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106)

字体:[ ]

  正厅的门关着,里面有人。土御门伊月从半妖怀里挪出来一点,轻手轻脚给墙壁上贴了张符。
  隔着墙壁,厅中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是山本和柳田。
  “最近,你与土御门伊月接触的不少。”是山本的声音,因为体型太过肥胖有些喘,语调倒是平缓的。
  “……是。”柳田有些疑惑,还是如实应道。
  “他有什么异动没有?”
  “!!!”
  不光是厅里的柳田,躲在外面的土御门伊月和奴良鲤伴也微微一惊。只不过想看一眼山本,不想居然撞到了某件隐秘。
  “没……有……”滴在柳田身上的那滴墨到底是有作用的,虽然无法完全改变他的立场,在一些事情上,他会本能的为土御门伊月遮掩。
  “山本大人,您是什么……意思?”
  “药效快要过了。”山本言简意赅,有一些窸窣声传来,他好像将什么东西放在桌上,推给柳田。
  “茗荷的故事,我想你听说过。吃了会遗忘世事的东西,我会定期给他服下。”山本说道,笑了笑,“这是经过炮制的茗荷,吃下会做梦,梦里有我希望他拥有的一切记忆。”
  柳田已经完全呆住了,完全没想过真相居然是这样子的。山本不耐的啧了一声,谈论私密的话题没有游女在侧,他的心情明显不怎么好。
  “怎么?你莫非以为他是跟我们一条船的人?”
  山本说完,自己古怪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他可是我花了大代价才留下来的……”
  “神国来客啊。”
 
 
第187章 醉梦长卷(十四)
  柳田怔怔的,一时难以言语。他又想起了站在银月之下的咒术师, 江风吹动白发欲飞, 咒术师本身就意味着某个风花雪月的概念。
  是了, 不是同路人,怎么会在一条船上。
  茗荷拿在手里是沉甸甸的重量, 柳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大厅的。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山本大人就召集游女继续歌舞升平,纵使心中有千般话想说, 他还是将所有话语都慢慢吞下了。
  不是一开始就已经发誓效忠山本大人的吗?现在的犹豫真是可笑, 或者……或者只要咒术师吃下茗荷……
  一切又会像刚开始那样。
  因为心虚烦乱, 柳田没有像往常一样留意周边,一路垂着头回到自己的房间。而山本之后叫去的游女和客人纵情笑闹, 喧哗声遮掩了土御门伊月和半妖轻声离开的动静。
  “伊月, 你不能再留下了。”
  半妖神情凝重, 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情报的优势已经无法抵消留下的风险,今天就算是绑, 他也要把伊月带下船。
  而土御门伊月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微微的呆怔, 这种感觉像是本来要打个喷嚏, 突然打不出来的微妙酸胀,他歪着头呆了一小会儿,想等等那个“喷嚏”回来。
  “伊月!”半妖的声音明显打断了他的思路, 土御门伊月眨了眨眼睛,正要表示不满, 忽然听到半妖说。
  “伊月!这不是开玩笑的!茗荷的故事我听过的!”
  “那是不讲道理的东西,就算是夫妇,只要吃了那个,也会相见而不相识!”
  听到了……声音……
  巨大幕布上画面飞快闪动,昏黄摇曳的灯,投影仪一柱微蓝的白光,好像有谁靠近了他,微微启唇——
  【你会……吃下茗荷吗?】
  屏幕上的画面陡然减缓了播放速度,灰黄僧衣的僧人在向过往的人兜售什么东西。
  【出家人不打诳语。】
  僧人说道,嘴角微微扬起。
  【吃下茗荷,永世喜乐。】
  ……可他不信。
  脑海里传来了清晰的纸张被撕裂的声音,枯萎的花树在他指尖触碰之时,瞬间灿烂的绽开了。
  “伊月!伊月?”半妖看着他的表情渐渐从茫然到平静,接着又浮上了笑意。好歹记得现在还在隐藏,土御门伊月忍着没有笑出声来,他突然捧起半妖的脸。
  奴良鲤伴:吓!
  他的畏差一点散开,又急忙聚拢回去,就听到土御门伊月又说道:
  “我倒要感谢他,你在这个时代还挺可爱的。”
  奴良鲤伴心里顿时方的一批,他怕土御门伊月气坏了。
  “别生气,先下船,我们从长计议。”
  土御门伊月应得倒是挺痛快,任由奴良鲤伴牵着他走。不时打量周边,以现在他的眼光,之前布设的能把整艘船炸上天的东西就太幼稚了,如果是他现在来干,绝对是精准爆破,不伤一片多余的木板。
  这么大一艘船,留给鲤伴或者卖掉拿钱多好?炸了浪费,只炸船上的垃圾就好。
  那么问题来了,山本属于什么垃圾?
  这个皮里皮气估计改不掉了,土御门伊月又有点想笑。茗荷的传说确实起源于江户,没想到本来让人遗忘世事的东西反倒成了恢复记忆的契机,这一点,他想无论是那个晴明还是舅舅,都想不到吧?
  这下不得了,两个“吃了茗荷”的傻瓜准备跑路了。
  奴良鲤伴心里还是担忧,伊月都气笑了,可想而知这得气成什么样子。他用畏遮掩两人,只想着尽快下船,尽快安抚伊月。在他的努力和土御门伊月温顺的配合之下,他们已经下到了一楼大厅,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两人的移动速度不得不减慢了。
  门口突然传来喧哗声,一些黑色的凡人不可见的怪谈飞速闪过,警戒整片甲板。奴良鲤伴脸色一沉,看样子他们是暴露了。
  不过究竟是怎么暴露的?
  土御门伊月伸出头看了一眼,好像知道他在疑惑什么,仍旧满面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