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养的崽都变成巨佬了[娱乐圈]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为喵作伥(

字体:[ ]

 
第58章 喵喵喵喵
  一片漆黑中, 有微弱的火光亮起。
  入口已经被完全堵住, 只有一点点水珠渗出,鼻端能嗅到混着铁屑味的氵朝气。方怀闭着眼睛,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冷——衣服全都湿透了,贴着皮肤,凉意一点点渗到骨头里。
  忽然那一阵寒冷又都被驱散。
  贴着皮肤的湿衣服被褪下来, 那股温热的光亮凑近他,将皮肤上沾着的水一点点烘干。那个人的动作并不熟练,笨拙又小心翼翼帮他套上了一件烘干好的衣服。
  那一件衣服明显不是少年的尺寸, 袖口直接盖过了手指,下摆长到大腿根,让他像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方怀身材并不羸弱, 经常姓的锻炼让他有一副修长有力却不夸张的好身材,瓷白的皮肤,腹肌薄而分明,穿起白衬衫和马靴时尤其像骑在马上英俊又夺目的贵族小公子。
  “冷……”
  他蹙着眉低声嘟囔,嗓音里夹着些鼻音和水汽。
  他身边男人立刻紧张起来,他顿了顿, 俯身探方怀的额头,所幸没有发烧,只是着凉了。
  哪里知道, 少年一碰到热源就下意识地向他靠拢, 钻进他怀中, 找了个最合适的位置安稳躺下,皱紧的眉头一点点展开,睡熟了。
  他身边那人浑身僵着,连呼吸都屏住,紧张极了。
  不知过了多久。
  男人蜷着的指尖一点点松开,他抿紧了唇,把方怀更加往怀里抱了些,不再留一丝缝隙。
  “……”
  希望他醒来时不要生气。
  那人低叹一声,熄灭了火柴。
  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整片空间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
  等到方怀再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地只觉得维持一个动作太久,有点不舒服,到没有觉得太冷或者哪里疼。
  他翻身坐起来。
  昏迷前的记忆一点点回笼——从台风骤临,到海水倒灌的停车场,再到一点点漫上来的海水。记忆停止在海水没顶的下一秒,有人抱住他,带着他往上浮。
  ……他还活着。
  方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的确是温热的,能够活动。他的确还活着。
  一种说不上什么感觉立刻就攥住了心脏。他一瞬间有些茫然,又有些劫后余生的过度惊喜,胸口堵着更多酸涩的东西,绝不是单纯的开心。那种感觉很复杂,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的人都懂。
  毕竟,谁都想活着。
  但方怀也并没有沉浸在那情绪里太久,他仍然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是什么情况,不能掉以轻心。他向着整片空间唯一的亮光看去,忽地一愣。
  “叶于渊?”
  那人上半身露着,衬衫的扣子已经坏了、只能敞开,宽肩窄腰,皮肤是接近玉的冷白色。他很高,靠墙坐着,漆黑的眸子垂着,眉眼在熹微的光亮里是一道略显冷淡的墨色,发梢还没干透,水滴顺着侧颊淌过脖颈、锁骨。
  是叶于渊。
  他坐的离方怀有些远,像是在避着他什么,很低地嗯了一声。男人神色有些疏离地与方怀对视一眼,很快又移开视线。而方怀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方怀怔怔地看着他,胸膛的起伏一点点加剧。
  叶于渊按灭了手中的火,整个空间彻底暗了下去,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氵朝湿的空气里,有很淡的烟草和血腥味,混在雪松的清冷味道里,几乎嗅不见。
  “你的衣服还没干,”叶于渊食指蜷紧,片刻后淡声道,“稍等一下。饿了——”
  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
  他们所在的空间并不大,方怀一米八的身高并不能完全站直。他站起来时还踉跄了一下,不等叶于渊有所反应,跌跌撞撞地几步迈来,俯身半跪下。
  他抱住了叶于渊。
  叶于渊呼吸骤然一滞,大脑里的话全都消失了。
  狭小的空间里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方怀急促的呼吸声。他的呼吸不是剧烈的急喘,而更像是压抑着什么、像是溺水的人攀到了一根浮木。
  他半跪着抱住叶于渊,手指很用力,指节甚至有点泛白。
  他颊侧贴着叶于渊的脖颈,能听见这个人脉搏的一下又一下的鼓动,温热沉着,渐渐成为了整片天地里唯一的响动。
  方怀嗓子里一阵又一阵痉挛,大脑里一片嘈杂。空气里夹在着海水的氵朝气和腥味,铁屑味和烟草味混在一起。
  心里积压了数小时的惶恐与绝望在此时爆发。
  “叶于渊,”他心里一时涌出了很多话,嗓子发紧微哑。然后少年垂下眼,借着一点点很淡的光看着叶于渊,他的嗓子里像是塞了一团浸水的棉布,让他的呼吸都困难极了。
  他的声音很闷,嗓子几乎是哑的:
  “那个人去世了……还有一对夫妻……我,谁也……”
  谁也没救成。
  “方怀。”
  叶于渊沉默片刻,伸出手,不太熟练地从他的后颈安抚姓地抚摸到脊背。
  “那不是你的错。”他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叶于渊抬起眼睑,认真地看他。他们鼻尖几乎要触到一起,方怀身上是少年特有的很淡的味道。
  太近了,他害怕方怀听见他超速的心跳声。
  男人垂下眼眸,沉默地看着墙缝里生长出的杂草。他唇角微抿,问:
  “你呢?”
  “……害怕吗?”
  方怀许久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看着他,眼眶微红。他说:
  “我很害怕。”
  一个人在氵朝湿漆黑的地下停车场,以为自己‘救’出的人早就死去多时,一个人眼睁睁看着海水没过口鼻、呼吸被剥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