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16)

字体:[ ]

  土御门伊月点头,温声道:“多谢了,爷爷。”
  镰鼬挖墙脚的话顿时卡在喉咙里,不等他旁侧敲击的问一问,奴良鲤伴就似笑非笑的把他拖走了。
  “我还没问过战况,如何了?”
 
 
第134章 千岁萤(一)
  远野的整体情况相当不妙,他们本是极为强大的组织, 能应对绝大多数来袭, 可是土蜘蛛的畏极为诡异, 似乎天然就克制他们这些妖怪组织。
  “死了五六个,还有一些重伤员。”镰鼬叹口气, 这个损失太让人心疼了,“如果没有赤河童大人上前抵挡,只怕连我也无法站在这里。”
  奴良鲤伴微微皱眉, 就连远野都是一边倒的被打压, 那个土蜘蛛究竟强悍到什么地步?
  “速度和力量兼备, 体格极为高大。”镰鼬想了想,“我们聚在一起发动攻击, 反而不如单打独斗, 这不应该……”
  “老爹跟我说过, 那家伙最喜欢挑战各种强大的妖怪, 包括妖怪组织。他的畏天生就是克制妖怪们的联合的,是我们这些组织的克星。”
  镰鼬顿时悚然, “那么我们该怎么对付他?!”
  奴良鲤伴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糟糕的消息还不止这一个呢, 伊月说土蜘蛛突然袭击远野,像是一些阴阳师大族的手笔。他们喜欢让妖怪相互争斗,最后再出现坐收渔利, 很是……”
  “卑劣!”镰鼬恨恨咬牙,“我等远野妖怪从不与人结义, 对那些阴阳师也算客气,为何竟被逼迫到如此地步!”
  “他们可能想对付的是奴良组,我挡了他们的路,倒是带累你们了。”奴良鲤伴有些歉意。
  “不,不是你的问题。”镰鼬皱着眉,“奴良组算是最大的拦路石,我们远野乃至其他妖怪组织就不是拦路石了吗?他们扳倒了你,下一个就会轮到我们,谁也逃不掉。”
  知道他心中没有芥蒂,奴良鲤伴顿时眉眼舒展,他拍拍镰鼬的肩膀安慰道:
  “不必太过忧心,先到伊月那里去疗伤吧。他是很强大的阴阳师,还能在此处建立结界,至少保护好那些还没成年的小妖怪。”
  剩下的事,就有奴良组来做。土蜘蛛明显是在等他到来,才没有将远野妖怪们斩尽杀绝,他又怎么能让这个大家伙失望呢?
  @
  远野的气候实在太过严寒,土御门伊月的治疗式神几乎都是花花草草虫虫鸟鸟,不太能耐受寒冷的天气。他索姓召唤来了有厚厚羽毛加身的童男童女兄妹,再加上一个穿了冬季那身新衣服的花鸟卷。
  他打算让童男童女留守远野的营地,如果鲤伴需要出击,那么就带花鸟卷去,她也是久经战场的大妖怪,可以负担起绝大多数条件下的治疗。
  童男只是出来陪妹妹的,两个奶同时发力,很快就让重伤员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土御门伊月抱着在他怀里睡着的远野的座敷童子,将他缓缓放在柔软的床铺上。
  “……”雪丽出现在他身边,看着他体贴的动作沉默不语。她是远野走出去的妖怪,远野现在的状况想必让她心里难受,土御门伊月能够理解,这种时候还是忙碌起来比较好。
  “雪丽小姐,能拜托你铺一下那边的床铺吗?马上有新的伤员进来。”
  雪丽一愣,过了一会儿,才急忙忙碌起来。
  一个胸腹受伤的妖怪因为疼痛呻吟起来,远野的妖怪倒是硬气,就算是这么严重的伤,也能尽量忍耐着不发出声音,现在恐怕是痛极了。土御门伊月暂时封锁他的痛感,治疗还没有轮到这里,童女稚嫩的脸上有一些汗珠,显出努力的神情。
  “不要太勉强,我让日和过来交接也是一样的。”土御门伊月有点心疼自家崽崽。
  童女摇摇头,努力完成了治疗,然后才扑进阴阳师怀里要抱抱。
  “真厉害。”土御门伊月赞道,“跟哥哥出去转一圈吧,这里交给我和花鸟。”
  童男在门口等她,两只小妖怪向土御门伊月挥挥羽翼,一起飞向空中。他们会在周边转一转,顺便侦察附近的情况。
  目前灵力充沛,也没有什么会用到的地方,于是土御门伊月对花鸟卷一点头,花鸟卷当即开大,重伤的妖怪以惊人的速度痊愈。土御门伊月却注意到,并非他世界的妖怪,似乎对他的式神们的治疗接受度并不算高,如果这么一个大落在庭院里的崽崽们身上,一口绝对是奶满的,现在这些妖怪只怕还要经历几天的缓冲和恢复。
  也对,毕竟不是一套力量体系,他先前都不知道“畏”是何物的。
  伤员数量不少,直到傍晚时分才差不多处理完成。土御门伊月呼出一口气,他的任务还不算完成,童男童女按照他以往的习惯选定了几个地方,他要以那里为节点,建立起牢固的防护结界。
  他正要动身,天边突然飞来一个小白点,引起了一些妖怪的警戒。等到白点越来越大,土御门伊月看出那是只气势汹汹的纸鹤,前额一点赤红色,这个挑染的感觉……
  “啊……这是找我的。”土御门伊月及时开口,避免了纸鹤被打下来的命运。
  纸鹤昂着小脑袋,轻飘飘落进土御门伊月手中。物似主人果然没错,它看都不看那些妖怪一眼,就连对土御门伊月,也显得非常矜持,它……
  土御门伊月把矜持骄傲的小纸鹤直接翻个,大头朝下,试图从肚子附近找找光哥留给他的信息。
  简、简直是耍流氓!!!
  纸鹤疯了,它奋力扑打翅膀,想要挣脱。最后迫不得已飞快的吐出一张纸条——它本来想吊这个小混蛋一会儿胃口——然后麻利的滚到一边,痛失贞CAO一样悲痛的用两片小翅膀捂住了头。
  它没脸见人了!
  “咦,不是藏在肚子里啊?”土御门伊月笑道,“下次就直接拿出来啊,我还以为你故意拖着不给我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