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上)

字体:[ ]

 
  文案:
  大佬死了以后…………
  故事才刚开始
  ——你以为CAO控了一切,却不知自己只是别人局中的一颗小棋子。
  局中局,谁才是真正的幕后大BOSS?
  ——
  受:夜盲症患者,嗅觉异于常人,真大佬,老司机,自然骚
  攻:前雇佣兵队长,十佳全能,外表铁血硬汉,内心纯情小白花,被撩出血
  排雷:
  1:年下,主受,大叔受。
  2:涉及悬疑,未来科幻,非灵异,没有鬼。
  3:全文架空,现实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于漾,周易 ┃ 配角: ┃ 其它:
  作品强推:S城沈二爷重生成一个以卖早点为生的小市民,他在调查自己死因揪出内鬼的过程中,发现卖早点的小市民身上疑点重重,并且出现在他周围的人也都存在各种违和感。
  本文围绕小人物的生活展开,随着线索的不断挖掘,一场局中局就此揭开序幕。所有看似毫无关联的支线最后都会汇集到一条主线上面,在这场人心与人x_ing交织的局中局里,每个人都是棋子,值得细细品味。
 
 
第1章 
  H城八月中旬,下午两点多,“三湾玫瑰园”建筑工地旁的工棚里,王于漾坐在唯一的一把塑料椅子上面,看着背靠铁皮板抽烟的青年。
  个头很高,穿一身灰扑扑的破旧民工服,脚上的两只黄球鞋都开了嘴,消瘦的一张脸上脏兮兮的,勉强能辨出刚硬的五官。
  这位就是法国最庞大的雇佣军前任队长“death”,真实姓名周易,二十四岁,军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队长。
  三个月前突然离开军团,回国抢了农民工的饭碗,搬砖搬的像模像样,杀戮的味道跟冷血之气全被灰土藏了起来。
  混在工地上,就是个不好惹,长得还不错的工人。
  王于漾咳嗽了声,语气里不自觉带着久居上位的威势,“把烟掐掉。”
  一道视线穿过一线一线缭绕的烟雾,像一把极度锋利的刀刃刺来,他面不改色的迎上去。
  那道视线几秒后撤离。
  “沈白钰上周六晚上在自己的别墅里被杀,新闻闹的很大。”
  周易淡声道,“你来这里找我,说你就是他,你没死,你在一个叫王于漾的人身体里重生了,这种鬼话你觉得谁会信?”
  王于漾轻笑出声,“傻子跟聪明人。”
  “……”
  王于漾说,“烟掐掉,我给你证据。”
  周易下意识照做,等他反应过来,眉头立刻皱紧。
  王于漾慢条斯理道,“五年前,你奄奄一息的趴在班加西臭烘烘的下水道旁,像只剩下一口气的小老鼠,我路过的时候给了你一瓶水……好像还有一块巧克力。”
  周易嘴边的烟一抖,“不排除是沈白钰把这件事告诉了身边的亲信,你听别人说的。”
  王于漾苍白的唇讥诮的扯了扯,亲信?他那晚在书房里不明不白的死了,这才几天时间,底下的人就已经卷款跑的跑,抢占的抢占,狗屁的亲信。
  他用力掐了一下眉心,“当时我还说了一句话。”
  周易猛地咬住烟蒂,面部表情晦暗不明。
  王于漾招手,“你过来。”
  周易无动于衷。
  王于漾的脸色变得阴沉,瞬息后敛去,他无奈的摇摇头,像个拿小孩子没办法的长辈,“你这孩子真是……”
  “不过来就不过来吧,我过去。”
  话落,王于漾就从塑料椅子上起身,脚步懒散的走进漂浮的烟雾里,凑在青年耳边说了句什么。
  周易的瞳孔一阵紧缩。
  王于漾说的那句话是——要是长得可爱青涩点,我就要了你,可惜了。
  .
  工棚里一片寂静。
  王于漾心想,为什么过了五年还记得,原因有两点。
  一是这孩子跟他身边的那些都不同,并不柔弱漂亮,只有坚韧冷血。
  二是,这五年里还碰过面,记忆会跟着刷新,并没有删除,他想看小老鼠能蜕变成什么。
  “前年在墨西哥,你执行任务途中受伤,藏在我的车里混过去的。”
  王于漾见青年低头看过来,他调笑,“怎么,你以为当时我毫无察觉?”
  周易的面部被烟雾笼罩,一片模糊。
  王于漾记得当时他刚听完一场音乐剧,心情不错,又认出是长壮实了些的小老鼠,就当没看见。
  “去年二月份,我在Y城遭到伏击,暗中帮我的那个狙击手是你。”
  周易依沉默着将烟丢地上,拿球鞋碾了碾,他半响开口,“你的目的是什么?”
  似乎是铁证摆在面前,已经信了死后能以另一副皮囊活过来的荒谬说法。
  王于漾没直接回答,而是说,“我既然跟你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我留意过你,知道你在这里,也知道你之前所在的军团拿钱办事,给的钱够多,命都可以拿去。”
  “不过,对你而言,钱只排第二,第一是人情,不是说你重情重义,而是你不想欠谁。”
  周易没露出什么情绪变化。
  王于漾转身坐回塑料椅子上面,叠着腿说,“我不太清楚你因为什么回国,是执行某个任务还是私人原因,我不会过问,你跟我只有三面之缘,我要说信你,恐怕你不信,但事实还真就这样。”
  周易退后点跟他拉开距离,目光里带着审视。
  .
  王于漾揉额角,那晚别墅里开宴会,他累了,就独自去书房里躺着休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