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春梦一场之最佳男主[娱乐圈] 作者:风起画堂(下)

字体:[ ]

 
 
第89章 第 89 章
  《踏歌行》的道具着实考究。刀背猛力抽下去,褚浔手掌竟微觉麻木。肖钰铭的脸被打歪在一边。白`皙面皮被刀背划破,数到伤口触目惊心。口中亦喷出淋淋血水,更有一个牙齿被拍落,随着鲜血一同被吐出来。
  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俱都被这一幕震得心惊胆战。实景拍摄的片场,一时间竟陷入凝胶般的死寂。直到肖钰铭悲痛欲绝,扭曲着肿胀的、沾满血污的脸痛哭出声,僵立成石像的人群才慢慢转醒回神。
  导演走至褚浔跟前,犹豫数次方开口道:“褚老师……能不能,先让人送钰铭去医院?”
  肖钰铭撕心裂肺般哀嚎,眼看便要背过气去。褚浔盯着他血水模糊的脸,静静看过一阵,将还踩在他胸口的左脚挪开。
  导演终于暂时松开一口气,火速与助手一同将肖钰铭搬进车厢,十万火急往医院赶。
  褚浔站在原地,手中把玩那把几可以假乱真的绣春刀。
  魏儒晟脸孔阴云密布,一步步行至褚浔跟前,问他:“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他虽已极力克制,话语中的浓烈怒气,仍火星四溅爆发而出。
  褚浔抬起头,淡淡扫视魏儒晟一眼,“既然他坚称我对他的脸蛋儿图谋不轨。我若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肖大少爷的良苦用心。”
  “你幼不幼稚!”魏儒晟厉声吼叫:“这样做对你自己又能有什么好处!”
  褚浔微挑唇角笑了一笑,那笑意中的讥讽却是再明显不过。随即褚浔将绣春刀扔在魏儒晟眼前,冷声道:“作案工具交给你了。若是想报警,请随意。我不会跑,也不会找人说情,就在这里等着。”说完径直转身走向自己的保姆车。
  陈勉与安雅立刻跟上去。安雅的助理本想拖住她,被她使力挣脱。两人急急跑到褚浔车子旁边。还未及张口讲话,褚浔摆一摆手,疲倦道:“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安雅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有讲,亲手为褚浔拉上车门。
  车厢里只剩下褚浔自己。他闭起眼睛,仰头靠在车位上,放在身侧的双手轻微抖动。
  自多年前失控将薛睿打成重伤,褚浔已有很久没真正对人动过手。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涵养已经足够好,对肖钰铭三番两次的挑衅,都可以隐忍不发。事到临头才发觉,他其实从未真正改变。他仍然无法承受羞辱,也依旧化解不了愤怒。绕着成熟、理智、冷静、克制转了一圈又一圈,最让他爽快的,还是简单粗暴的拳头与力量。
  即便如同魏儒晟所说,他从中无法得到半点好处。
  凶狠歹毒,不计后果。他天姓便是如此恶劣。
  或许会有人再次对他失望吧。想到这几日傅惊辰频频发来的信息,褚浔眼眶微微酸涩。他在傅惊辰眼中,怕是永远都不能变得更好了。
  车门猛然被拉开。陈勉不由分说,将一只手机塞进褚浔手里,“傅总的电话。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陈勉边说边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进去,立刻发动车子。安雅亦飞快上车,干脆利落关好车门。保姆车一刻不停窜出去,刚好将两三个刚刚自片场跑过来的人甩在身后。
  安雅秀美紧皱望向车外,看到魏儒晟也跑出来,神色严肃与那几人讲话,更不时抬头望一望他们的车子。女孩忧心道:“他们不会真的要报警吧。”
  “报警还好说,就怕他们……”陈勉自后视镜里看一眼褚浔,将后半句话吞下去,改而催促褚浔,“褚哥,傅总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讲。你快同他搭句话吧。”
  褚浔神情还有些恍惚。盯着显示正在通话中的手机,许久叹一口气,将手机抵在耳边,“小辰哥……”
  “容容!你认真听我讲,”傅惊辰气息略为不稳,似乎正在快速移动,“你跟陈勉马上回C城。中途会有人接应你们。路上你一切听陈勉安排。我现在便搭专机回国。别怕,没有事的。”
  褚浔安静听完,又静一瞬,却是轻声道:“小辰哥,对不起……”
  “容容?”
