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余温未了 作者:楚寒衣青

字体:[ ]

 
  文案:少年时情深意热爱得轰轰烈烈,分了。
  长大后偶然间有个机会能闪婚,婚了。
  可惜结了婚才发现,对方和过去大不一样。
  曾经的骄少爷变成浪荡子,过往的贴心人如今全是刺,心火似烬,余温未了。
  文前预警:俞适野(攻)×温别玉(受)
  攻受初恋,后来分了;分了后攻有前男友们。
  同姓可婚背景,两男主婚后互骚。
  轻狗血,酸甜酸甜的。
    两人都有小缺点,也有其可爱之处,快乐看文,来去随缘,切莫较真。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恋爱合约 婚恋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适野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终于又走到这个时间点了。
  洁白的教堂在夕阳西下的昏黄光线中褪去往日的圣洁,重新套上层沉甸甸的铜黄盔甲,树丛与草叶下传来有气无力的嘶鸣,它们的声音漫长、疲倦,像是被这干燥的天气吸去了最后一丝力量,要随着逐渐暗淡的天光一起沉睡下去。
  这一教堂之外的长椅上,正坐着两个交谈中的男人。
  说是交谈,其实大体是左边的人在说,右边的人在听。
  坐在右边的男人叫做俞适野,从外貌上看,大概有二十七八,正是一个人最富有生机与魅力的年纪。他肤色很白,不是冷白,是泛着健康与活力的白皙;与之相对比的是黑得深邃的双瞳,像是富有魔力似吸引人的目光。至于宽广的前额,饱满的嘴唇,两柄精神抖擞,如同随时准备铿然出鞘的小剑的眉毛,则都是这张俊美非凡的脸庞上的写意山水。
  此刻,他身体微微前倾,双肘撑在膝盖上,两手虚虚交握,随意翻折的衬衫袖子不羁地将手腕上的金表遮了一半,他的目光则停留在双足之前的一片草丛中,那里正有一只花纹艳丽的瓢虫在啃食青草。
  而这一专注引起了旁边说话的人的不满。
  “你在听我说话吗?”
  “听着。”
  “那你倒是说话啊!你的意见和想法呢?结婚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吗?”
  俞适野眨了一下眼,不知飞到哪里去的神智终于重新回到躯壳之中,于是他给人的感觉再度发生了些许变化,一如美丽注入灵魂,就变成致命的毒药。
  他换了个姿势,从双手撑膝变成靠坐椅子上,那张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带上了些许笑意,其中有点无奈:“结婚确实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但是安逸,我们准备了三个月的婚礼,你推翻了三十次的设计,否决了我的所有提议,还拉着我在四十度高温的天气下,拍了四套户外婚纱照,汗水滴到地上就蒸发,险些中暑上医院……”
  不忿已经攀上同伴的面孔,眼看这一段话即将招自对方的激烈反驳,俞适野适时打住。
  “这些小事就不说了,好不容易,一切按照你的要求定下来准备好,现在你和我说,要重建结婚现场?”
  和俞适野说话的人名叫安逸。
  两人半年前认识,在一番柔情蜜意的恋爱之后,终于走到结婚前的最后一步,订婚戒指赠送了,场地设计了,日子圈定了,连喜帖都发好了,就等三天后的结婚典礼了——但时至今日,又出问题了。
  安逸的面容并不如俞适野那样独特而饱含魅力,但他同样年轻帅气,样貌不俗,且似乎出身优渥。他皱起眉头:“你一辈子能结几次婚?这种大事,你就不想办得尽善尽美?”
  人一辈子确实结不了几次婚,想要好好CAO办人之常情,但致命正致命在,他对结婚的想法和期待似乎总没有办法和安逸搭上线。
  俞适野腹诽不已,他撑着脑袋,快刀斩乱麻:“我们一起努力,三天之内能改多少改多少,然后准时结婚。”
  安逸强调:“俞适野,你不是和‘结婚’结婚,你是和我结婚。现在我对这个婚姻现场不满意,而三天时间搞不出让我满意的效果,你说怎么办吧。”
  俞适野已不想辩论,他决定用自己的美色终止战争,于是换了个姿势,一勾嘴角:“好了,别说这些烦心的事,我给你一个吻好吗?”
  “不好。”
  “那你给我一个吻?”
  “不好,我们先把问题统一了再说。”
  接连的拒绝似乎没有破坏俞适野的心情,俞适野依旧笑吟吟:“安逸,你有婚前焦虑症吗?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做一次检查吗?”
  那张面孔如此富有魅力,以至于无论什么样话,只要从他嘴里说出,都像百灵鸟的歌声一样婉转动听。
  “不用……”安逸先是惯姓地拒绝了,接着才反应过来,脸色变了,“你什么意思?”
  俞适野轻轻摇头:“字面上的意思,安逸,我觉得你过于焦虑了。”
  安逸冷笑道:“俞适野,我看你是想分手吧。”
  俞适野眉毛弹了一下,一柄小剑跃跃欲动:“十九次。”
  安逸不耐烦:“什么十九次?”
  俞适野:“从准备结婚开始的三个月来,你和我说了十八次分手,这是第十九次。”他慢悠悠地吐槽,“大家都说事不过三,我都原谅了你三次的六倍十八次,差不多了,这第十九次,你是认真的吗?”
  犹疑自安逸脸上一掠而过,随后凝聚成过往的胜利光辉,他的冷笑消融了,变成了胜利者的宽容:“到底分不分,要看你的表现。怎么,怕了?”
  俞适野:“怕了。正好婚没结,我们分了吧。”
  好像有一道落雷打在安逸的脑袋上。
  巨大的惊愕浮现他的面孔,他的脸色涨得通红,又变成铁青,最后一阵阵苍白,他豁地站起,嗓子破了音:“俞适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