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31)

字体:[ ]

  “怎么会!”
  “是过去的一些想法,去了源氏那样的地方,反倒渐渐就没有了。”土御门伊月笑着安抚他,“在那个人与妖的冲突最尖锐的地方,我反倒意识到将两个族类对立起来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我可以以人类的姿态行走世间,当然也可以露出狐的小耳朵……我还曾经在深夜里跟鬼一起去朱雀大街骗酒喝呢。”
  半妖定定的看着他,就连被攥住的小蓝鸟也不动了,瞅着这只白狐,咕咕了一声。
  “你原来能听得懂啊?”土御门伊月就笑,从奴良鲤伴手里接过了这只小鸟,明明手没有拢紧,月雀仍旧蹲在他掌心不飞不动,腹部柔软的小绒毛贴着他的皮肤。
  他把手完全放开,月雀就飞起来悬停着,用翅膀频频吻他的眼睫。
  然后好多月雀都飞来了,落在他们面前的一棵树上,挤挨挨,圆滚滚,一个个啾咕啾咕小声叫,仿佛树上落了一层瓦蓝瓦蓝的霜。
  被翅膀碰过因而格外明亮的眼睛能看到月雀们背后的远山,远山上有鹤飞旋,还有一株静静的枯萎的龙槐。
 
 
第143章 抱月龙槐(二)
  那株龙槐十多年前就已经死去了的,死时散出漫天的小小的叶, 叶子在远野清寒的风中变成蓝盈盈的小鸟, 开始鸣叫着在这片土地上逡巡。
  现在这群蓝盈盈的月雀追随土御门伊月和奴良鲤伴一路向前, 殷切的像是返归故乡。
  可不是回家?土御门伊月笑了,月雀本来就是龙槐的叶子, 蹲在龙槐的枝头。
  “前方就是鹤族的领地。”奴良鲤伴停下脚步,他从衣襟里摸出来一枚灰白的短哨,吹出鹤唳的声音。三声过后, 他把短哨收起, 去牵土御门伊月的手。
  “这哨子是用鹤骨做的, 提前告知鹤族一声,免得被当作入侵者。”他说得戚戚然, 想必有过非常不美好的经历。
  三声鹤唳后, 远天上果然传来了有力的翅声。奴良鲤伴深知鹤妖的凶悍, 向前一步护在土御门伊月身前。他们身边还飞着好多月雀, 有一些已经滚进了土御门伊月的肩膀上或长发里,一点也不为鹤妖的气势所动, 悠闲地梳理着羽毛。
  “外来者……滑头鬼?!”从天而降的两只鹤妖之一还是奴良鲤伴的熟人, 土御门伊月感到半妖一下就放松了, 于是稍微探了个头出去,想看看远野的鹤妖究竟长什么样子。
  “是你的话就更别想进去了!我们鹤族的女孩子最好都不要再见到外面的人,特别是你这个骗吃骗喝却长了一张好脸的家伙!”鹤妖少年扇动覆盖两臂的翅翼, 神情很有几分警惕,甚至还拍打翅膀试图把奴良鲤伴赶回去。
  “快回去吧你这家伙!我是不会……”说到一半, 他卡壳了。
  从半妖身后探头出来的是只狐妖,长发雪白,一看就是只白狐,微蓝的眼睛望着他,透着几分友善和好奇。
  还有就是……
  “狐狸……”鹤妖少年小声嘟囔着,倒是没有继续驱赶,反而后退了一步。
  他真好看。
  “你不用担心我会拐骗你族里的女孩子,霜风。”奴良鲤伴这话说得底气十足,他还牵着伊月的手呢,“我已经有恋人了,不会再看别的妖怪一眼。”
  他本以为说完了对方就会放心,进而态度变好,结果鹤妖少年霜风的态度明显更差了。
  “哼,真了不起啊,拐到了一只白狐。”
  奴良鲤伴:???
  鹤族的山上种的不是龙槐吗?还是他记错了,种的其实是柠檬树来着?
  “既然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阻止你的。”鹤妖霜风不友好的眯起眼,他在族中地位应该很高,旁边的鹤妖意识到他打算接待滑头鬼之后,当即行礼,回族中去传达客人来访的消息。他们鹤族是高洁的一族,如果那些会被异姓吸引的小姑娘们听说滑头鬼有恋人,是断然不会再怀有想法的,这是她们的傲骨和坚持。
  在鹤妖霜风的带领下,土御门伊月和奴良鲤伴一同进入了鹤族的领地,受到了极为有礼的欢迎。鹤妖们捧了高峰上的灵芝和松果请他们食用,得到消息的美丽的鹤族少女们,也笑着来见过客人,全然没有半点旖旎的心思。
  “一别多年,奴良组的二代目。”须发皆白的鹤族长者坐在上位,慈和地问候道,视线落在土御门伊月身上。
  “还遇到了这么漂亮的小家伙,我也总算不担心族里的女孩会不顾一切跟你走了。”
  奴良鲤伴年少时跟鹤族关系不错,好多鹤妖少女都偷偷恋慕过他。然而一来族长不允许,二来感情没有月姬对占星师那么强烈,后来也就一一作罢。
  鹤族长者的担心十分有理,奴良组毕竟还是个较为复杂的组织,虽说他对奴良组两代头领的人品都较为信任,可是一些突发的危险并不是他们族中的少女能够抗衡的。樱姬夫人已经是奴良组的软肋,他想除非是情到深处,奴良组不会在给自己增加新的弱点。
  而白狐,除了是个男孩子之外,灵力和能力都十分妥当……等会!
  鹤族长者稍稍睁大眼睛,再次确认了一次,这确实是个男孩子没有错的。
  他陷入沉默。
  在他沉默的时候,奴良鲤伴已经开口了。
  “我此行是为了龙槐木心。不知道土蜘蛛如何从你们手中夺取了这件东西,可我这边刚巧有些用途,希望鹤族能够将其交给我,我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颗木心关乎父亲的长命与否,奴良鲤伴势在必得。
  “原来木心又被你们抢夺了回来……”鹤族长者深深叹息,“土蜘蛛来袭的消息传回来之后,鹤族上下都提高警惕,不曾想还是被一个能力古怪的妖怪闯了进来,要不是有月雀……”
  土御门伊月放下手中的茶盏,他知道鹤族长者所说的必定是夜雀。夜雀的羽毛只要飘进眼里,那么无论是人类和妖怪都会眼盲,唯有纯净的力量可以驱散,能加心明眼亮buff的月雀显然是不二选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