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作者:鹤峥

字体:[ ]

 
  文案:身价百亿的贺总瞎过一段时间——字面意义上的,需要导盲犬的瞎,不仅瞎,还傻。
  那段时间,贺先生只能每天缩在医院的犄角旮旯,闻着隔壁大爷的饭菜香味。
  照顾隔壁大爷的小太阳顺手帮(投)扶(喂)残疾人,就看着贺先生天天扒拉着病床的护栏等他(的饭)。
  尔后,小太阳凭借着一手好厨艺成为了贺先生的人生挚爱。
  贺先生每天追着他求婚,小太阳害羞地答应了。
  民政局走了一趟,贺先生举着一杯奶茶就娶到了人生伴侣。
  他们的小日子过得热闹又温馨,可等到小太阳终于攒够了钱,准备带着贺先生幸幸福福地要去装修他俩的小婚房的时候。
  贺先生醒了。
  他松开小太阳的手,冷静淡漠:“如果对你造成了什么伤害,你可以要求任何你需要的经济补偿。”
  而仅仅半年后。
  胡子拉碴的贺总就成了小婚房的常客,挤着门怎么都赶不走:“我是你孩子的另一个爸,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家!”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预收文《我要揭穿这朵白莲花的真面目》 ┃ 其它:
 
  作品简评:Vlog博主凌粟在医院里捡到了流落民间的霸总贺先生,把霸总带回家照料了一段时日之后,却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两个人扯了证,和和美美地正装修新家的时候,贺先生却突然不见了。而与此同时,凌粟也发现,自己肚子的里揣上了一个小崽子。文章日常温馨,两位主角之间的相处非常甜蜜,日常的温馨小事平淡却温暖,在戏剧姓的翻转过后还是会迎来非常甜蜜的结局。文风细腻,主角的心里变化过程很委婉,能让读者非常切实地一起体会故事的起承转合。
 
 
第一章 chapter1(修)
  雨已经连着下了一个礼拜了。
  凌粟站在窗边,一边搅和着锅里的骨头汤,一边伸手挠了挠自己坚强不屈往天上翘的一撮呆毛,叹了口气之后,垫脚伸手开了窗子。
  他院子里有的一树小山茶开要开不开的,暗粉色的花苞挂着点雨滴,娇得刚刚好。
  凌粟拿起手机刚想拍个照,姿势都已经拗到半路了,就听见自己手里的搬砖又震又叫,差点没把凌粟吓进旁边的锅里。
  他无奈地接起电话:“老哥哥,又咋了。”
  电话里的声音嘹亮得精气神十足:“今天吃啥啊!”
  凌粟就知道是自己爷爷打来的,无奈地地往锅里张望了一眼,安慰饿了的老小孩儿:“骨头汤,蛋黄南瓜和青团。”
  “好嘞!!”
  凌粟笑着应了两句,花也不拍了,挂了电话之后就任劳任怨地去拯救煮得已经开始顶锅的骨头汤。
  老小孩儿前几天摔了一跤,从老年大学的楼梯上咕溜溜滚了一路,把自己滚进了医院的住院部。
  凌粟作为全家唯一一个闲人,自然肩负起了厨子+保姆的重任。
  把早上做好的菜在饭盒里装好,最后把刚炖好的汤倒进保温壶里,凌粟吹着自己被烫得发红的手,拎上大包小包,把祖宗装进猫包里背上,这才出了门。
  海城的市三院是全城最不起眼的医院,医疗水平一般,硬件设施勉强,地理位置尴尬,就医环境聒噪,唯一的好处就是在老城区——离凌粟的小院子很近。
  凌粟有个院子里的咖啡店,不大,但很有名,平常没少在凌粟的vlog里出境。
  因为凌粟的手艺和他那张脸,和他小有名气的生活vlog,尽管这家小店的上班时间比店里小姑娘的大姨妈还要紊乱,但却每次都能排长队。
  最近凌粟要去陪床,已经快有小一周没开门了。
  他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声泪俱下的哭诉,说要是再不开店,粉丝们就该去街上贴广告单寻人了,凌粟这才找了咖啡师朋友应急,顺便把家里的祖宗放过去安抚安抚民心。
  哦对,凌粟养猫。
  ——他有一只缅因,叫祖宗。
  ——还有一只布偶,叫大爷。
  作为一个母胎solo至今的钛合金单身汉,凌粟全家就他一个底层被剥削劳动群众。
  吃的是剩饭,挤出来的是猫粮。
  可怜的要命。
  凌粟摇着头,从公车上下来,举着饭盒和保温桶,一路艰难地穿过堵在门诊门口的大爷大妈,淋着雨小跑着进了住院部。
  三院住院部的人不多,人数中的大部分也都是一些老人家,日光灯照着寂静又空旷的走廊,甚至显得有些吓人。
  凌粟胆儿小,把保温桶护在胸前快步进了电梯,在出了电梯听见自己爷爷穿透力极强的大嗓门儿之后才安下心来。
  凌粟他爷爷之前在单位里就是搞人事工作的,一张嘴叭叭叭叭叭叭简直是个被耽误的相声奇才,他们病房六张床位,凌爷爷一住进去就成了大家的宝贝,每天闹哄哄的跟开大会似的。
  凌粟笑着推门进去,一一和剩下几位爷爷打招呼。
  凌粟大学毕业没几年,一张娃娃脸和一头柔软蓬松的天然小卷毛更是让他看着显小。这会儿提了个小饭盒进来,活像是才下课了来给送饭的小朋友。
  “小凌来了啊,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靠窗有人问他。
  凌粟还没抬头,就听见自己爷爷有开始得吧得。
  “骨头汤!”凌爷爷晃荡着脑袋,“我们凌粟那炖的汤啊!!啧啧啧啧…”
  凌 粟低头给他掖了掖被子,从自己的拎着的袋子里拿出饭盒和保温壶。就在他低头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手边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有点窸窸窣窣的很小的动静。
  “哟,带这么大一锅。”凌爷爷的腔调瞬间不对了,“我才不要跟这些糟老头子分呢。”
  “得了。”凌粟把病床摇起来让他做好,毫不留情地戳穿,“这里明明你最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