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102)

字体:[ ]

  土御门伊月有点懵,但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恶意。
  “聪明的小狐狸。”来者轻声夸赞道,“触动了我埋在这里的暗棋。”
  数条白绒绒蓬松松的狐尾从“柳田”身后伸出,蹭过土御门伊月的脸颊把他裹了。在土御门伊月完全懵逼的表情中,狠狠揉搓了一番,揉得他头发凌乱满脸呆滞。
  “那么久不见,我很想念你。”
  来者并没有用柳田的身体触碰他,只是用尾巴缠着拥着,不时蹭一蹭。土御门伊月默默数了数,尾巴一共有九条。
  他在尾巴包裹之中陷入思考。
  “不用想太多,这个棋子的作用只是告知你如何结束这个故事,天然的好感也是为你提供便利的。”来者又揉揉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真有趣,就像第一次被我揉一样。”
  土御门伊月:……
  他感觉这是个非常恶趣味的家伙。
  “您要告诉我什么?”他本能的换了称呼,“结束这个……故事?”
  “聪明的小狐狸……又是什么意思?”
  这些问题,来者并没有正面回答。
  “故事要有起承转合,这里也是一样。”来者漫声说道,“开动你的小脑筋,想想那些可爱的故事都是怎么结尾的。”
  “受到一些限制,我不能告诉你太多,说到底……”
  土御门伊月感到自己又被尾巴缠了起来,这一次他的表情已经有些麻木。
  “说到底,我只是很想念你,所以进来揉揉你。”
  “……”
  土御门伊月很怀疑柳田这个暗棋存在的意义,不过被揉了一顿,他确实得到了很多信息。
  首先是“进来”这个说法,意味着他似乎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独立的空间内,这个空间肯定不是指代蜜桔船,他怀疑整座城是在这片空间内,只是空间里的人从不会想到这一点。
  另外就是关于“故事”和“结局”,他现在还没有头绪。不过他的身份,也许跟狐狸有关。
  土御门伊月边梳着凌乱的长发,边梳理这些情报。他最近脑袋好用了很多,这些做起来都得心应手,浮现在脑海中的阴阳术好像也变多了。
  那么让他变傻的罪魁祸首是哪一个?山本吗?感觉不太像。
  他在船上获取情报的时候,奴良鲤伴已经离开鸭川沿岸,穿行在城中。
  他不打算现在就回到奴良组,最好能给外界一种奴良组二代目已经死去的假象,那样他就可以潜伏在暗中,一边斩杀怪谈,一边联络部下,一举攻上蜜桔船,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当前最要紧的事情还是找个地方落脚,随便哪个旅店都行,反正不付钱。
  半妖正琢磨着那个旅店要倒霉,冷不丁扯到伤口,抽了一口冷气。身后突然响起蹒跚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迟疑的声音问道:
  “是……救了我们母女的武士大人吗?”
  奴良鲤伴揣着手转过身,年老女人见了他顿时露出感激的神情。
  “果然是您!”她年岁长,有些阅历,见奴良鲤伴深夜出现在这里,似乎还受了伤,于是问道。
  “您需要帮助吗?寒舍索然简陋,也能够暂时落脚。”
  啊,住处送上门了。
  半妖并没有拒绝,民居比旅店安全很多,山本的人肯定在四处搜寻他的踪迹。他边跟年老女人走,一边抹去自己一路以来的痕迹,最后来到房子门口。年老女人请他进去,熬了热汤,这些动静惊醒了浅眠的女儿。
  “母亲,怎么……了……”
  她的话语有些卡壳,曾经有一面之缘的武士就坐在他们家简陋的房间里喝着热汤,露出的手臂上缠着绷带,隐约有血色渗出,可他不以为意。
  那一点少女的心思又缓缓浮起,加上曾经打听到的对方的身份,少女咬了咬唇,有些羞涩。
  “您似乎受伤了,我帮您包扎一下吧!”
  说着就要去拿药品。
  “不用。”
  奴良鲤伴瞥了她一眼,放下汤碗,直接摸出一把钱,交到年老女人手中。
  “这、这怎么好……”
  “收下吧,就当我是个普通住客。”
  这个时代,借宿民居价格便宜,倒是比旅店受欢迎。奴良鲤伴又说明自己天明就走,给的钱可谓十分丰厚了。然而少女的脸色十分不好,给钱意味着撇清关系,这么大一笔钱,完全就是在封口。
  奴良鲤伴在心里叹息亏了亏了,一边打量手臂上缠得整整齐齐的绷带,眼里忍不住带了些柔色。
  伊月亲手缠的,就是好看。
 
 
第185章 醉梦长卷(十二)
  裕子心里并不好受,就算少女情思牵系的人此刻就住在她家中。
  她的母亲是家道中落的小姐, 虽然平素勤勤恳恳毫无怨言, 但是裕子就是觉得, 作为母亲的女儿,她与其他女孩是不一样的。她不会永远待在这个阴暗逼仄的街道上, 她会嫁给一个优秀的人,彻底与过去的贫穷割裂开来。
  可她遇不到想要遇到的那种人,只能拖延着, 不断暗中寻找。
  那天傍晚遭遇怪谈袭击的时候, 她以为自己所有的梦想都会终结在那一天, 但是有个人拔刀斩杀了可怕的怪谈,担忧的向她的方向看来。虽然那份担忧的神色很快变成微微的茫然, 她还是为之怦然心动。
  她一定, 一定要抓住这个人, 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辗转反侧了大半夜, 想着明天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很晚才睡着。天不亮, 她就打算起身做早点, 母亲一向有早起的习惯, 她已经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了,真是无礼,她要去提醒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