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入围作品,请投票!]+番外 作者:羽萌(下

字体:[ ]

 
 
 
第126章 梦境·刀剑江山(八)
  那支阴阳师队伍的领头人将安倍晴明逃出去的消息递送给源赖光,这在源赖光意料之中, 那个小混蛋逃不出去才是有鬼。不过他的计划已经达成, 只要在讨伐大江山的过程中不让小混蛋插手, 就算成功了。
  他看着桌面上的那只匣子,匣子里盛着鬼王的头颅, 他还记得鬼切斩下红发鬼王头颅的那幅画面——
  昏黄的天底下,源氏的重宝光华无匹,在四面鬼的嘶吼和阻拦当中, 一篷鲜血溅出, 洒落在大江山红褐色的土地上。鬼王灼人的双目中似乎还盛着一抹细微的笑, 令他内心时时有不安定的预感。
  源赖光将视线从那只匣子上移开,门外, 天有风雪, 鬼气萧寒。
  “鬼切。”他唤了一声, 阴影中的式神立刻出现在他面前跪地, 额发垂着遮住眼睛。
  “修养如何了?”
  “是,主人, 已经没有大碍, 随时可以出发。”
  鬼切被额发遮住的眼眸密布血丝, 他的情况其实有些糟糕,杀死红发鬼王之后,鬼之血溅入他眼中, 那一刻世界都因为痛楚而扭曲起来。他还看到了一些画面,人杀鬼的, 鬼吃人的,还有大江山顶无边的火照之云,他在云层之下,山下就是跪拜的鬼。
  幻象中,他摸了摸自己的前额,那里有一对弯曲的鬼角。
  不!他是源氏的利刃!诞生于刀中的付丧神!这是鬼的记忆,没错的,是鬼用来迷惑他是他动摇的记忆!
  可是……酒吞童子并没有鬼角……幻象中他取代的又是谁呢……
  “酒吞童子的头颅,我会同你一起护送。提防起来,这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只要将这颗头颅送往封印之地,至少千年之内,以酒吞童子为首的大江山众鬼将再无力量威胁京都。”源赖光沉吟了一下,“那个小混蛋逃出来了,我们必须做两手准备。”
  “鬼切,你护送真的鬼王头颅,我则承担障眼法的作用,我们分两队行进。”
  “是,主人。”
  源赖光召进几个源氏的阴阳师,他不打算告诉这些人真假头颅的事情,反而让他们相信自己所护送的就是千辛万苦斩下的鬼王的头颅。他已经想好,小混蛋很了解他,知道他喜欢将珍贵之物留在自己手中掌握,那么他就反其道而行之。
  无论如何,封印鬼王头颅是最优先的。
  在他的安排下,源氏两队人马一前一后离开驻地。他们彼此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只以为自己承担着最重要的任务,一队以鬼切带队先行,另一队则是源赖光压阵。当他们走出驻地时,鹅毛般的大雪几乎将世界淹没。
  寒风吹动源氏的旌旗,旗帜轻缓飘扬,如沉在水波之中。押送头颅的队伍无人说话,源氏阴阳师对于自己究竟会遇到何种程度的袭击心知肚明,他们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赖光大人会带领人类立于鬼神之上!他们如此相信着。
  牛车辘辘前行,已到了罗生门附近,一些菖蒲倾斜着摇晃。如果不是有风雪,简直像是某一年的贺茂祭,贵公子出行,身边是浩大的仪仗。会有贵女含羞向此方张望,投出一封嵌着香草的花笺,上看写着——
  “妾在岸边住,江波连江波……”
  悠悠的唱诵之声响起,风雪中,长短不一的红绫上下飘飞。等在路边的少女一手扶兜帽边沿,缓缓抬起眼来,澄明而微蓝的眼眸中一线瞳孔竖立,不似人类。
  “梦中欲见郎,无奈闲人多……”
  她就站在那里,披一身宽大的雪白斗篷,红绫绕过胸前,缀下三枚华贵的金铃,余下的红绫如雀羽般在身后飘散。她似乎等了很久,睫毛都被雪雾微微沾湿了。
  她便轻柔眨动着湿润的眼睫说道:
  “源氏诸位贵子……”
  “妾在此……等候多时了。”
  一阵狂风掀开了她的兜帽,长长的黑发散落,露出颜色皎洁的狐耳。白狐望着源氏的阴阳师,瞳眸清澈,无忧无惧。此时天上的雪月一同坠落下来,在狐的身边织成俘虏人心的大网,她是探雪而来的神明样的白狐,歆享世间一切虔诚供奉。
  “鬼王之首,还请归还。”
  源赖光发狠咬了自己的舌尖,血气让他从恍惚中惊醒,厉声说道:
  “不要被他蒙骗了!狐的本姓就是魅惑世人,快些诵经抵抗!快!”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心志坚定,源氏的阴阳师们恍恍惚惚,只觉此时献出姓命也是无妨的,更别提只是鬼王的头颅。他们下意识地转头看那个存放着头颅的车厢,狐便轻轻地笑了。
  “请为我……捧来吧。”
  源氏的牛车上必定布设了大量术法,轻易不可靠近。然而对源氏的阴阳师来说不算什么,立刻有人登上牛车,脸颊泛红又期期艾艾的要捧了鬼王的头颅交给白狐。
  源赖光几乎给气笑了,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周围还是一群轻易就中招的废物,事到临头,能依赖的也不过就是他自己。
  好本事,小混蛋真是好本事!不带一刀一剑,却能折了他的千军万马!
  他踹翻已经被迷惑心智的源氏阴阳师,将鬼王头颅抢到自己手中。刚一抬眼,方才离得远远的白狐竟然已经欺近他面前!
  “!!!”
  距离如此之近,狐的美貌在他咫尺的距离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狐抬眼的时候,眼睫上扬的微妙弧度惹人心痒,等到目光相接,深蓝的一片汪洋中浮着暗色的竖瞳。
  “不喜欢……先前那首歌吗?”
  “光哥?”
  血液逆流上头顶,在头皮处轰然炸开!源赖光死死盯着眼前的白狐……不,这是白狐之子,跟他作对到现在并将继续作对下去的……
  小混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