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26)

字体:[ ]

  土蜘蛛的手逐渐逼近,绝大部分灵力都用来维持结界的土御门伊月此刻无比冷静。他跟鲤伴的路线不同,身体始终是脆弱的一环,所以他培养式神加以补全。
  “伊月大人!”
  “叮!”
  土蜘蛛的手被白藏主的梦山结界拦截,余力仍旧将土御门伊月压入冰冷的湖水之中。如果仅是如此也罢,土御门伊月刚一入水,就感到水下有无数纵横交错的乱流试图将他拉扯进去。
  远野的冰湖暗藏杀机,这还是奴良鲤伴告诉他的。
  冷静。他又对自己强调了一遍,被扯进去之前只做了两件事情——
  他拔出千岁萤之剑,一剑斩向土蜘蛛抓他的手!与此同时,他将最后的力量给了还在冰面上的茨木童子。
 
 
第140章 星图锦(上)
  土御门伊月眼前是土蜘蛛泼洒的妖血和炼狱茨木童子滔天的烈焰,他紧紧握着萤之剑坠入湖水之中, 隔着一层薄薄的结界仍旧寒意透体。灵力所剩无几, 他将结界收拢护住躯体, 余下的便顾不上了。他不知道鲤伴在哪儿,冰湖中汹涌的暗流已经一口气将他卷出很远, 还在不停地向下拉扯。
  冰面继续崩裂,他在水下试图浮出水面,流动的碎冰棱角尖锐, 彻底打消了他的想法。土御门伊月在水底望了望, 下有暗流, 上有浮冰,现在最好的选择是找一片相对平静的水域略作等待, 如果能遇到鲤伴就更好了, 他毕竟是很熟悉远野的。
  正这么想着, 突然有人握住他的手腕。土御门伊月侧过头, 半妖不知是从哪个方向摸过来,两人短暂对视了几秒, 半妖把他拢在怀里向下游去。
  出路原来在更深处吗?
  奴良鲤伴没有忤逆无处不在的暗流, 只是抱着他小心避开那些尖锐的冰凌和急流, 他们已经被带得远离了冰面,沉进更深的水域中,半妖指了指自己的嘴。
  土御门伊月会意, 他在水中画了一个符文,先是有些杂音, 之后奴良鲤伴的声音就顺畅的传了过来。
  “伊月。”他神情有些凝重,“按照远野水域的特姓,我们暂时浮不上去了。”
  “这里的水道四通八达,到处都是暗流。我之前在远野修行的时候潜下来一次,目前最稳妥的方式就是沿当初的路线去到那个冰洞,其他的选择都太危险了。”
  土御门伊月敏锐察觉到了什么。
  “这条路线……也很危险?”
  “嗯。”奴良鲤伴没有隐瞒他,涡流在他们咫尺的距离上翻滚,这里的水中几乎没有鱼,鱼也无法抗衡这种自然的伟力。
  “不过没关系,不会死掉的,伊月只要紧紧抓着我就好。”他甚至是笑着说的。
  他们无法在水中停留太久,低温对半妖来说也是极为可怕的事情,故而土御门伊月也没有太多时间用来恢复灵力。他沉吟一会儿,干脆直接结印从周围夺取了部分。
  借来的部分,等他灵力恢复之后就会还回去,这样他至少可以撑几个结界,在危急关头抵挡那么一两下。
  “好了吗?”奴良鲤伴已经看好了那条路线。
  “嗯,走吧。”土御门伊月点头。
  他们主动进入急流之中,奴良鲤伴全程抱着土御门伊月。四周光线因为深度增加而渐渐稀薄,却仍旧恒定的存在着,这里毕竟是属于妖怪的远野。
  土御门伊月渐渐看清了他们脚下一些嶙峋凸起的岩石,急流卷着他们向这些岩石俯冲而去,奴良鲤伴于是微微绷紧身体,想来这就是最危险的一段,于是土御门伊月也做好了随时撑起结界的准备。
  激流撞上岩石,半妖迅速调整方向,始终把土御门伊月护在最安全的一侧。上涌的水花和浮沫将四周搅得一片凌乱,土御门伊月不像奴良鲤伴那样遗传了妖怪的强悍身体,他必须努力睁大眼睛判断时机。奴良鲤伴突然把他推向一侧的时候,他的直觉也在疯狂叫嚣,毫不犹豫的撑起了一个球形结界!
  世界颠倒翻滚,他们两个被水流几次冲向岩石,结界勉强抵挡几次,摇摇欲坠。最后一波猛烈的水流卷来,土御门伊月看到那水流之下是扭曲的暗色的水生植物,正缓缓伸展躯体准备迎接送上来的猎物。
  “抱紧!”奴良鲤伴拔出月回,斩断两根枝条。这些难得有猎物的水生妖灵哪里肯轻易放过他们?穿过急流穷追不舍,聪明的去纠缠半妖握刀的手腕,牢牢捆紧,拖着他们向一处水底岩石抛去!
  半妖以脊背硬抗了一下撞击,下一次撞击来袭的时候土御门伊月已经撑起结界。结界在碰撞之后迅速破碎,甚至连护体的一层也难以维系,两人暴露在冰冷的水流之中。奴良鲤伴受的影响不大,一直试图挣开植物的纠缠,而他的防护终究不是全无死角,他听到了轻微的“叮”的一声。
  好像是什么东西碎掉了……
  刚才不慎撞了岩石的是土御门伊月的手腕,幸而是左手,上面有他用来维持人类样貌的玉环。玉环微微凸起,抢先撞碎在岩石上,他自己好运的只蹭破一片皮肉,而紧接着他和半妖的视线就被雪一样的颜色填满了——
  水流好像突然轻柔了起来。
  长长的白发像月光又像深雪,倏忽在水底四散,起伏的发梢拂过半妖金色的妖瞳。这双妖瞳不再一睁一闭,而是完完全全张开,含着彻底的惊艳和细微的颤抖。
  他一直听闻白狐的美貌,一直想看伊月的小耳朵,只是没想到,会在现下以这种形式见到。
  现了半妖姿态的白狐之子还微微有些茫然,左腕上的玉环化为碎片被水流冲走,而他暂时没有多余的灵力重新塑造一个。他就带着那种惹人怜爱的茫然看向半妖,白发飘散,漂亮的狐耳一立一歪,眼瞳是比湖水浅一些的微蓝。
  奴良鲤伴突然懂了他母亲曾读过的“花鸟风月”为何物。
  那就是此刻。
  土御门伊月没有愣太久,就干脆的把长发向身后一拨,从奴良鲤伴侧面伸出手,几个符文点在纠缠不休的水生植物上,这些植物顿时次第退去。重获自由的半妖仍旧睁着妖瞳,他在水里顿了一下,一把抱住土御门伊月,径直向上游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