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望门男寡 作者:蜀七(下)

字体:[ ]

第六十六章 
  大概是因为发现自己的蛇蜕可以卖钱, 对方很迅速的辞了工作, 要来横店找尤铭商量价钱, 按徐梦的说话, 因为是黑户, 所以连搬砖的工作也不是随便就能找到, 他还是给工头送了礼才能去干活, 工资也比别人低,只有别人的二分之一。
  徐梦说:“妖怪不好找工作的, 我们都没有文凭,以前查的不严, 互联网不方便还能造假,现在就不行了, 随便一搜就能搜出来, 所以要看命的。”
  “比如父母在人类里头混得好, 孩子生下来以后就能跟人类一起读书,总之户口和学历都不成问题。”
  徐梦唉声叹气:“人族拼爹, 我们妖怪现在也要拼, 以前都是拼修为的。”
  尤铭就和小凤在横店住了两天,徐梦和赵阳现在跟剧组正是最忙的时候,尤铭也没有去打扰他们。
  蛇妖姓任,名字也不知道是谁取的,非常直白——任发财。
  他来的时候就穿着一双军绿色沾满泥巴的黄胶鞋, 身上穿着的也是在工地的衣服, 上面满是灰和泥, 头发留得很长,尤其是刘海,把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他缩着脖子,背部微微佝偻,显得有些猥琐。
  手上还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屁股底下坐着一个白色塑料桶。
  看到尤铭的时候,任发财局促的站起来,把塑料桶提起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可是孤注一掷辞了工作过来的!一定要把蛇蜕卖出去,不然接下来他就没有饭吃,必须回老家的山上。
  可他当初离开老家,就是因为人类做项目,要重新植树造林,好多动物都跑了,他再待下去会饿肚子才选择变成人形进入人类社会。
  做人好艰难啊……人类真可怜。
  尤铭站在他面前,朝他伸出手:“你好,任先生。”
  任发财慌了一下,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握住尤铭的手,扯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容来:“是是是,我是。”
  尤铭还没继续说话,任发财就把编织袋递过去,编织袋很大,尤铭有些莫名。
  任发财说:“您要的都有里头,全是!我一年脱三四次皮呢,过了千年的都在这里头。”
  任发财很忐忑地问:“一斤能卖两百吗?小梦说你价格很公道我才过来的,你要是嫌少,过两个月我又要蜕皮了……”
  任发财咽了口唾沫。
  尤铭很认真冷静地说:“我们到酒店去聊吧。”
  任发财点头,又问:“能给我买瓶水吗?我钱包在火车上丢了……”
  “坐火车来的?”尤铭在旁边的自动柜台给任发财买水,任发财别的不要,就要最便宜的矿泉水。
  任发财:“高铁和飞机都要身份证的。”
  尤铭奇怪:“火车不要吗?”
  任发财咧嘴笑:“我让同事给我买,我们那的绿皮火车检票不用身份证。”
  绿皮火车……怪不得摇了这么久。
  任发财很乐天地说:“哎呀,火车好快的,你们人类真厉害啊,我爬要爬好久。”
  尤铭领着任发财去酒店房间,任发财坐在沙发上,一会儿动一下,就像得了多动症一样。
  “怎么了?不舒服吗?”尤铭问道。
  任发财连忙说:“不是不是,就是太软了,不习惯。”
  “我以前想坐软沙发,去人家店里,人家都赶我走呢。”
  他一脸傻笑:“你们人类活得真艰难,哪像我以前在山里,只用抓猎物喝水,遇到人就跑。”
  尤铭看了眼他拿的蛇皮袋。
  原本只需要一点蛇蜕,这位直接提了一蛇皮袋子来。
  任发财很快就把自己的生平全说了出来。
  他还是条小蛇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不是妖怪。
  每天饿了就去找猎物,渴了就去山间的河里喝水。
  时光飞逝,他能变成人了,这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变了。
  进山的人穿着不一样了,口音也不同了,以前人类靠双腿,现在山里有了路,就坐着四个轮的铁皮怪物上山,在山里长大的土小蛇以前都是避着人走的,在他还小的时候,前辈就告诉他,蛇胆对人类来说是好东西,人类还会拿他们泡酒,所以看见人就要逃。
  那些毒蛇都逃脱不了人类的毒手,更何况他们这些无毒蛇了。
  所以任发财在下山之前都很害怕人类。
  他的世界很简单,也很小,是蓝天白云,袅袅青烟和山林里的野草野花,以及饱腹吃的猎物。
  直到山林要规划了,猎物跑得差不多了,他才下山。
  刚下山就被骗,被骗去黑工厂里头打黑工,包吃包住没有工资。
  后来黑工厂被端了,他就成了无业游民,四处找工作四处碰壁。
  身上没来没有超过四位数的存款。
  和徐梦认识还是因为他加了一个妖怪群,在人类社会待得比较久的妖怪会给刚进社会的妖怪传授经验,算是一个公益组织,徐梦在里头负责任发财。
  当然,虽然是公益组织,但徐梦还是能拿到钱的,这是其他妖怪们捐赠的钱。
  去搬砖还是徐梦出的主意。
  怎么也比无所事事来得强。
  任发财还说:“我都想好了,等卖了蛇蜕,我就去摆个地摊。”
  “就不去工地了,工地挣得少,我比别人少一半的工资,每个月收入还不够我买肉吃呢……”
  尤铭等他说完,才轻声说:“我要不了这么多。”
  任发财一愣,一副如丧考妣的可怜样,语气都有些急了:“你是嫌太贵了吗?我可以再便宜一点的!”
  “一斤两百是有点贵。”任发财咬着唇说,“一斤一百好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