  “对不起……”褚浔以手掌撑住额头,难堪重负一般,语气中流露浓郁倦意,“对不起,我又让你失望了吧。”
  傅惊辰立刻否认,“怎么会。肖钰铭的所作所为,陈勉都同我讲过。你给他这点教训,不过是他咎由自取。”若非顾及褚浔不乐意他过多抽手剧组的事,哪里还能允许肖钰铭逍遥到今日。及至今天积怨爆发,傅惊辰也只怪自己先前顾虑太多,才叫褚浔受了这样多的委屈。
  “不……我毁了他的脸。对演员来说最重要的脸……”褚浔慢慢蹙起眉来,艰涩道:“再如何愤怒,也不应妄图诉诸暴力解决问题。偏好暴力的人,是幼稚不成熟的,更是,令人厌恶的……”褚浔尾音抖动,似已难以讲下去。深深抽吸一口气,方能把余下的话讲完,“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可惜虽然记着,却依然于事无补……小辰哥,我好不了了……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这样暴躁恶毒。”
  傅惊辰越是听下去,越觉心惊肉跳。到得最后,更如被一把利刃,在胸口开出一个空洞。冰凉寒风呼啸着贯穿其中,让他的身体一寸寸冰封。连想要解释的话,都被冰冻在胸腔里。最后只能吐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容容……”
  褚浔似已疲惫至极。他靠在车窗上,双眼半合,“小辰哥,你不用再管我的。真的……我这样任姓妄为,早晚都要有报应。我一早便清楚。”
  “容容!不是这样……”
  褚浔未再理会,直接挂断手机。
  当年褚浔打伤薛睿,下手比今日更要狠厉。薛睿那时被送入重症监护室,足足用了一周时间,生命体征方逐渐平稳。
  傅惊辰应是从未想过,在他心中一向单纯善良的男孩,行事竟会如此很辣。盛怒之下口不择言,才对褚浔讲了那一番话。他或许说者无心,时间长了,连自己当初说过什么兴许都已记不清楚。但褚浔不会忘记。哪怕他从来不敢认真回想,也永远不会忘。
  这些年远在南城,褚浔一面尝试淡忘傅惊辰,一面努力学习做一个理智、豁达,不会再受暴力支配的人。
  现实却告诉他,他做不到。不论哪一样,他都做不到。
  褚浔的头歪在玻璃床上,面颊泛起氵朝红。安雅试探着摸了摸他的掌心,惊道:“褚哥发烧了!一定是之前的病根还没除。”
  陈勉紧握方向盘,思索片刻,吩咐安雅道:“查一查距离最近的药店,先买点退烧药。我们要尽快赶回去。暂时不能去医院。”
  傅惊辰安慰褚浔,仿佛事态并不严重。实际连陈勉也心知肚明,沾上悦影,这桩事处理起来便不会多么轻松。悦影董事长周博翰,据说年轻时混过江湖。之后洗手上岸,自岳丈手中继承悦影并将之发扬光大。是以这几十年来,悦影虽未做过太出格的事,作风却总比普通的娱乐公司更彪悍霸道。这次褚浔动了周博翰的爱子。谁知他会不会一怒之下重CAO旧业,玩一回江湖手段?
  买了药,中途又换过几回车子,三人抵达机场时,已有傅氏分公司的人手赶来支援。
  为分散悦影注意力,安雅协同几位保镖,搭乘一架国航班机先行起飞。陈勉则又带褚浔兜一个圈子,到另外一个机场登机。
  褚浔病情来势汹汹,一路上神智昏沉。几时上了飞机,几时又落地,他全都模模糊糊。依稀似见到了余怀远。他应是来机场接自己。至于两人是否讲了话,之后又发生什么,褚浔便全然不知了。
  身体沉重双眼烫热。褚浔只想合起双眼,躺下去直睡到天昏地暗。只是虽然睡着,却总不得安宁。一时看到肖钰铭血淋淋的脸,一时又是魏儒晟压在自己身上。在梦里也是惊慌心悸。
  不知过了多久,褚浔似醒非醒,眼睛艰难张开小小一条缝隙。视线摇晃混沌,却似看到傅惊辰坐在他的床边。褚浔只疑仍身在梦中,心里却也隐隐欢喜,耐不住气若游丝唤道:“小辰哥……”
  梦里傅惊辰竟当真应了他,还紧握住他的掌心,伏下`身来在他额头落下一吻,“是我。容容乖,睡吧……”
  褚浔心绪终于安定,重又合起眼睛。这一回再无噩梦纠扰,安然沉入酣眠。
 
 
第90章 第 90 章
  九十二
  再次醒来时,褚浔只觉饥肠辘辘。他慢慢起身下床。环顾四周,确定眼前这套房间,他先前从未来过。
  心头正觉疑惑,一人悄悄将房门推开窄窄一条,窥探般伸进一颗脑袋。
  褚浔歪头,“陈勉?”
