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8)

字体:[ ]

  光哥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意味着某种极致。
  源信直沉默了许久许久,门外的雨声渐渐大了。一种响亮的喧嚣笼罩在两人之间,源信直放下笔,又拿起来,显得犹豫不定。
  “那件事情,我本以为会一直带进坟墓……”他最终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失去了儿子,不想再失去阿衡……他是个很好的孩子……尖锐、锋利,像一把剑……”
  “他的母亲是白龙,是近乎神明的那一类白龙,纵横山海之间,常驻于永恒的神国。”
  白龙在时代之交爱上了人类,甚至诞下龙子,可她不能长期留在人间,被迫留下孩子回归永恒的神国。源义衡由父亲抚养,其父又在源义衡幼时病逝,并未告诉他半妖的身份。
  源信直叙述完这些,见土御门伊月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顿时有些疑惑。
  “伊月先生好像并没有太多意外?”
  “嗯,对妖怪或者神明来说,母亲的强大灵力是最容易遗传给孩子的。”他自己就是这种情况,葛叶带他的时候,也毫不吝啬地告诉了他许多许多。
  他所知道的事情,源信直却从未听说过,顿时稍稍坐正了身体。
  “您真是渊博,能否告诉我更多相关的事情?”
  “并非我渊博,而是我本身就是这种情况。”土御门伊月撸起衣袖,露出左腕上的玉环,就紧挨在金达摩下面。源信直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金达摩,又看向那个晶莹剔透的玉环。
  “这是……”
  “我母亲教我的东西,能隐藏起半妖的特征。”
  “半……”源信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土御门伊月笑了。
  “之前一直未曾向您提起过,我与鲤伴一样是半妖,只是选定了不同的道路,我更倾向人类方面,我想这个方向也更适合义衡。”
  源信直反复打量土御门伊月,他活了几十年,自诩眼力过人,竟丝毫看不出这个少年身上非人的成分,难道真是这个玉环的作用吗……
  “半妖的力量稳定程度,跟母亲确实有很大的关联。”土御门伊月说道,“鲤伴的母亲是樱姬夫人,本身就是极为强大的灵力者,如果被选为巫女必然会身居高位的那种,所以鲤伴的妖力相对来说较为平稳,也继承了母亲的部分力量。”
  “我的母亲是白狐,接近神明,灵力同样清正温和,所以平时作为人类也不会被看出不同来。”
  “义衡也是同样的道理,他的力量来自白龙,只会更加强大稳定。又因为沾了神国的气息,很难觉醒,有的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觉醒,但是在龙宫上似乎因为看了一场世间万灵的花火,稍微受了一些刺激,觉醒的契机也就到来了。”
  源信直将这个秘密埋藏了几十年,突然有人给他细致的梳理起来,他专心听着,这些东西就算是花开院家的阴阳师也无法告诉他。
  “伊月先生,您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喃喃了一句,“白狐的孩子……我险些怀疑您是御门院家的人了……”
  大佬脑袋里有一只g_uo体的金发晴明欢快的跑了过去。
  “不!我跟他们没有关系!我穿衣服的!”他义正言辞道,坚决捍卫自己的名声。
  “哦、哦!是这样吗?抱歉……”源信直察觉到他激烈的反应,就算不知道为什么要强调穿衣服,还是连忙应了几声。
  “这件事如果您放心我,请暂时不要告知义衡,我会选一个相对合适的时机告诉他。”土御门伊月想了想,他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直接上去说肯定不可取,一直敌视鬼神的光哥可能会受刺激。
  源信直对此也很慎重,他对源义衡的母亲了解并不多,尽可能多地告诉了土御门伊月一些。傍晚时分,两人才结束谈话,源信直起身送他出去,土御门伊月婉拒了。
  雨已经止歇,他走过源氏的长廊,巨大的屋甍如梦境中那样投下巨大的阴影。
  他的脚步突然微微一顿。
  ——拉门后露出一角纸式。
 
 
第130章 嵯峨野(二)
  土御门伊月回去的时候,还惦记着那一角纸式。
  纸式之术在当世的阴阳师之中并不太常用, 估计只有他和已经恢复了记忆的光哥才会使用。虽然不想承认, 但也许光哥已经知道了他们今天谈话的全部内容。
  光哥心中, 又会如何评判身为白龙之子的他自己呢?
  曾近引以为傲的人类立场崩塌,最后倒映在镜中的是曾经对立的族类, 他想光哥此时所受到的冲击不比他当日得知原是阴谋的时候小。他应该陪伴在光哥身边,可是光哥并不见他,就说明他现在不想见到自己, 而是打算静一静。
  这是安倍晴明与源赖光之间的默契, 可以说, 此世无人能想他们一般相互了解。
  土御门伊月尊重源赖光的选择,并没有过多停留的回到奴良组的庭院之中。垂枝樱终年盛开着, 鲤伴不在, 树上没有人, 他就自己一点点的爬上去。
  清淡的花香于是将他笼罩, 他靠在一根枝杈上休息了一会儿。朦胧之间,他听到有人在树下压抑的轻声咳嗽。
  土御门伊月睁开眼, 借花枝的遮掩向下看去——
  是奴良组的前代首领, 鲤伴的父亲。
  奴良组的这两代大将十分相似, 滑头鬼的血统从父系一方完美的流传下去,有母亲血统的影响,鲤伴比前代总大将奴良滑瓢要轮廓柔和一些, 从小受的教育也更为文雅,这是他们能处的来的基础。
  此时, 奴良滑瓢正在垂枝樱下,好像是故意躲着人,压抑的咳了几声。
  土御门伊月顿时想起奴良鲤伴曾对他讲述过的那些往事,奴良组与羽衣狐有世仇,就是因为四百年前第一次交锋时,奴良滑瓢毁了羽衣狐诞下孩子的夙愿,羽衣狐也取走了奴良滑瓢的活肝,使得这位纯血统的妖怪大将比其他妖怪更易衰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