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润玉同人]天帝秘史+番外 作者:玄泽元君

字体:[ ]

 
文案
  润玉就静坐在他身前数步之内,他已是唯一的主、六界至高无上的君父,但旭凤凝视着这个人的身影,突然觉得他好似一捧雪,纯净地怜爱着众生,但当谁想伸手捧起时,又冷冰冰地化个干净。
 
  没有人能留住。
 
all润玉/全员单箭头/无cp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玉 ┃ 配角:邝露,锦觅,穷奇,棠樾,墨鲤,旭凤 ┃ 其它:
  ☆、霜降
 
  
  邝露久久地守候在廊下。
  她已伴在天帝陛下身边五千余载,身为亲信,自然知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隐密内容……譬如这五千年来,每逢丙辰年霜降日,曾经被旭凤破除的穷奇之力便会卷土重来。起初只是折磨润玉的心神,让他难以安眠,忧思过甚,而后慢慢地遁进他四肢百骸,调度他的体感冷热,最近这一千年,更是——
  穷奇残魂能以实体现形。他与陛下血系一处,魂魄相绕,杀也杀不得,唯有压制一途。而每六十年一次的丙辰年霜降,就是穷奇之力最难压制之时。
  邝露紧紧地绞着蓝纱,她沉默又焦躁地听着璇玑宫内痛苦的低吟,缓缓地吸了口气。
  至夜,璇玑宫内。
  月光沿着青纱攀爬而上,淌过一截霜白的手腕,绕过布满青紫吻痕的身躯。从骨肉匀亭的肌理亲吻到天帝陛下微蹙的眉尖,而紧紧抱着这具单薄身体的——是凶兽穷奇。
  穷奇黑发披散,锋利的眉眼间有一腔看不清的柔软依赖。他这五千年来,日日夜夜陪伴着孤独的天界之主,逐渐地把自己当做一个人来活着……说是由润玉的行事风格来为他启蒙也不为过。
  我的。穷奇想,这个人是我的。
  他忍不住将怀中人抱得更紧,忍不住伸手去抚平他微蹙的眉心。威震六界的凶兽穷奇,此刻正俯下身,小心翼翼地、笨拙地亲吻润玉细密微颤的睫羽。
  夜色如水。
  空旷的璇玑宫中,突然响起细碎的蹄声。魇兽从角落里漫步到月华之下,它轻盈地跳床,一双水盈盈的鹿眼凑了过去,嗅一嗅润玉发间淡淡的龙涎香。随即,这双漂亮的眼睛与穷奇对视。
  或许是兽类的直觉。穷奇有一瞬间蓦然察觉这只小兽不似平常无害,那双水盈盈的鹿眼里,仿佛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在缓慢觉醒。
  将至午夜,霜降日的力量加持在慢慢褪去。穷奇按下疑虑,向往常一样化作淡绿的柔光回归至天帝陛下的体内。
  哒哒——轻微的蹄声停在柔软床榻上,魇兽跪坐在润玉身旁。
  这一天被折腾狠了,润玉甫一入睡,便睡得很沉。他看不到魇兽身上慢慢延伸出的绚丽花纹,也看不到它清澈的眼逐渐有了人姓的光采。
  魇兽沉静地守着他。用温热的舌轻轻舔舐那些被穷奇的粗暴动作按压出的淤青和红痕。
  它听到天帝陛下低声的呢喃。
  “……别…别闹了。”
  于是他真的乖顺,像以往的千年万年一样,安静地伴在他身旁。
  翌日。
  邝露带着几个小仙侍进入璇玑宫,隔着一架屏风见到润玉的背影,她亲自捧衣近前,让仙侍等在外面。
  这架屏风绘得是松山鹤影,在柔和的白色中点缀出或深或浅的松绿。邝露推开几寸屏风,熟稔地为他更衣。
  青色的纱尽数褪下,邝露触及的苍白肌肤上布满各种各样的凌虐痕迹,她的手轻轻地颤了一下,眼眶发热。
  “陛下……”
  润玉轻轻地捏着眉心,他疲倦地低声道:“你退下吧,我自己来。”
  “陛下。”邝露执意上前一步,细致地为他更衣,而衣物层层套上去,邝露眼里的泪也跟着滚滚而下。“……陛下自然是不肯跟二殿下低头的。可天底下只有这一个人能用琉璃净火,只有这一只凤凰了。再这么百年、千年地忍下去,那只恶兽迟早要……迟早要害死陛下的!”
  “邝露……”这么多年,润玉对邝露的脾气和耐姓都愈发的好了,他仍旧闭着眼眸,轻轻叹了口气。
  “我已在为天界培养接班人。若我有幸飞升上清,自然是好。如若命数无情,穷奇残魂当真污化仙体至此,左右不过身陨形灭、主位更迭。”
  邝露眼眶通红地看着他。
  “至于穷奇……他也不是什么恶兽,他并不知道久居仙体会对我怎么样。”润玉轻轻地续道:“我这万年一劫,再怎样难过,也不会难过情劫了。”
  去了半条命的情劫、熬尽心血损耗精神的情劫……也是成就天帝陛下如今心姓的万年情劫。邝露如今想起,都为那一劫的凶险残酷不寒而粟。幸好……陛下已经从中走出,当年那个他视之如生命的人,如今与天帝眼中的六界生灵毫无不同。
  最后一块银色腰封勾勒出润玉瘦削的腰身,再披上淡烟灰色外袍,墨发白玉冠。邝露细致地整理好衣袖,小声提醒道:“陛下太纵着那只兽了。”
  润玉低着头,手指拂过衣襟。闻言很温柔地笑了一下,停留在刹那的笑容缓缓收敛干净。
  “旭凤的生辰是不是要到了”润玉望向镜中,“他隐居惯了,到时我去访他。”
作者有话要说:  儿童手推车取卡,微博同名:玄泽元君。
 
  ☆、痴妄
 
  旭凤隐居的地方,有五十里桃林,几眼叮咚清泉,鸟鸣花香、流水潺潺。
  润玉走过一条弯弯的小溪,他从桃树旁过,白衣上沾着零星的桃瓣,有几瓣落在了他发间,低眉垂眸间,恍惚竟有几分五千年前那个温柔似水的夜神的光景。
  他还未到院内,已出落成挺拔少年的棠樾便察觉出了什么。棠樾虽是一只白鹭,但毕竟父母皆非凡人,周身涌动的灵力仙气丝毫不比当年的旭凤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