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96)

字体:[ ]

  他到现在还认为土御门伊月是他忠心的手下。
  重新穿好披风遮掩白发, 土御门伊月下了船就去往自己白天布置好的地方。此处是灵脉,怪谈们总在这里诞生, 然后向四方游走,按照创造者赋予他们的故事去杀害人类。
  而今天,诞生怪谈的温床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死地。土御门伊月眼看着一只形貌狰狞的怪谈嘶吼着诞生出来, 这是讲述于十日之前的鬼樵夫, 他在柳田那里的本子上见过, 总是提着一把利斧砍杀山间过往的路人。
  而现在,这个残酷血腥的怪谈再也没有诞生出来的机会了, 笼罩在灵脉之上的是千万根极细的丝线, 怪谈挣脱出灵脉, 立刻就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最后彻底化为黑烟消散。
  不只是这个怪谈,之后诞生的所有怪谈都难逃这样的命运。土御门伊月拂去衣角上的一点灰烬, 冷眼旁观怪谈的诞生与紧随其后的消亡。
  今夜城中正好有肃清怪谈的动作, 将他的清洗行动掩盖, 蜜桔船天明时分接到消息,只会认为昨夜损失惨重,却绝不会想到其中有他的手笔。
  确认暂时不会有怪谈诞生, 土御门伊月收起布设的锋利的网。霸者之茶还以被封印的状态藏在他袖子里,他辨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凭感知寻到他所创造的那个怪谈的街道上。
  今晚是第三阶段,怪谈无论如何都会杀人。
  货郎已经彻底瘫软在地,他今天甚至没有出门,然而盯上他的怪谈已经找到了家里来。他向怪谈痛哭着求饶,然而怪谈只是歪着头,说出自己接连两日说出的话。
  “哥哥,够高高。”
  “全都在那里了!你想要什么尽管拿去吧!”货郎痛哭流涕,“我把货架放平,你自己拿吧!”
  怪谈仍旧诡异的歪着头,他歪头的动作像是脑袋在脖子上直接拧转九十度。
  “哥哥,我够不到。”他说了第二句话,然后咯咯笑了起来。
  “哥哥知道我为什么够不到吗?”
  在货郎惊恐的眼神中,怪谈摘下了自己的兜帽,咯咯的笑声还在回响着。
  只见他的头颅已经被完全砸进了身体里,脖颈拗断不见踪影,淋漓的血和旁支斜出的白骨布满头颈连接处。怪不得这个怪谈异乎寻常的矮小,原来是少了脖颈和半个脑袋的高度。
  货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怪谈向他走去,满是血污的头颈连接处开始震颤起来,伴随笑声,他的头突然弹出伸向货郎,其下竟是无数连接起来的脖颈,这让他的颈项蛇那样弯曲修长。货郎已经吓昏过去,怪谈对他的脖颈张开利齿密布的大口——
  “我劝你就此停手。”房间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是土御门伊月,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把剪灌丛的巨大剪子,就架在怪谈长长的脖颈两侧。他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眼神却像是在说他分分钟就能合拢剪刀送这个长脖子的鬼东西升天。
  怪谈:……
  面对自己忍着不舒服硬是讲出来的血腥怪谈,土御门伊月皱眉,更别说这个怪谈还被以极大恶意变成了现实,刚刚还差一点害了人。他用剪刀威胁着,之后又用阴阳术的锁链将怪谈捆好,然后取出了私自留下来的那杯霸者之茶。
  他折了一个小纸斗,盛一点茶水进去,凑近怪谈。怪谈居然不用他胁迫,闻到那股味道就激动起来。
  “给我!给我!”他渴望的盯着土御门伊月手里的小纸斗,土御门伊月也没有让他等很久,直接就灌了下去。怪谈喝完,犹嫌不够,竟然把纸斗也嚼了吃下去,还在一个劲寻找着更多的霸者之茶。
  “还有没有?还有没有!”小孩子的声音尖细刺耳,土御门伊月冷眼看着他在地上扭动,到处去舔舐闻嗅,最后将目标定在他身上。
  “你还有……你还有……”怪谈嚷嚷着,眼中凶光闪烁。
  “是,我还有这种茶。”
  “给……给我……”
  “不过不能白给你,你要为我做事。”
  “我做!我做!什么事情都做!”
  土御门伊月闭上眼,只要山本手中还有这种茶,就能够控制任何人。他挥手发动了束缚怪谈的阴阳术,怪谈在惨叫之中化为灰烬。他把昏迷的货郎扶起来放在床上,轻轻叹口气,就走出了这间屋子。
  天色微明,他回到船上,如实报告了所见怪谈不多的巡查结果。
  山本大为震怒,表示会去核查,之后土御门伊月退下,去找柳田打听了一下大人物的事情。
  奴良组那边,在一个白日的休整之后,快到黄昏,奴良鲤伴才起身,第一件事就是问蜜桔船。
  “船上有人下来吗?”
  “有,昨天临近天明的时候,确实下来了人。很是谨慎,我们的人不敢跟太紧。”首无说道,“二代目,只怕是他们已经留意到城中怪谈的减少,要对我们动手了。”
  奴良鲤伴倒是觉得这个下来的人有点像是伊月。
  “然后呢?他大概什么时候回去的?”
  “天亮之后。先去了另一岸,然后来到城中,逗留一会儿才走。”
  奴良鲤伴表示知道了,至于这个疑似伊月的人为什么回来到城中……
  直接问不就行了吗?
  由于怪谈数量减少,今晚没有肃清活动,等蜜桔船那边的动静。奴良鲤伴一边感叹自己最近又开始昼夜颠倒,一边慢悠悠走到码头去。怪谈作乱,这里的人已经不如往日那么多,夜幕降下来之后更是全部回到了家里,提心吊胆生怕遇到最近横行的怪谈。
  奴良鲤伴叼了支草茎,烟雾一样的蒲苇上流萤纷飞,远处大船灯火通明。
  大船依据新改的航线,渐渐靠近岸边。可惜船上的客人注定看不到人群了,这种情况早几天就有,客人们也就不会刻意往外看。
  奴良鲤伴看到了靠着船舷的白发咒术师,正低头剪着什么东西,偶尔一阵江风吹乱了白发,咒术师便会抬手,轻轻地将白发掖到耳后。无论什么动作,咒术师做来都干净优美,是与蜜桔船格格不入的气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