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尾流 作者:蛾富贵

字体:[ ]

 
  文案:女装大佬职业暴走族和他包.养的小狗仔。
  赛车在直线高速行驶中,会因气流分离,在汽车尾部形成了空气阻力真空带,这片真空区域,被称为尾流。迟忘作为出色的职业赛车手,深谙此原理。
  但他未料到,下了赛场,伪装成夜店女王“迟夕”游走在男人之间时,居然被“小狗仔”贺与行进入了“真空区域”,不仅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还以此威胁他。
  看在贺与行高大帅气的份上,迟忘**了贺与行,一掷千金、慷慨相助,大发慈悲带他“拖拽行驶”,他却出卖了两人之间的秘密,顺利成了传媒公司的正式编辑?
  这一切,究竟只是利用尾流的弯道超车?还是梗在喉头,来不及澄清的误会?
  -
  人妻年下攻×小恶魔诱受(贺与行×迟忘),3岁年龄差。
  注1:受有刺青和女装癖。
  注2:受从始至终最爱的是车,真实cp迟忘×Ferrari 488。
  注3:所有专业信息全是作者瞎编,请勿考究。
  注4:如有任何不合现实的CAO作出现,都归结于主角光环。
  注5: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飙车属危险违法行为,切勿模仿。
  作品标签:HE,竞技体育,破镜重圆,长篇,现代。
 
 
第一章 
  “现在领先的依旧是迟忘,如果他能稳定发挥,红色的恶魔将第二次站上墨尔本的领奖台……已经过线了!挥旗了……这次的冠军是迟忘!”解说员的声音从立体音响中传了出来,而电视屏幕的画面从赛场转到了迟忘的特写,他取下了头盔和头套,露出精致又年轻的脸……
  只是拥有那明艳面容的人,此刻正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对着小镜子,涂抹上烂番茄色的口红。
  因为画妆的缘故,屏幕中那张带着不羁笑意的脸,变得妩媚柔和了许多,再配上酒红色的长卷发和剪裁贴身的黑色短裙,俨然一副姓感御姐的模样。
  迟忘站起身,关掉电视转播的画面,走到落地镜前,打量着自己这一身行头,最后发现深V领口有些空,于是撇着嘴不满得“啧”了一声,自言自语道:“硅胶胸垫买小了一点。”
  幸好转过身,看到自己背上浮世绘风格的斯芬克斯刺青完美地显露出来,让他又重新勾起了唇角。
  “喵……”在迟忘孤芳自赏得正来劲时,一声懒洋洋的喵叫传了过来,紧接着,一只纯白色斯芬克斯走进了他的房间——和他背上刺的那只一模一样的斯芬克斯。
  “Enzo,过来。”迟忘弯下身,被唤作“Enzo”的斯芬克斯便顺从地跳上他的臂弯,任由他将自己抱起来。
  “喵。”Enzo温顺地趴在迟忘的怀里,但爪子还是情不自禁地想去挠一挠主人突然变长的头发——尽管那只是假发而已。
  逗了一会儿爱猫,时间便接近午夜十一点了。
  迟忘放下Enzo,最后摸了摸它的脑袋,叮嘱道:“乖乖看家。”才走到玄关,换上一双芭蕾平底鞋,拎着皮包出了家门。
  尽管迟忘身高一米七五,扮作女人已经非常高挑,可要搭配这身姓感连衣裙,还是应该穿尖头细高跟才是最适合的。
  不过,就算是驾驶技艺无人可及的F1冠军,也不会穿着高跟鞋开车——当然,和普通人怕踩不了刹车不同的是,迟忘觉得不方便踩油门。
  等他走到车边,车门已经自动解锁,他的最新爱车——Ferrari 488 Pista,作为这次获得冠军的奖励,他亲爱的大哥送给他的礼物。
  Ferrari一直是迟忘最爱的车,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被那抹象征着速度的红色所吸引,六岁开始接触赛车,然后十八岁获取F1超级驾照,成为Ferrari车队的一员,被称作“红色的恶魔”,甚至他的猫也叫Enzo,他二十五年来的人生,始终在追随着那抹红色。
  只是,作为方程式赛车比赛中炙手可热的新星,对于迟忘而言,依然不够满足。
  他还需要更大的刺激,所以,他有着另一个身份——夜店女王“迟夕”。
  >>>
  “迟夕,你来啦!”夜店嘈杂的摇滚乐几乎压制住了所有人声,就算普通的打招呼,也需要扯着嗓子嘶吼,才能确保对方听得到。
  迟忘听到有人叫他,侧过身,发现是一个没印象的男人,礼貌姓地点点头,就往吧台走去了。
  他一坐下,还未点单,已经有男人站到他旁边,对调酒师说道:“一杯Manhattan。”然后看向迟忘,露出绅士的笑容,“鸡尾酒王后,和您很般配。”
  “谢谢。”既然有人请自己喝酒,迟忘也不客气,回以一个浅浅的微笑,便单手支着腮帮子开始玩手机了。
  “听说您的名字是‘迟夕’?”对方并不在意他客套的疏离,在离他最近的高脚椅坐下,继续与他搭讪。
  “对。”迟忘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
  这样的搭讪,他在夜场中遇见过太多。当然,是他有意为之。
  他喜欢男人,但他不会喜欢特定的某一个男人,他喜欢的是,被男人们疯狂追捧的感觉,就像参加赛车比赛一样,他驶入赛场的那一刻,就将成为全场的焦点。
  他化身为“迟夕”游走在夜场的各个男人之间,他艳名远播,却从不让任何男人得手。于是更多男人对他趋之若鹜,试图摘下这朵妖冶盛开的高岭之花。
  这样的局面是迟忘所乐意见到的,只是,太不知好歹,想急于求成的男人,他不介意亲自给一点教训,就比如现在……
  “小弟弟,你知道玫瑰是有刺的吗?”迟忘抓住跟踪自己的高大男人,一手扣着他的手腕向后折,另一只手掐住他的咽喉,确认他不能还击之后,踮起脚尖,微眯着桃花眼,艳红的嘴唇贴在他的耳廓,吐气如兰地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