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狩猎+番外 作者:普通的鹿(下)

字体:[ ]

 
  ☆、玩偶之家 三十九
 
  许月硬着头皮走过去,叶氵朝生依旧一副不动如山的姿态盯着电脑屏幕。
  许月绕过办公桌,忍住耻意,艰难地趴上叶氵朝生的办公椅,从后面抱住他,学着叶氵朝生平时的样子,把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说:“阿生,你是不是不开心?”
  叶氵朝生的手一抖,憋了一下午的气就像被人卸了嘴的气球,瞬间被撒了个精光。
  “不是不开心。”他抓住许月环在他肩上的手,把人带到自己身前拦腰抱住。
  许月身上的柑橘香味很好闻。
  叶氵朝生突然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喷香水的习惯?”
  许月搬过来以后,他一直有这个疑问。那一堆各式各样的柑橘调的香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时兴起买的。
  许月轻轻咬了下唇,说:“有一段时间,嗅觉有点问题,总会闻到奇怪的味道……有时候会很麻烦。”
  “现在呢?”
  叶氵朝生把头靠在许月腰间,许月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叶氵朝生有些略长,一直没时间去剪的头发,说:“应该已经好了吧。”
  叶氵朝生没做声。
  过了一会他才深吸一口气,说:“我总希望这些事都能赶紧过去。”
  他声音沉沉,很低落的样子。
  许月明白他说的“这些事”指的是什么事。
  “其实就算雁城局那边不调查,我自己也想弄明白。”许月说,“我还是很想知道陆纪华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氵朝生心里一紧,不动声色地问:“那要是弄不明白了呢?”
  许月想了想,认真地说:“实在弄不明白就算了。”
  叶氵朝生从他怀里抬头,仔细端详着他的表情,像在确认他不是在说谎。
  许月被他这副警惕的样子逗笑了,弯起唇来,眉眼温和,颊边还有一个不大明显的酒窝。
  他笑起来的样子像春天里最温柔的那种雨,带着可人的湿度和温度,生怕惊扰了正在萌生的万物。
  “真的。”许月看着他,说,“真的弄不明白也不要紧。”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叶氵朝生问。
  许月想了下:“明天吧,那边催得紧。再说快过年了,早点去还能赶在过年前回来。”
  叶氵朝生满意地捏捏许月的手:“嗯,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年。”
  叶队长高兴了,这才想起来自己要下班。
  两个人一起去取了叶氵朝生的车回家。
  许月回家吃完饭,就一直在客厅坐着,对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月半旁边摊成一滩液体,偶尔轻轻甩一下尾巴。
  叶氵朝生在他旁边转悠:“你机票买了吗?”
  “买了,明天早上六点的。”许月说。
  叶氵朝生继续追问:“行李收拾了吗?”
  “一会去装,没太多要带的。”
  叶氵朝生慢吞吞地站起来,从储物室里翻出一个行李箱,拖上楼。
  月半竖起耳朵听了听,慢悠悠地起身,一摇一晃地跟了上去。
  过一会,许月听见他在楼上喊:“许月,我给你装了两套睡衣——”
  许月抬头,却看不见叶氵朝生的人,他只能隔空喊一句:“阿生,我一会自己收。”
  叶氵朝生不说话。
  几秒之后,楼上又在喊他:“许月,我给你装了六件衬衣。”
  许月为难地看了眼电脑上正写了一半的东西。他不想打断思路,只能冲楼上随便应了一句。
  又过了一会,楼上再次喊他:“许月,你裤和袜子带几条啊——十条裤够吗——”
  许月忍不了了,起身上楼。
  月半抱着两只猫爪,像只抱窝的母鸡,居高临下地蹲在床尾。叶氵朝生坐在床前的地板上,面前摊开一只超大号的行李箱,立起来估计得有半人高。箱子里塞满了衣服。
  许月目测了一下,叶氵朝生应该是把他的衣柜搬空了。
  他哭笑不得:“没什么事的话,最多三天就回来了,带不了这么多。”
  叶氵朝生坐在一堆衣服中间,仰头看他,没说话。
  那眼神,有点委屈又可怜。
  许月心里像被人突然拿手捏了一下,猝不及防地,酸酸的。
  他凑到叶氵朝生身边坐下来:“真的,最多呆三天。”他安抚叶氵朝生,“我心里都有数的,不会呆很久。”
  “我怕你在那边要呆很久。”叶氵朝生扭过头,把箱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往外拿,“要不是这边工作走不开,我就请假陪你去了。”
  这还是他们俩重逢以后,第一次两个人分开这么远。
  叶氵朝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慌,离得太远,他伸手摸不到,也无法把人护在自己身后。他忍不住去想很多莫名其妙的糟糕事情,万一雁城局发现了什么新的线索把许月扣住了怎么办,又或者是许月在接受调查的时候受了刺激又焦虑发作怎么办。
  他越想越慌,慌得完全坐不住,非要起来干点什么才行。
  许月像是看穿了他的担忧,突然捧住他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许月亲人的方式特别像小孩子,喜欢捧住对方的脸,鼻尖亲昵地贴着鼻尖,嘴唇对着嘴唇,用一种虔诚又珍视的姿态,不掺杂任何情|欲地亲吻对方。
  他蜻蜓点水般地,在叶氵朝生的唇上啄了一下,旋即退开,笑意盈盈地看着对方,有点抱怨又有些撒娇地说:“我正给你们写侧写分析呢,被你喊来喊去,思路全断了。”
  叶氵朝生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感觉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家长要出差的小孩在胡闹。他轻轻推一把许月:“你去忙,我把这收拾了就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