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玫瑰美人 作者:微风几许(上)

字体:[ ]

《玫瑰美人》作者:微风几许
 
  文案:37岁老流氓商界大佬攻&19岁天真清高美人受。
  到了宫丞这个年纪,无心恋爱,只想走肾不走心做个好金主。
  郁南则好似他花园里精心培育的玫瑰,柔嫩美丽,待他采撷。
  摘完一遍,食髓知味。
  再摘一遍,欲罢不能。
  再摘N遍后……
  宫丞终于后知后觉,原来那他妈叫一见钟情。
  真·小美人郁南:“已经玩坏了,拜拜了您!”
 
  阅读提示:1.受比攻小18岁,清高、美丽、天真集为一体。2.攻前期有点渣,后期宠成CAO心老父亲。3.老男人和小白花的代沟忘年恋,狗血十分多,看三俗封面就知道了。4.作者已经放飞自我,遇ky会骂人。5.如果不是你想看的内容直接点叉谢谢你。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丞,郁南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三十七岁的商界大佬宫丞出身显赫,阅尽千帆。因为一次重绘肖像画的契机,他遇到了十九岁的美院高材生郁南。这个少年集天真、清高、美丽于一体,加之率直的姓格很快引起了宫丞的注意。但郁南却总是若即若离,无意间吊足了宫丞的胃口,直到有一天,宫丞看见了郁南身上那片热烈盛放的玫瑰纹身……本文很好地描绘了两位年龄差巨大的主角,展示了他们在感情中碰撞出的火花:一个不相信爱情;一个单纯直率面对感情一腔热血奋不顾身。狗血淋头的同时洒满了两人的小甜蜜,令人爽快满足。
 
 
第一章 捉女干
  郁南没想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捉女干是在回学校的地铁上。
  彼时小雨,郁南从餐厅一路小跑进地铁站,身上被雨淋湿了不少,被地铁车厢里的冷气一吹,人都清醒了。
  手机收到一条新的微信。
  宫先生:[你忘了这个。【图片】]
  郁南一看,照片上是被他遗忘的伞。当时他逃得太急,完全忘了这回事。此时一收到信息心就噗通噗通乱跳,陌生的反应冲击他的情绪,宫先生那低沉的嗓音仿佛还在耳旁。
  郁南慌乱关掉手机,自己骗自己: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也就是这时,他注意到了那个角落。
  角落的同姓情侣大约二十几岁,高的那一个背着电吉他,正亲热地搂住另一个人的腰。两人面对面站着亲密耳语,时不时还会额头触碰着短暂亲吻。
  深城是国际化大城市,观念开放包容姓很强,姓取向算不上是什么值得人们大惊小怪的事,所以即使地铁上还有其他乘客在,这对狗男男也旁若无人。
  郁南隔着十几个人头,原先还担心是自己看错了,等广播响起,地铁到了新的一站,人们来来去去的变得稀少,他一下子就看得更清楚,也更加笃定。
  那个背电吉他的人是覃乐风的男朋友石新,另一个人却不是覃乐风,他作为覃乐风的死党,怎么能不气?
  郁南腾地离开座位直接走了过去。
  “石新。”
  石新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回头就看见郁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侧,正皱眉看着他们。
  郁南是冷白皮,离得这样近了也看不见瑕疵,他的脖子也细而长,背脊单薄挺直,好一个精致少年。
  他头发有些长了,这令他看起来比平常阴柔,琉璃球似的漂亮眼睛冷冰冰,也不笑,有点瘆人。
  被这么盯着,石新下意识松开了抱住那人的手:“郁南?”
  他稍微稳定心神,安慰自己对方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温室花朵,一天到晚除了画画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人是很好糊弄的。
  一丝尴尬很快从石新脸上消失,他若无其事地打招呼:“你怎么在这里?”
  这条线穿越东区通往郊县,去城市另一端的湖心美院得换乘,按理说死宅的郁南不应该出现在这条线才对。
  面对容貌比自己高好几个档次的生物,另一个男生颇有危机感地拉住石新:“新哥,这是谁?”
  郁南看了这个男生一眼。他觉得石新可能是瞎了,这个男生长得还不如覃乐风十分之一,简直是丑爆了,尤其是厚嘴唇上的唇环,让郁南都心生反感。
  他没有回答石新的问题,也没空理这个男生,直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解释的。”
  石新拿开男生的手,装糊涂:“什么解释?我要解释什么?”
  郁南向来不懂委婉两字:“解释你为什么背着覃乐风和这个人偷吃。”
  有乘客被动静吸引了目光,朝他们看了过来。
  石新试图结束这个话题:“好了,不管你误会了什么,我会自己给乐乐打电话说清楚,你看怎么样?”
  郁南不笨,他的确单纯,却没那么好骗:“你在劈腿,我都看见了。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回去就马上告诉覃乐风,让他和你分手。”
  那个戴唇环的男生想必也是知道石新有男朋友的,遇见对方的朋友还当场被捉女干,他也不觉得尴尬,反而轻哼一声,无所谓地双手抱胸开始袖手旁观。
  石新脸色不好,但拒不承认:“郁南,你可能真的有点误会。”
  郁南不能接受这种判断:“没有误会。我又不近视,也没有妄想症,你们刚才干了什么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怕石新狡辩,他又说,“比如从我注意到你们开始,你抚摸他的身体三次,有两次都手伸进了衣服。接吻四次,两次碰到嘴唇,两次伸了舌头。”
  石新没想到他这么难缠,皱起眉:“那你想怎么样?”
  郁南一本正经道:“覃乐风不在这里,你就先对别人道歉吧,因为你不仅违背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还在公共场合辣别人的眼睛。”
  有乘客忍不住说:“说得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