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76)

字体:[ ]

  会攻击阿爸的,都是最先剿灭对象。
  擒贼擒王!鬼童丸和戴墓碑的茨木童子同时动了,目标都是土御门伊月!而比他们更快的是两条狐尾,土御门伊月瞳孔一缩,结界挡住狐尾的攻击,向后倒退几步,看着站在对面的九尾的妖狐。
  院墙上的御门院晴明低低的呼唤了一声:
  “母亲。”
  “我陪他玩玩,”狐的声音颇有几分漫不经心,“剩下的你的手下可以解决吧?”
  “自然,母亲。”
  九条狐尾在他话音刚落之时齐出,迅速隔开了土御门伊月和式神。大妖淡淡笑着,柔软的狐尾的尖端似乎扫过了土御门伊月的脸颊,颇有几分逗弄的意味。
  “别想着过去,我陪你玩玩。”
  土御门伊月:……舅舅陪我玩耶!
  式神们一个个面色古怪,不过很快,鬼切就做出很标准的一脸悲愤。
  “卑鄙的家伙!”
  “太、太卑鄙了!”
  “怎、怎么能这样呢……”
  “你们不要……不要太过分!”
  源义衡闭上眼不想看,他就没有见过业务水平这么差的演员,小混蛋居然没有培训这些家伙演技吗?
  玉藻前放声大笑,御门院家的妖怪们都以为他是胜券在握,那名阴阳师在他的逗弄下左支右绌,险象环生。而实际上,攻势凶猛的狐尾在靠近土御门伊月时就减了力道,毛绒绒软乎乎的左扫右扫,不时还给他抛个高高。
  土御门伊月:好玩耶!
  鬼童丸在鬼切的刀下苦苦支撑,他只盼望着羽衣狐能尽快擒获那名阴阳师,这样他们手里就有了威胁对方的筹码。可那个年少的阴阳师好像有诸多底牌,明明摇摇欲坠随时都会落败,却总在夹缝之中逃出生天。
  另一边两个茨木童子对峙,脸上带着墓碑的茨木童子眼神闪烁,他的手放在墓碑上,打算请父亲酒吞童子出来破解眼前的危局。然而恰在此时,从天而降一个圆环,茨木童子感到自己对身体失去了控制力,视野也一下子变矮了许多!
  他茫然不已,耳边听到小声的气急的抱怨。
  “兔兔!你又偷偷套环!”
  “可我把他套成小纸人啦!”
  茨木童子面对敌人变成的小纸人,纸人不能动不能说话,流露出强烈的惊慌之态。他掌心出现一篷黑色火焰,对纸人冷冷一笑。
  “就凭你,也能称之为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则站在了御门院晴明面前,酒气走珠般在他身侧滚动,他每踏出一步都带着惊人的妖力。酒吞童子很清楚,就算身上这套爆伤破势式庭院里顶尖的,他也无法匹敌眼前这个男人。
  该说不愧是安倍晴明吗?无论哪个世界,都是如一的强大。
  “你要挑战我吗?”金发男人问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白藏主靠近一些,戒备的盯着这个安倍晴明,颈侧的皮毛微微炸起。
  “本大爷知道,但是试探总是不犯法的吧?”酒吞童子笑道,他话音刚落,身边重力骤然扭曲,他后跃避开这片区域,而白藏主却向前一步,庞大的身体却有着难以想象的高速,几缕血丝飞溅开来。
  白藏主稳稳落地,刚才他与酒吞童子打了一场完美的配合。
  金发男人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伤口渗着血,唤起一种已经很久没体验过的、新奇的疼痛感。他看着自己的手,认真打量一会儿,忽而冷笑。
  “你们……”
  “缚!”却是源义衡出手,他的锁链是微红的颜色,从四面伸展出来锁住即将动作的金发男人。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锁,一言不发的将其挣断,继续走向他们这边。
  “你们惹怒我了……”
  他专程看向源义衡,神情之中不无遗憾。
  “我本想扶持源氏,是你先背叛了我。”
  他的口气有些不同寻常,源义衡表情凝重,他直觉对方现在说的不只是要开始动手这一件事。
  “你已经看过那卷画了,你知道那卷画的名字吗?”
  “其名为——醉梦长卷,是能够从根源上摧毁任何一个人的利器!”
  从唐国渡海而来的仙人一日酒醉,伏案沉睡,醉中大梦三千百世轮回,成一长卷。持卷之人可将此卷示人,观者将重回一生之中最辉煌的时刻,而持卷之人——
  则能摧毁这个时刻。
  此世的力量体系名为“畏”,这个辉煌的时刻必定是其人一生所得“畏”的顶点。犹如将河流截断在入海之处,犹如将皇帝刺死在登基之日,犹如将佛陀杀死在坐化之时……持卷人虽无法亲自动手,却可调动画卷中诸般因素,使这一特别的时间点崩塌,继而重创观者。
  不知何时,金发男人手中已经多了一卷古画,他凉淡而志得意满的笑了。
  “源义衡,你此生的辉煌时刻是何时?”
  那些斑斓杂乱的画面又一次闪过源义衡眼前,他身形一晃,单膝跪地。
  他又看到了……那一日的景象……
  游荡的薄薄曙色之中,他望着那条巨大的裂缝。里面是不容任何生物存活的流放之地,蛇神的居所,也是……
  小混蛋最后走进去的地方。
  那一刻,他成了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这样的巅峰持续了一年之久。周围尽是恭贺、敬畏、欢欣鼓舞,他坐在源氏巨大的屋甍之下,却有一瞬间觉得非常寒冷。
  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甚至是小混蛋自己的式神们,都将那个小混蛋遗忘了。白藏主在梦山整日傻子一样追自己的尾巴玩,偶尔会看着那些白色的草叶出神;大江山的鬼回到大江山,鬼切也在其列;荒川仍旧风浪不起,游鱼寂寞的游来游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