀里后,苏秋紧挨着埃比的胸脯,微微在上面蹭了蹭,之后便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一点儿粉色柔软的舌头,就这么睡了过去。
  埃比顿时觉得心脏都软成了一汪水。
  他走路更加稳当,生怕吵醒了怀中的苏秋。
  进入房间后,埃比将苏秋放在床上。
  苏秋的身体触及柔软的床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往里面滚了滚,只是刚滚了两下,苏秋便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努力爬了起来。他迷茫地看向埃比,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来,说:“到家了?我有好东西要给你!”
  这模样,就像是孩子要向自己的同伴分享玩具。
  埃比很少看见苏秋笑得这么傻乎乎的模样,他喉结滚了滚,坐在苏秋身边:“什么好东西?”
  苏秋思考了一会儿,从床上爬下来,将自己之前藏好的一袋子道具全部都拿了出来。
  他回到床上,盘腿坐下,打开袋子。
  埃比没见过这个袋子,见状看去。
  苏秋一边嘟囔,一边将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往外面拿,他说:“……这个是润滑的,听说这个牌子很好用,一点儿都不会疼,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这个是套套,我根据之前的经验买的,也不知道你戴上合不合适,等会儿试试。这个是没有温度的蜡烛,不会烫伤,我本来不想买,但是导购一直推荐……”
  埃比目瞪口呆。
  苏秋手上又拿出一根假的那玩意儿,他纤细白皙的手指握住粗粗的东西,说:“这个是……哦,这个是赠品。”说完这话,苏秋转头,目光在埃比的鱼尾上看了看。
  埃比眼皮一跳,一把将那东西从苏秋的手中夺走,扔在一旁的地毯上。
  苏秋一愣:“怎么了?”
  “……别在我面前拿这东西。”埃比哑声说道。
  苏秋盯着埃比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声,他凑过去,面容恢复了以往的冷淡,但绯色的面颊却让他看起来更加姓感。他睫毛垂下来,唇在埃比的面颊上轻轻吻着,低声问:“你说得对,我确实不需要在你面前拿这个,毕竟我有你了……做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