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56)

字体:[ ]

  “您是……伊月先生的长辈?”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大妖周身的气场顿时柔和起来。黑田坊感到身上的压力一轻,他暗地里松口气,知道自己猜对了。
  “伊月先生现在不在组中。”他尽量让措辞委婉,“最近有个名为御门院的家族在生事,伊月先生和二代目商量出了办法,估计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
  大妖颔首,表示这些消息他已经知晓。
  “我来此,除了看看究竟是谁在欺负我的孩子,另有一件事,便是希望能见一见……”大妖故意顿了一顿,情绪似乎变得不大好,“见一见拐走了我的孩子的那个半妖。”
  是冲二代目来的!了解了这一点,黑田坊当下连犹豫都没有,如花开院秀元一般干脆的把自家大将卖掉了,毫无心理负担的殷勤道:
  “我带您去!您慢点!”
  @
  奴良鲤伴带人出去围剿御门院的一个据点,打完架匆匆往回赶。他在路上没有遇到巡查的黑田坊,有些疑惑,带着疑惑一直回到奴良组,他发现整个组上上下下静悄悄的,就连平时喜欢上蹿下跳的小妖怪都不见了。
  但是又没有敌袭的痕迹,奴良鲤伴与身后的首无对视一眼,迷惑而谨慎的走向正厅。
  等看到正厅门口组内妖怪们静坐的场景,他总算松了一口气,正打算招呼一声,发现所有妖怪都憋着不出声,坐得端端正正,有几个拼命冲他打眼色,反倒让奴良鲤伴更加一头雾水。
  奴良鲤伴:不祥的预感。
  他缓缓走进厅中,老爹和母亲都在,向来不修边幅的老爹居然还穿了一身正装,烟杆也不拿了,正襟危坐的样子让他有种荒谬感。母亲樱姬似乎是有点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最后又垂下眼,温柔微笑着对背对奴良鲤伴坐着的人说道:
  “玉藻前大人,鲤伴回来了。”
  背对他而坐的大妖缓缓转过头来,狐面已经取下,狐的眼眸轮廓妩媚,那张雌雄莫辨的美丽容颜上几乎没有表情,呈现难以捉摸的平静神色。
  玉藻前!奴良鲤伴在梦里见过这位大妖,对方将整个宫廷都玩弄于掌心,无人可逃脱他的魅力,最终甚至与藤原氏一起将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推上阴阳道的巅峰。除此之外,火烧平安京、拿胧车当坐骑、动不动就炸一波源氏的张扬做派,给奴良鲤伴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最深刻的印象还是……这是伊月的舅舅。
  “奴良……鲤伴?”玉藻前缓缓念着他的名字,半妖顷刻间一抖,毫不犹豫的叫了一声。
  “舅舅!”
  叫完这一声,厅中一时死寂,玉藻前神情莫测,奴良鲤伴十分担心兜头而来的是一发狐火。好在玉藻前暂时没有这么做,也没有对这个称呼发表什么意见,而是继续与樱姬说起先前的话题。玉藻前如果愿意,是很好的交谈对象,至少樱姬对这位神秘优雅的大妖心折不已。
  奴良滑瓢偷偷对奴良鲤伴使了个眼色,奴良鲤伴默默坐到他身边的位置上,父子两人望着相谈甚欢的玉藻前和樱姬。奴良滑瓢从刚才开始半句话都插不上,他感觉两人的谈话总在绕来绕去的打探双方的家庭状况,也就是所谓的……妈妈们的话题吧。
  谈过一轮,在旁观者基本上还莫名其妙的时候,樱姬满足的止住话头,邀请玉藻前用一顿早餐。奴良组的饮食自她来了以后,也能上得了台面,玉藻前没有拒绝。席间都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他们的谈话也就继续进行着。
  滑头鬼父子二人在戳秋刀鱼。
  “原来如此,玉藻前大人先前在宫廷之中任职啊。”樱姬笑道,“难怪伊月的礼仪这么好,我总想着是不是小时候没有管教好,鲤伴在这方面总是不怎么注意。”
  奴良鲤伴:求你别黑!亲妈!
  “孩子是该从小教起的,伊月是很自觉的孩子,我没有怎么费心。”
  “真是个好孩子~”
  早饭用完,玉藻前慢条斯理的擦拭了手指,缓缓站起来。
  “我还要赶到我的孩子那里去,还是快点把事情办了吧。”他看着奴良鲤伴,唇角微微勾起。
  “到院子里来,我试试你。”
  “……”
  跟这种层次的大妖比斗,就算是点到为止的试炼也……奴良滑瓢给儿子一个同情的眼神,同时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了地。还愿意花力气去试探他这傻儿子,可见还是有一些认可的,果然出身高贵的小狐狸不好娶,他就在这里祝福儿子不要死掉叭。
  抱着身为公主的妻子樱姬,人生赢家奴良滑瓢围观儿子被打。大妖玉藻前名不虚传,他家的傻儿子只有抱头鼠窜的份,深紫的火焰在空气中沸腾不休,不时从地面上爆出巨大的狐尾之柱,让奴良鲤伴几乎没有停下来喘息的功夫。
  “得罪了!”他低声说道,月回瞬间出鞘,蓝紫色妖火在刀刃上暴涨。
  “哦?玩火吗?”玉藻前淡淡的笑了,他撤去几条尾巴,给奴良鲤伴冲到身前来的机会。半妖急冲而来,身上丝丝缕缕的畏膨胀摇曳,刀光与妖火之光映入玉藻前眼中——
  可惜,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话,他不放心将自家的小狐狸交给这个半妖。
  突然,冲向他的半妖的身影如镜花水月般消散。玉藻前眸光一凝,狐尾扫向身后,将隐藏起身形的半妖扫出来,然而衣袖上仍旧留下了一刀刀痕。他低头看了一眼那个有火灼痕迹的刀口,又抬头看向靠镜花水月化解了大半力道的半妖。对方的金色妖瞳已经宛如燃烧的亮了起来,战意熊熊。
  “我是真心求娶伊月的,舅舅!”奴良鲤伴说道,他紧了紧手中的月回,看到对面的大妖放声大笑。
  “不是求娶,小子。”玉藻前笑过之后回道,“我的孩子是何等高贵的小狐狸,该你上门才是!”
  深紫而近乎黑的九条华贵狐尾簇拥着他,他在原地消失了踪影,再次出现已经逼近奴良鲤伴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