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62)

字体:[ ]

  “你打算怎么做?”
  “万物有灵,万物有咒……他们要学的还多着呢。”
  源义衡大笑,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站起身来靠近这个是可怕敌人又是可靠盟友的小混蛋。
  “那么……我就等几日之后你的捷报?”
  “自然,光哥。”土御门伊月笑道,“这是我们又一次站在一起的时刻,只会得到一个结果。”
  他们当然站在一起过,在遥远的、源义衡尚未执掌源氏的时期。群狼在暗中环伺,长老们和皇室的视线带着阴晦的剧毒,他们企图用过去的腐朽颠覆两个天才将带来的新世纪,然而就如同源义衡所说的……
  只是一群斑鸠而已。
 
 
第161章 九龙子(九)
  土御门伊月准备搞事情,送下九妹之后没有停留太久, 意识重新回到贵船神社。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 他看着从门缝中漏进来的一点天光, 淡淡的笑了。门外偶然有御门院家的阴阳师来往,他想应该是忙着提取并输送灵力, 这么一想,这些人很适合那个咒,那个他从一名游僧身上学来的咒。
  万物有灵, 万物有咒, 于是世间万物都是施咒者的耳目和媒介。他怀抱万物的媒介, 以恶念为薪柴,只要这么一点点火苗……
  土御门伊月看着浮现于指尖的暗红冥蝶, 冥蝶身上带着他的咒, 如一朵暗色的火。忽而他一抖手, 冥蝶一分为百, 虚幻之躯穿过实体的监牢,向整座神社翩跹散去。
  天暗了。
  暮色时分, 照旧是寡淡的饭食送来。送饭的阴阳师一出门就咳了几声, 不由得裹紧身上的外衣, 疑心自己不经意之间染上了风寒。他看不到的是,冥蝶翩然飞过他身边,放下了一角咒, 然后继续振翅高飞。阴阳师身边聚拢着一些晦暗的絮状物,随着他的咳嗽, 还在不停涌出体外。
  【这小火苗,引燃的是人心中的恶念,和曾经做过的恶事。】
  昔年平安京,那名游僧眸光黝黑的说道。
  【恶会变成絮,充塞于每一次的呼吸之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哈哈哈!世界干净了!此世即是净土!】
  游僧的想法当然极端,他将恶的标准定得太低,所以当时大半平安京的人都生了病。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与贺茂家合作,带着当家贺茂保宪的黑虎,将游僧斩杀于逢魔之原。游僧垂死挣扎,咒落在大阴阳师身上,居然飞出纯白无暇的雪。
  游僧愣住了,继而大笑,此世竟真有此等光风霁月的人物。
  他笑着自戕而亡,临死前,居然把那个咒交给了大阴阳师,然后带着诡异的笑死去了。
  【如果有一天,安倍晴明想让此世变成净土……】
  【哈……哈哈哈……多么有趣!】
  大阴阳师并没有受到他挑拨,平安京已经是令人舒适的地方,恶念必然存在,这是人类天然的能力。大阴阳师将那个术列为禁术,连贺茂家都没有给,因为实在太过危险。
  现在土御门伊月使用的,就是改良之后的咒,恶的标准被定得较高,不过似乎就算这样,御门院家的阴阳师也没有几个能逃过。
  这能怪谁呢?恶事做尽,自有鬼神敲门。
  咒如同瘟疫一样蔓延开来,神社中弥漫着咳嗽、哀叹、恐惧之声。领头的阴阳师焦头烂额,也没有时间来为难土御门伊月,向本家递交了援助申请之后回来,骇然的发现自己也开始咳嗽。他灵力较强,模糊能看到飘舞在空中的絮状物,黑色云絮层叠压在神社上空,令人喘息不能。
  “媒介呢?媒介找到没有?!”他疾言厉色的问手下的阴阳师,阴阳师脸色惨白,勉强抑制住到了喉咙口的咳嗽。
  “没、没有找到……”
  “废物!”
  领头的阴阳师踹翻手下,急促的喘息着。他感到一些巨大的阴翳向他袭来,压迫感和窒息感令他连退几步,茫然的坐倒在地上。
  他会……死吗……
  他看着自己的手,赫然发现指甲下也出现了大片的黑斑。
  “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他是后染上的,发作却比别人要快?!这样下去先死的难道不是他吗?!
  他绝望的向本家连连求援,终于,本家也有人染上了咒。
  土御门伊月的目的达成了。
  他收回所有外放的冥蝶,接下来是世间万灵的主场。媒介当然是找不到的,因为他的媒介是所有事物,大到一根横梁,小到一只蚱蜢,横铺的砖石,甚至随风而来的几片叶……触之即会中咒,触之即会被评判恶是否已达标准,这是一场冰冷而严苛的审判。
  这就是——
  少年仍旧端坐静室,锁链加身,他的眼帘却微微抬起,露出一双微蓝的黑眸。
  大阴阳师的咒术。
  @
  御门院晴明因为这个咒焦头烂额,以他的能力,居然也找不出媒介,这在以往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
  他意识到暗中有一名造诣惊人的咒术师在跟他打擂台,因为什么呢?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种水平的咒术师,这种人才理应在他麾下才对。很快收到的信笺为他解答了疑惑,信笺由冥蝶衔来,这般桀骜的精灵居然会为他人送信,足可见那名咒术师的强大能力。
  信笺是土御门伊月左手写的,走笔锋利嶙峋,这字体还是他在火焚平安京的阶段练出来的,果真很有邪道咒术师的味道。
  【我见过源信直的诅咒,很有趣。】
  【我要跟你玩一场游戏。】
  不知是不是因果循环,他当初威胁源氏的手段被甩回了自己脸上。他以为是源氏供奉的阴阳师,甚至如此询问了,没想到对方的下一封信中直接发出了嘲笑。
  【源氏,呵。】
  @
  “哎呀!”土御门伊月苦着脸,刚刚卷了报纸给他一记的源义衡冷冷而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