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50)

字体:[ ]

  “我仍然记得那些欺骗,可在我追随他的时光里,那份敬慕和忠诚,却是因源赖光其人的人格魅力而生的,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否认这一点。”他笑了笑,向自己的阴阳师深深一拜,“主人,这么多年了,我该面对一切,我不想让您视我为胆小鬼,我……”
  “我要面对他,而他也该面对我。”
  鬼切大概一直在想这些事情,在晴明的庭院中,他的眉目越来越开朗,偶尔也有怅惘的时刻。他自己也觉得是个好机会,逃避过去只是一时的,他这一次要堂堂正正站在那个人面前,告诉那个人他这些年在安倍晴明羽翼下所看到的。
  “主人,您不是也会保护我吗?”
  这话听得大佬心花怒放,撸了几把乖崽崽,给乖崽崽套上爆伤地藏。不图一口气把对面打死,先保命,必要时可以卖掉光哥跑掉,反正阴阳师都是铁人,轻易打不死的。
  源义衡:???
  不是说派来保护我的吗???
  守着“中诅咒”的源信直,源义衡一脸木然看着【穿新衣服】【带牛逼御魂】【临走吃了七八个蛋】的鬼切抱刀坐在他身边,双目闭合,目前看起来并没有暴起砍他的意思。他对自己产生了深刻的怀疑,在式神的培养方面,他是不是做得太差了?别人家的崽怎么都能养得这么油光水滑?
  他来不及想太多,几日之内,果真受到了下咒者的消息。
  【死或生?】
  信笺上只有寥寥数字,足见狂妄的态度。源义衡想到曾经源氏高层投表决票,也是【死】或【生】的木牌,他还给小混蛋投过决定姓的一票,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竟然让人反过来用在源氏头上。
  他冷笑着在信笺背面写了一个“生”,信笺传回——
  【如你所愿。】
  源信直身上的诅咒顿时一轻,甚至能下地走动,新的信笺又送了过来。
  【我能决定源氏的命运。】
  源义衡这一次没有回信,不是他气得神志失常,而是对方希望看到的是惊恐万状的源氏,那么就让对方看好了。源氏的戒严程度又一次加重,从外界寻了许多有名气的阴阳师来,似乎是为了处理诅咒,显出一种垂死挣扎的态度。
  隐在暗中的人笑了,尽情欣赏源氏种种慌不择路的做法,然后慢悠悠的递出最后一封信笺。
  【臣服。】
  当晚,下咒者的式神监视到源义衡房间里的灯开了一整夜。
  而真相是,源义衡捧着小混蛋给他偷偷送来的加厚遮光床帘,陷入沉思。
  好了,他知道小混蛋这些年是怎么气死对家的了。
 
 
第154章 九龙子(二)
  源氏几经纠结,最终在源信直身上的诅咒又一次发作时, 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代家主源义衡亲自登门, 这一切都在御门院晴明的预料之中。得到属下送来的源义衡求见的消息, 他淡淡的笑了笑,散着衣襟前去面见源义衡。
  源义衡等在御门院家的会客室中, 思考着见面之后该如何与对方周旋。忽而心有所感的抬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簇拥着的身形高大的男人。
  括弧,半裸。
  源义衡:……
  源义衡:???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安倍晴明使用着别人的身体, 经过一段时间的融合, 想必已经渐渐恢复原本的面貌。他构想了很多种对方可能有的样子, 诸如低垂眼眸神情阴郁,或者野心勃勃狂妄自大, 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么的……
  辣眼睛。
  偏偏对方自己还不自知一般, 闲庭信步般走来, 在他面前坐下, 并露出大腿。
  源义衡:……
  他在冷静的思考现在就宣布谈判破裂并打对方一顿的可能。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还是看脸的,就连源义衡都不能免俗。他回想过往与小混蛋相关的记忆, 就算敌对朝堂, 也会从气愤涨红的脸颊和微微凌乱的袖襟间流露出几分风花雪月之息, 小混蛋是平安京的风花,平安京的明月,敌对起来都别有意趣。有了前世的记忆, 他对这个世界安倍晴明的观感就是匪夷所思。
  大概是他不着痕迹的握紧了拳,这个动作让御门院晴明察觉, 于是凉凉的开口道:
  “源氏心中……莫非还有愤懑吗?”
  源义衡咬牙,“不敢,御门院的咒术何其强大。”
  原来只是不甘心而已。御门院晴明自以为知晓了一切,上位者理应赏罚分明,他给源氏下了咒,理应再给点甜头。
  “只要源氏忠心,完成我的任务,源信直自然会好起来。”
  源义衡勉强振作,重头戏来了。
  “什么任务?源氏现在难道有拒绝的资格不成?”因为牙关紧咬,他的不甘反而愈发真实,至少御门院晴明是信了。他没有直接说明,反而说起了似乎无关的事情。
  “听说前段时日的海上龙宫,源氏与奴良组有过合作?”他慢慢的继续说下去,“现在待在奴良组的阴阳师,我很有兴趣。”
  果然是冲着小混蛋来的!土蜘蛛和夜雀在远野抓捕小混蛋失利,现在打算让源氏出头吗?
  “……所以?”源义衡不动声色的装傻,他这点小心思很快就被御门院晴明自以为窥破了。
  “我要那个阴阳师。”他直截了当地说道,“三天之内,带那个阴阳师来此,源信直身上的咒自然会解除,我还会给源氏伴驾与我身边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呸!
  源义衡一脸冷漠的离开御门院家,他的行踪是隐藏过的,十分隐蔽。等回到源氏大宅,他看着那个在自己房间里兴冲冲吃芝士年糕火锅的小混蛋,立时觉得这小混蛋可爱很多,顿时狠狠地看了好几眼来洗眼睛。
  “义衡,来吃。”小混蛋还冲他笑,“我刚煮的,边吃边说。”
  源义衡的身心顿时受到很大程度的治愈,他坐下来,忍不住又看了对面的小混蛋好几眼,然后低头吃了块年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