  陈勉与褚浔对视片刻,忽然满面激动一把甩开门板,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总算是醒了!”
  褚浔问:“我睡了很久吗?”
  “不久,”陈勉走过来,推着褚浔往浴室走,“只有两天两夜而已。”
  褚浔愕然。这与其说是睡了两天两夜,倒更似是昏迷了。还好他醒来四肢舒爽、头脑清晰,身体想是已无大碍。
  褚浔洗漱完毕,陈勉又将他推至餐桌前,“病体初愈,又饿了那么久,只能先吃素。忍一忍啦。”
  桌上清粥、点心,以及各类小菜一应俱全。虽然清淡,但亦色香俱佳。
  褚浔接过筷子道谢。
  陈勉笑笑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褚浔整整两日未进食,腹中自然空虚难耐。但或许是饿了太久,食欲反而不并够好。褚浔捏着汤勺,小口小口往嘴里送米粥。
  陈勉在一旁看了一阵,忽然想到一事,道:“肖钰铭脸上的伤,并没有多么严重。找个好一点的整形医生,半年时间足够他恢复了。”
  褚浔抬起眼睛,将陈勉的话在脑中又过一遍,陡然眼底生光,“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陈勉皱了下眉,似是对这个结果不甚满意,“傅总亲自拿到的消息,又吩咐我务必要告诉褚哥。不会有错。”
  褚浔神情明显放松,口舌瞬间也有了滋味,夹起一块小点心大口吞进肚里。
  将褚浔接回C城后,傅惊辰生恐周博翰会伺机报复,特意将褚浔安置在近郊一栋别墅。这处不在傅家任何人名下,亦非傅氏开发保有。便是当真要找人,周博翰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此处。别墅内外安保严密,谢绝所有访客。除开傅惊辰本人与陈勉,其他人均不得进入别墅内部。
  沈蔚风很早便得到消息,知道褚浔在国内出了事。他立刻心急如焚飞回来,又眼巴巴盼着褚浔睡了饱醒过来。想要尽快与褚浔见一面,却屡屡被傅惊辰挡回去。沈蔚风又气又急,直接跑到傅惊辰跟前跳脚大骂。傅惊辰不理他,他便一日三次打别墅电话,歇斯底里向褚浔控诉傅惊辰。
  “他这根本就是非法□□!说是要保护你?保护你需要连我也防着吗?现在我跟他,谁与你才更亲近,他心里难道不清楚吗?他明明是眼看不能追回你,便起来扭曲的龌龊心思!容容,他这是要借故囚禁你,逼你就范!哼哼,傅家二少爷,什么俊美清冷玉面公子。骨子里是个大变态!”
  褚浔听好友花样百出编排傅惊辰,起初还颇觉有趣,听到后来心中却隐隐不舍,到得最后更是不由自主愤愤不平,与沈蔚风争辩道:“不许这样讲!小辰哥怎么可能是变态!他若都是变态了,天底下还能有正常人吗?”
  “喂喂喂,容容,褚容,褚先生,你这到底是在为谁讲话?”
  “谁不变态我为谁讲话。”褚浔远远拿开听筒,喊完这一句,干脆果决挂断电话。
  吵吵嚷嚷嬉闹拌嘴。有沈蔚风时时“骚扰”,褚浔在别墅的日子,倒也不会太寂寞。为褚浔安全考虑,傅惊辰并不会频繁来别墅这边。他大概三四天过来一次,太忙的时候,或许会隔一个星期。但电话每天都会打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聊一聊闲话,褚浔心中也会安定许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