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13)

字体:[ ]

  “千年之前,晴明大人统帅京都,一手缔造了昏暗的时代!”
  不,是盛世,虽然他自己很不想承认。
  “为了躲避死亡,晴明大人只身前往地狱,并如愿获得了永生,随时准备再返回这世间,带领我们建立新的时代!”
  御门院家的阴阳师说的慷慨激昂,不过他也有那么一两分小聪明,没有说晴明大人是打算建立妖怪的时代,只说是由阴阳师大族御门院家统帅的时代。其实他自己知道,御门院内部因为大量违规的试验,已经变成了怪物的集中营。人造的半妖自然比不上天生,他有时候走在那个巨大的宅邸中,都会感到彻骨的凉寒。
  源义衡很好的管理着自己的表情,到此为止,他知道他们所说的安倍晴明绝不是他认识的那个。
  那个小混蛋,统帅京都阴阳两道,拉开人鬼共生的时代的序幕。虽手握如此的权势,却唯独是无惧死亡的,甚至在最后那个阴霾之日,终于终结了源氏与八岐大蛇的数百年纠葛,平静的迎来了他的终末。
  他也迎来了持续到死亡的形单影只。
  再不会有个小混蛋在朝会上把他气得咬牙,阴阳寮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时候,还会对他很乖的笑。散落在阴阳寮里的小纸人还在日复一日的工作着,小混蛋把搓樱饼的方法告诉了他,他每天捏的时候会皱眉。
  “义衡大人?”对面的御门院家阴阳师小心问道,“您这是……”
  源义衡扯了一个假笑。
  御门院家,果然只是一群老鼠,不是他的明月。
  @
  奴良组的宝船驶向远野,速度极快。土御门伊月觉得好奇,就来到甲板上看,他手扶船舷向远方眺望,群山在云雾间露出一个尖尖角,偶尔有飞的很高的鹰新奇的打量他们。除此之外,大片染着暖光的云霞将四面铺满,土御门伊月忍不住惬意的闭了闭眼。
  他也有代步的工具,天上有舅舅的胧车,水中有蜃气楼和石距,都是与他有所纠葛的一方大妖怪。不过这艘宝船确实很棒,奴良组虽然没几个治疗系的式神,但是交通方面还是不错的。
  奴良鲤伴安排好起飞之后的一些事项,也来到他身边,两人共同望着起伏的云雾。宝船的外罩将狂风阻隔在外,甲板上的小妖怪们打打闹闹,没有被土御门伊月收起来的几个治疗式神聚在一处,跟小妖怪们一起玩。
  “远野是个好地方。”奴良鲤伴笑道,“那里终年云雾,到处积雪,阳光是少见的,倒是有大片的阴影。我年少时就被老爹丢过来学习畏的使用,又渐渐开发出自己的能力。可以说,远野的妖怪们是我的半个老师。”
  宝船飞过一片荒原,正式进入东北地界。满天都是白的,凉寒的冷气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叮叮当当敲在宝船的罩子上。奴良鲤伴拉土御门伊月向下俯瞰这片雪原,带笑说道:
  “这里有个故事,是远野的头领赤河童讲给我的。”
  他知道伊月喜欢鬼神的故事,刚巧远野作为妖怪之里,从来不缺少这种故事。
  “传说远野曾有一个大妖怪,可能比土蜘蛛还凶恶吧,过路的人都逃不过他的毒手,他也渐渐越来越强大,最终成了为祸一方的恶妖。”
  “当时没有奴良组,远野也刚刚建立,根本无法反抗这只恶妖,只得任其行事。”奴良鲤伴缓缓说着,他把土御门伊月揽进怀里给他挡风,远天的云雾就在他们身边翻涌。
  “凶恶的妖有一天出来觅食,遇到了一位僧人。妖很饥饿,要吃僧人,僧人却说,若是必须死于此处,那么且容他念一段经文。”
  “僧人念了一段长长的经文,可能这只是他想晚一些死去的偷生之举,妖听了经文,却说——”
  “‘再念一段吧,再念一段吧,我从未听过这样高贵的东西。’”
  “‘听了你念诵的经文,我突然开始思考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恶妖听了很多很多经文,第一次放过到手的人类。妖跑到寺庙中去,对德高望重的寺庙的住持说,想要修习佛法,从此向善。”
  “在所有人的劝阻中,慈悲的主持接纳了恶妖,日日用佛法洗涤妖遍染血色的内心。他赐给妖一个法号,名为去来。”
  “‘我唯愿你能如愿,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知这世间何为善,何为恶。’”
  “去来天资惊人,虽然是妖之身,却通读了许多艰难晦涩的佛法典籍。他还著书立说,整理古事,说人与妖一般,从神明的时代走来,又将走向神明所不知道的时代。他成了德高望重的大师,世人敬爱他,渐渐忘却了他曾是恶妖的事实。”
  “就在去来的声势达到顶峰之时,万千人的佛法盛会上,他一直用佛法压制的妖之血再次沸腾。那一日他杀了许多无辜的信众,鲜血淋漓的走回了遇到最初那个僧人的荒原。他坐下,愣怔,天上下起雪。”
  “他不知晓为何永远脱不出作为恶妖的轨迹,他爱着他的信徒,爱着他的佛法,为何爱无法令他掌控自己?”
  “他又成了山间纵横无忌的大妖,报复命运一般的杀戮渴血。神国听到信徒的哭喊,于是降下一位天女,天女善舞,又怀刀剑,她将在起舞之时刺死恶贯满盈的妖,完成神国给予她的使命。”
  “此处,便是她起舞的地方。”
  土御门伊月放眼望去,雪雾萧疏,天地洁白。他耳边突然一声太鼓,紧接着是笛,清澈浏亮的徘徊着。他下意识地拽住奴良鲤伴的衣角,示意他来听。
  “鲤伴,你听!”他又望着雪原,那里有一个虚影正在渐渐清晰。
  “鲤伴,是天女!”他有一点细微的激动,立刻回过头去看向半妖,“天女在起舞!”
  是的。茫茫雪原之上,那个曼妙的虚影渐渐成型,天女长发四散,手持神乐铃,铃上坠下多色的绸缎。天女低垂眉目,袖间一点寒光,土御门伊月于是知道那是来刺死妖怪的利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