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截胡 作者:冉尔

字体:[ ]

 
  文章简介
  抢弟弟的男朋友,让他单着吧
  【旗袍第④本,生子】
  【文笔差,脑洞雷,不接受任何写文指导,不喜欢的下一篇文有缘再会】小少爷家道中落,沦为穿旗袍抽水烟的花魁。
  他被未婚夫退了婚,声名狼藉,只有一个未曾谋面的“熟客”一直不离不弃。
  小少爷想攒够赎身的钱和熟客私奔,却又被逼着嫁给了未婚夫的残废哥哥。
  残废哥哥站不起来,据说还不举,小少爷没把他当回事,大婚当晚想跑,谁知传说中的残废不仅站起来逮住了他,还问:你知道我有第三条腿吗?
  *脸好看的黏人诱受X腹黑偏执总装残废的脑回路不正常攻*文中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非传统意义替身
  *感谢@长个99 太太的封面
  *全文架空民国,与现实无关
  *6月12开文,欢迎收藏
 
 
第1章 抢亲
  烈日炎炎,山道上暑气蒸腾。
  骑在马背上的封老二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条丝帕。
  他用冷白修长的手指捏住丝帕的边缘,沿着额角轻晃一圈,收手,再将被汗打湿的丝帕重新叠好,塞回了口袋。
  “二爷,去车里等吧。”封老二身后的下人同样骑着马,胸前挂着滑稽的红花,“天儿太热了。”
  “再等等。”封老二扶正了帽檐,拍了拍身下不停嘶鸣的骏马,“时辰快到了。”
  “去车里等也成啊,白少爷的轿子来了,我就喊您。”
  “我自己的媳妇儿,你来接?”封老二余光一扫,下人瞬间噤了声。
  说话间,山道尽头飘来稀稀拉拉的喜乐,封老二循声望去,只见尘土飞扬,是送亲的队伍。
  男人勾了勾唇角,从口袋里取出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了鼻梁上,身上的匪气瞬间消散。
  封家的二爷长相俊美,身形修长,镜片后狭长的眼尾还有一点揉进皮肉的泪痣,再套上笔挺的军装,模样斯文,气质儒雅,如果胸口没有那朵碍事的大红花,活脱脱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
  坑坑洼洼的山道上走来一支无精打采的送亲队伍。
  下人擦着汗,惊喜地喊:“二爷,白少爷的花轿来了!”
  封老二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骑着马直奔而去。
  前行的队伍被拦住,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骚动。
  “这是……这是封三爷讨的媳妇儿!”扛着嫁妆的伙计壮着胆子喊,“快让开!”
  封二爷尚未开口,他座下的马先不耐烦地扬起了前蹄。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拦?”下人赶过来,甩着马鞭,把腰间的牌子亮出来,“这么大一个‘封’字,你们看不见?”
  那确确实实是写着“封”字的木牌,被红绳拴着,下面还坠着金色的穗子。
  封家的名号在金陵实在太响,不过是一块腰牌,原本懒散的队伍瞬间打起了精神。
  领头的媒婆原本已经掉在队伍末尾,趴在小毛驴上打瞌睡,隐隐听见一个“封”字,猛地惊醒,拽着毛驴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来,人影都没看清,先号丧:“封三爷哎,您可算来嘞!”
  她把途中遇到的大小事宜浓墨重彩地说了一通,最后小心翼翼地问:“您不是悔婚了吗?”
  封二爷的眼皮子抬了抬,双手捏着缰绳交叠在身前,目光粘在人群正中的小轿上,笑得意味深长:“我这不是来了?”
  媒婆松了口气,笑逐颜开:“我就说流言蜚语听不得。这白少爷虽然流落风尘成了花魁,可他卖艺不卖身,干净着呢!”
  封二爷敷衍地点着下巴,抬手对身后的下人做了个手势。
  下人会意,扭头吹口哨。
  天地间瞬间沉寂,宛若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紧接着地面上的石子开始微微震动,闷雷般的轰鸣由远及近。
  媒婆面色一白,捂着心口躲在毛驴后,嘴里念叨着“善哉”,还把袖管里藏着的佛珠拽出来,神经质地转。
  封二爷是带着警卫队来的。
  训练有素的警卫员迅速接手了送亲的队伍,连塞着白少爷的小轿都由他们扛起。
  封二爷端坐在马上,明明警卫员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他依旧有些不耐烦,甚至把鼻梁上的眼镜取下,用丝帕细细地擦,眼角的泪痣都藏在了眼角浅浅的纹路里。
  “二爷,好了。”终于,下人凑上前来,“都换成了我们的人。”
  “成,走吧。”封二爷满意地将丝帕叠好,再次塞进口袋。
  浩浩荡荡的队伍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媒婆靠着毛驴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神,她身前凑满了抬轿的伙夫,都在问:“那真是封三爷?”
  “要不然呢?”媒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甩着帕子啐了声,“呸,还封家人呢,翻脸儿翻得跟翻书似的,明明说了不娶,今天又土匪一样拦在道上抢亲!”
  “万一不是封三爷,咱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罪过,什么罪过?没瞧见那块腰牌吗?”媒婆被伙夫气乐了,叉腰冷哼,“封家的大爷前些年死了,二爷是个不举的残废,就那么一个三爷定了亲,刚刚骑着马来的,不是他,还能是谁?”
  “瞧你们畏首畏尾的样儿!都跟我回去领工钱,便宜你们了,明明没走到金陵,钱还是一样多……”
  媒婆带着伙夫们渐行渐远,山道上再次陷入了骇人的死寂。
  而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白鹤眠正在轿子里痛苦地挣扎,手腕处滴下几滴黏稠的血。
  他真的被封三爷退了婚,撕碎的婚书还搁在家里的书桌上呢。
  白鹤眠挣不开身上的绳子,气喘吁吁地倚着轿子发愣,他汗流浃背,火红的旗袍湿漉漉地粘在后背上,早起化的妆全晕开了,眼尾猩红,狼狈不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