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暴力美学[娱乐圈] 作者:Tampopo(下)

字体:[ ]

 
第五十四章 
  郑西西忽觉窒息,缓了好一会儿,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突然发现了诡迷之处,不是“卫林和出柜”,也不是“卫林和渣男”,而是卫林和出柜了还被骂渣男。
  这样的双重曝光,如若不是言之凿凿,没人会疯到拿这种事情胡言乱语的地步吧?也就是说,卫林和绝无全盘否定的可能,要么是gay,要么是渣男,要么是渣了别人的gay。
  她也不是卫林和的粉丝,只是看过他出演的几部剧,觉得这个人演技不错,长得还好看,跟其他流量小生不一样。
  她都觉得可惜与遗憾了,那群真正的粉丝呢?
  听说现在的粉丝都喜欢把自己的希望与梦想寄托到偶像身上,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又是什么心情呢?
  失望?厌恶?同情?
  她们会不会反过来一起跟着骂自己曾经的偶像呢?这又将是怎样的心境?
  郑西西恍惚间想了一堆有的没的,还没有点开那条热搜就已经被自己吓红了眼睛,她眼前模糊一片,努力瞪大眼晃着脑袋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心里想着:“我哭个什么劲?我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吗?不过就是又有事做了,这下媒体部又临时多了一桩案子,看来今天铁定要加班了……”
  想到“加班”,她的眼泪瞬间收回去了,深深叹口气。
  这件事太刺激了,太爆炸姓了,比关心谁家老板给员工发了一百万年终奖、探讨传统艺术与流行艺术之间有无共姓、吹捧某某的素颜照仿佛自带滤镜什么的有意思多了。
  当晚,十楼媒体部灯火通明,一个人都走不了,怨气深重,却不敢言。
  除此之外,会议室里还多了三个人。
  卫林和,卫林和的经纪人卜繁,姚荈。再加上葛乔。
  郑西西给他们送去茶水的时候始终低着头,手都在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谁散发出的无形威压,总而言之实在算不上友善。她实在是觉得纳闷,现在不应该众志成城,着急上火赶紧想办法稳住局面吗?好歹死马当作活马医啊,可是都将近半个小时过去了,会议室里的四个人一言不发,就跟在玩哑巴游戏一样,谁先说话谁就认输。
  茶水递到卫林和的手边,郑西西听见他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妥妥是电视剧里男主角的腔调,温和又亲切。
  这两个字让郑西西红了脸,她的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叫,回了一句“不客气”,转身逃了出去。
  会议室的死寂也被卫林和的道谢打破了。
  葛乔的视线终于从手机上移开,转而望向姚荈,缓缓说道:“我觉得咱们公司的编制很不科学,为什么你们经纪部分了音乐事业和影视事业,而我媒体部却要遇事就得大家一起上?五十个人的通宵加班费又不是一个小数目……”
  姚荈扶额,怎么突然抱怨起这种事?她强笑着,说:“反正不用你出钱,你CAO心这么多干什么?先说说这事怎么办吧。”她生硬地强行扯进正题。
  葛乔一副悠闲模样,半点不觉紧急,他又望向卫林和,此时不翻旧账,更待何时:“还记得我当时是怎么跟你说的?”
  卫林和的声音艰涩,与刚刚那句“谢谢”完全不同,他仍然惜字如金,说:“记得。”
  葛乔不依不饶:“来,你给我重复一遍,我都跟你说了什么?”
  卫林和想得明白,事已至此,他也就只能任凭发落,自己是否还有一线生机尚不明朗,哪怕是被羞辱嘲弄,也得尽力取悦眼前的这几位老板,毕竟就是他们掌握着自己的生杀大权。
  他思索片刻,乖乖地开了口:“你说,让我小心那个人……你理解我的处境,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葛乔撇撇嘴,有些意外,没想到卫林和当时发着那么大火,倒还真的记得这些话,他甚至觉得感动。
  “那你此刻有什么心得体会?”葛乔继续问,让人捉摸不出意图。
  卜繁心疼自家艺人受辱,却与葛乔不熟,他只敢偷偷瞪一眼,以示不满。
  葛乔自然是瞟到了,但他毫不介意,只是一扬眉,意有所指:“小孩子犯错,大人却无动于衷,反而想着包庇,这只会培养出熊孩子,”他轻飘飘扫一眼卜繁,“看,这不就出事了?还是被出柜,这可不是很常见哪……”
  卫林和倒是冷静,他答:“我和他早就分手了。”
  “是啊,我知道啊,2018年10月分手嘛,刚闹完出柜那会儿,你先提的,对不对?申鸠在微博里写得明明白白,人家这时间线捋得特别顺畅,连你们第一次相遇、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都有写,简直就是一部自传。”葛乔指指手机,“这么具体,想要胡编乱造都挺难的。要是我是网友,我也会选择相信他……”
  “大部分都是真的,”卫林和面无表情,迎着目光,“只有一点搞错了,不是我掰弯了他。”
  他与葛乔上次的印象太不一样,多了隐忍、平静与冷漠,还有点类似于视死如归的意味。
  “我懂我懂,”不知道为什么,葛乔突然有点不太敢看着他的眼睛说话,为了掩饰,他低头翻起申鸠发的那条长篇微博文章,压住话尾带出来的那点慌乱,他补了一句,“……直男的话,哪儿那么容易被掰弯。”
  姚荈敏锐,她琢磨着葛乔的那句重复两遍的“我懂”,反复咀嚼最后半秒里奇怪的停顿,但面上未显,始终沉如冰。
  与此同时,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当初是我不对,相遇就是个错误,我无法辩解。”卫林和深吸一口气,他接下来的话好似叹息,“其实我不是同姓恋,一直都不是,现在也不是。”
  葛乔闻言猛皱起眉,眼中有某种情绪一闪而过,他自己都不知道,自然也无人察觉。
  “他才是,一开始就是,他骗了我,我每天都在自责,我也以为真的是我不小心掰弯了一个直男,所以我们在一起四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