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24)

字体:[ ]

  命运。他想,命运。
  他变成了人,用妖术迷惑几个人的心智,让他们担当宅院的仆从,一切仿佛还与之前一样。萤哄着摇篮里的小小姐,隔几个月就去历一次劫难,回来后短暂忘记,又在小小姐乌黑的瞳仁之中重新记起。
  他还是不是最初的那个萤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小小姐渐渐会笑,坐在他膝头,乌发垂了满肩。她像她母亲一样喜欢读经,一读就是一整日,一读就会感叹,去来大师的经文使她母亲笑着离世。
  小姐喜欢去来大师,小小姐喜欢去来大师,那么萤也喜欢。
  萤以为喜欢读经的小小姐会顺顺利利的长大,长成她母亲一样美丽的女子。他为小小姐筹办嫁妆,准备让她风光出嫁,他再一代一代守护着小小姐的后裔。
  这样一想,就仿佛小小姐是他与小姐的孩子。
  他的梦结束在一个秋日的黄昏,当他带着采购的礼品匆匆赶回宅院,只看到遍地血色,经文残破零落,他的小小姐就躺在血泊之中,手里还紧紧攥着一纸经文。
  “我要归去了……”小小姐宁静的躺在他怀中,如幼时坐在他膝头。
  周边尽数遭了灾,恶妖去来撕破了大师的面具,终于无法再遏制内心凶暴的杀念,犯下滔天大罪。
  也许去来自己也不想,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的小小姐再不会回来了。
  “萤……”小小姐向他伸出手,笑道。
  “萤……”
  “每次回来,你只能通过我的母亲想起我……”
  “你就在我身边,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一般的……”
  “我其实一直,想嫁予你……”
  萤抱着那具渐渐冰冷的少女的尸体,抬起眼,就能看到那个山岳般巨大的、痛苦嘶吼着的恶妖。
  去来。
  他把这个名字在口中嚼碎了。
  去来!
  恶妖作乱,天女降世,他来到天女面前,如他那年夜月在龙槐面前叩首。
  此身愿为刀剑,诛灭恶妖!
  天女低垂眼眸,如他所愿。他成了天女的萤之剑,藏身天女襟怀间,在她起舞时按捺仇恨的寒光。
  成了剑他也会做梦,依稀是夏夜池塘,小小姐对他笑着。
  萤。
  小小姐唤道。
  萤!
 
 
第139章 千岁萤(完)
  土御门伊月收回外放的灵力,他重新站在冰壁之前, 轻柔的萤光吻着他的眼睫。被夜雀羽毛侵蚀的眼睛渐渐清澈起来, 土御门伊月最后一眨眼, 冰壁和萤火一同倒映进他眼中。
  恶妖去来虽死,最终却不是死于萤之剑。千岁萤葬了他的小小姐, 自封于远野的冰壁之中,一睡就是数百年。
  他不会死,他永生不死;他却也不会醒, 只想沉在还有小姐和小小姐的梦里。那必然是一个空灵的夏夜, 许多萤在飞, 立在睡莲的花尖上,小小姐蒙上眼睛, 跟母亲和仆从们玩捉迷藏。萤会偷偷帮她作弊, 萤火牵着小小姐的手, 带她一路找母亲去。
  土御门伊月为萤的故事叹息, 他向前一步,手毫无障碍的伸进冰壁之中。那只工艺品般的萤倏忽化为一把淡青色的精美短剑, 被他握在手中拔出来。
  “虽已过了近千年, 远野却再一次遭逢恶妖的侵袭。”他轻声说道, “你引我来此,是想完成曾经未完成的事情吗?”
  萤之剑微微发出光亮,似在应和。
  “我知道了, 我们一同讨伐土蜘蛛。”
  萤之剑介乎虚实之间,土御门伊月将它收起, 就藏在襟怀之中。他听听外面的动静,土蜘蛛已经离开不短的时间,恐怕快要回来了,他要尽快离开这里。蛛丝重新缠回手上伪装好,就连上面御门院家的符文,大佬都能模仿的惟妙惟肖,这对他而言实在不是什么高级的东西。
  土蜘蛛和夜雀卷着风雪回来,看到阴阳师靠着冰壁坐在那里,眼眸仍旧是涣散失焦的。冰洞里有尝试离开的痕迹,但显然对方没能成功。
  土御门伊月感到土蜘蛛和夜雀的心情似乎不错,好像达成所愿一般,忍不住就有几分好奇。
  大佬:我要康康。
  “休整一晚,你把龙槐的木心送回御门院家。”土蜘蛛点起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有这颗木心,鵺会更为强大,我已经迫不及待要与他交手了。”
  大佬听到木心,顿时精神起来。奴良滑瓢的身体里少了活肝,根据专家组得出的会诊方案,需要一件东西作为替代,生机勃勃的木心无疑是最好的。只是木心是植物之灵的精华,萤之梦里那棵试图反抗命运的龙槐只怕已经遭遇不测。
  夜雀仍然沉默,她点起篝火,瞥一眼脆弱的人类阴阳师,打算跟对方一点东西吃,死了就不好了。
  她在烤鱼里下了安眠的药物,然后把烤鱼递给阴阳师。阴阳师无可奈何,纵使知道里面有东西,也不得不为了身体考虑吃下去。夜雀静静等着药物生效,然后将对方提起来准备带走——夜长梦多,她根本没想着等到明天。
  土蜘蛛一边喝酒一边对她摆摆手。
  “你走,奴良组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我会拦住他们。”
  夜雀于是微微点头,带着阴阳师走入外面的风雪之中,先是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展开翅膀飞上高空。
  冰洞里喝酒的土蜘蛛突然瞳眸大睁,一拍地面从冰洞中冲出来,可惜已经晚了。起飞的夜雀甚至来不及一逞羽毛之威,就被畏中现身的半妖一刀斩落!旋风般转动的黑色龙卷之中,半妖抱着阴阳师缓缓降落,睁开金色的双瞳。
  “——土蜘蛛!”他散漫地嘲笑道,“已经畏惧我到如此地步了吗?居然连照面都不敢打。”
  奴良组的妖怪们适时哄笑起来,带来远野的几乎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几个干部赫然在列。双方在结冰的大湖上对峙,风雪吹卷,半妖于是把土御门伊月往怀里裹得紧了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