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72)

字体:[ ]

  他平平稳稳回到源氏本家,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第一时间就是给小混蛋发消息。
  【……】
  收到六个点,土御门伊月一头雾水。
  你挖墙角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一点都不紧张害怕的啊!一挖一个准一挖一个准手速飞快还次次成功啊!源氏墙倒得实在不冤啊!
  只体验了一次挖墙脚的源义衡彻底放弃了这个很有前途的业务,以后这一方面就全部留给小混蛋吧。
  第二条消息,源义衡就把禁术和一些珍贵手札的刻录全数交给了小混蛋。
  所以奴良鲤伴回来的时候,发现土御门伊月正跪坐在书桌前,专心研读一卷文书,旁边还罗列着一些笔记。
  【与世界结缘。】
  他依稀看见了这么一行字。
  作者有话要说:
  光哥:挖不了挖不了,小混蛋真是天赋异禀。
  大舅:等一个背刺的机会XD
 
 
第167章 九龙子(十五)
  “鲤伴,你来了。”土御门伊月刚好完成一个篇章, 伸了个懒腰打算活动活动
  “正好, 鲤伴, 我有事情想对你说。”
  御门院家对时空的掌控果然得天独厚,应该是因为初代家主沦入地狱, 却仍然在不断CAO控其后人的缘故。通过千年之间数代的潜心研究和积累,那个晴明得以窥探现世,送出一些恶鬼帮助御门院家得势, 甚至这一次付出代价让自己也出来, 地狱几乎已经成了他后花园般的地方, 可以在一定代价的范围之内任意来去。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呈现出的。对土御门伊月而言, 这个晴明一旦决定离开地狱这个庇护所, 基本就意味着死亡和失败。
  “我在一份御门院家的手札中找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土御门伊月将自己的笔记推给奴良鲤伴看, 并出声解释道, “看这里,这名阴阳师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构想——如何让堕入地狱的家主重返人间。”
  “他列举了很多困难, 巫女的诅咒, 此世的法则……而破解这一切的契机, 是阴阳师们最开始接触阴阳道时,所修习的最基础一课。”
  “结缘。”
  奴良鲤伴已经粗略的看过一遍笔记,笔记中记载了不少这个世界安倍晴明的光辉事迹。他的力量, 他的权威,他的无往不利成为了此世极为深刻的烙印, 笔记的写作者试图通过这个晴明与世界的这份“缘”,将其从地狱之中整个拉出来。
  “单论人类一边的身份,这个晴明是名满天下的贵族,皇室信重之人,阴阳道翘楚。”
  “若是鬼神世界的身份,则为魑魅魍魉百鬼夜行之主,实质上的CAO纵者,渎神者。”
  “他与世界的‘缘’虽不一定是什么善缘,却足够强大,且在世界中担任不可或缺的身份……他当然能够重返此世。”
  奴良鲤伴看着土御门伊月,阴阳师唇畔的微笑虽淡,却莫名的比平日里多出许多锋利锐气。
  “我不会比他差。”
  土御门伊月说道。
  “我要踏着他的尸体,与这个世界结缘。”
  @
  这个世界的新年随时间推移到来,土御门伊月中途回去了一趟自己的世界处理一些东西,再回来的时候新年都只剩一个尾巴了。鸭川结了冰,龙子们新年都在奴良组里蹲着,也不在意跟妖怪们混在一起。
  他们过得倒是很开心,源义衡却没有那么多放松的时间。御门院人手折损,源氏自然受命做更多的事情,御门院晴明似乎也信重他,甚至给了他几卷秘术作为奖赏。
  拿着已经看过的秘术·源义衡:……
  抱歉,你已经没什么东西能打动我了。
  今日下雪,御门院晴明甚至邀请他扫雪煮茶,源义衡内心非常抗拒,他更想跟赏心悦目的小混蛋蹲在炉子边剥栗子吃。
  “半妖活在世上,终究是十分艰难的。”金发男人喝了一口茶,喟叹道,“我的母亲,就是死于人类之手。”
  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的源义衡不置可否,等着御门院晴明说下文。
  “人类的心狮子一样凶狠,但是,有时又宛如初绽之花一般,繁华绮丽。”
  “我最近新得了一卷画,听闻源氏代家主十分有品鉴力,请你品评。”
  源义衡顿时提高警惕,他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画卷品评!
  那幅画卷在源义衡面前缓缓展开,他的身体也在一点点绷紧。等到看清画卷上描绘的内容,他瞳孔微微一缩,几乎瞬间就站起身来。
  画面凌乱、斑斓、奇诡而可怖,异类生物遍地皆是,扭曲的身体,狂浪的高飞的姿态,凌乱拼接的色块……这些东西堆积成近乎污染的画面。他模糊的听到了御门院晴明的冷笑。
  “你真的以为,我就一无所觉吗?”御门院晴明似笑非笑。
  有一个人慢慢走进,源义衡勉强抬头,看清来人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原来一直以来他们的动向都在这个男人眼中。
  不愧是千年前兴风作浪的人物!不愧是这个世界小混蛋的同名之人!
  “贪生怕死而愿意泄露家族秘密的阴阳师吗,是我特意安排引你上钩的,不过是付出几卷禁术的代价而已。”
  其实不是几卷是几乎全部……源义衡忍了忍,决定还是不激怒对方。万一对方知道禁术基本全被他复刻走了,非得当场进攻源氏不可。
  缓缓而来的人赫然是为源义衡提供情报的阴阳师,他的灵力果然已经开始溃散,表情略微有些麻木,好像对自己的未来毫无希望。
  “本来以为能把你堵在密室中,为此我还特意早些回来,你居然躲过去了。”
  其实并没有,全靠大佬带。
  源义衡一手撑住桌子,眸光因为画卷的冲击已经略有些涣散。他强打精神,不肯被画卷扯入其中,而他的抵抗终究越来越薄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