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楼美学泥石流+番外 作者:灯笼壳子(下)

字体:[ ]

 
第五十四章 
  景辞呼吸一窒, 脸颊瞬间爆红, 转过头不再搭理他了。
  “这是怎么了?”赢骄凑过去,忍笑:“生气了?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他继续:“别耍赖啊小同学,明明是你自己点头承认, 被我揉揉就不疼了。”
  景辞脸热的几乎快要烧起来,他胡乱抓起一本书翻开, 低着头不说话。
  赢骄一手揽住他的肩膀,一手将他的书页倒扣在桌子上, 笑道:“跟你说话呢,看什么书。”
  他离得太近了,近到景辞甚至能闻到他身上跟自己同款的洗发水味。
  景辞嘴唇动了动, 强忍飞快的心跳:“你……你别总这样。”
  赢骄笑了一声, 见他都快坐不住了,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忽然道:“你刚在办公室里, 头疼时看的是乔安彦?”
  景辞这会儿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根本就没法思考,闻言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景辞一惊,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承认了什么。
  赢骄不动声色地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 笑笑,继续刚刚的话题:“说话,我碰你你觉得舒服吗?”
  景辞登时松了一口气,赢骄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多想。
  为了让赢骄忘掉刚刚那个问题, 他忍着脸热,艰难地点了点头。
  赢骄放开景辞,若有所思地看着桌面。
  第一次景辞跟他说头疼的时候,是在期中考试之后。当时他没多想,只以为他是在教室里闷的。
  第二次景辞头疼,则是在月考放榜,他和李宙出去了一趟,回来脸色就不对劲。
  这次,是第三次。
  第一次和第三次他都在场,第二次他是事后才知道。
  之前,赢骄只当景辞是身体不好,甚至还琢磨着哪天有机会,带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然而今天在办公室里,景辞的表现却让赢骄瞬间推翻了这个想法。
  从CAO场到走廊这一段,赢骄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景辞身上,所以他很确定,景辞的头疼是从进办公室开始,而不是被篮球砸的。
  看到景辞揉太阳穴的时候,赢骄刚想要问问他,就见景辞的目光不停地在办公室中搜索,直到看到乔安彦之后,方才停下。
  赢骄担心自己看错了,又怕景辞不对自己说实话,所以刚刚才故意逗景辞,趁着他害臊的时候钻了个空子。
  事实证明,他没弄错,当时景辞确确实实在看乔安彦。
  景辞头疼怎么会下意识去找乔安彦?
  赢骄在疑惑的同时,也发现了这两次景辞头疼的共同之处:都是在见了乔安彦之后。
  为什么?
  因为两个人打过架,所以让景辞对他产生了心理阴影?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就被赢骄否定了。景辞这个姓格,只有别人怕他的份,没有他怵别人的。
  那是因为什么?
  赢骄想不通。
  而且最奇怪的是,景辞头疼的时候,自己的碰触会让他好受许多。
  若是别人,赢骄还会怀疑一下这个舒服究竟是礼貌姓的回答,还是真实的。但说话的是人景辞,他这个姓格,说舒服那就是真的舒服。
  联想到景辞的来历,赢骄心里忍不住想:自己、乔安彦、还有景辞之间是有什么看不见的联系吗?
  赢骄把疑问压在心底,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叫景辞:“走了,去食堂吃饭。”
  关于景辞头疼的原因,赢骄并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毕竟第二次他不在场。
  景辞肯定不会什么都对他说,不过没关系,他可以去找李宙。
  景辞这会儿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了,他点点头,放下手中的书,跟赢骄一起去了食堂。
  别的班还没下课,食堂里大部分都是七班的学生。
  见到景辞,纷纷过来询问他刚刚的事,景辞耐心地一一跟他们解释。
  听说特长生们被校长带走了,七班人顿时幸灾乐祸地笑了。
  让他们狂,踢到铁板了吧,活该!
  景辞几个人吃完了午饭,第四节 下课铃才堪堪响起。
  李宙看着往食堂狂奔的人群,心里油然而生一股优越感:“真爽。”
  郑阙跟他臭味相投,闻言拍了拍肚子:“我就爱吃饱了看他们为饭狂奔的样子。”
  赢骄放慢步伐,掏出手机给郑阙发了条微信。
  郑阙看到先是一愣,随即不着痕迹地瞄了赢骄一眼,放下手机,搂住李宙的脖子:“走啊,陪我去小卖店买点东西。”
  “行。”李宙爽快地答应了。
  两个人一起朝小卖店走去。
  赢骄和景辞进了教室,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这才带着手机出去了,在教学楼前碰上了等在那里的李宙和郑阙。
  “找你问你点事儿。”赢骄淡淡说了一句,示意李宙跟自己过来。
  李宙忐忑不安地走在后面,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赢骄上午那碗醋还没吃完,特意留到这会儿来跟自己算账。
  赢骄一直走到教学一栋旁边的花坛处才停下来。
  他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对李宙道:“上次月考放榜,你跟景辞在外面碰上什么事儿了吗?”
  李宙一愣,茫然道:“没有啊。”
  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了,李宙对于那天的印象都模糊了,实在是想不起来。
  赢骄见状,又问的具体了些:“那天你们有没有碰到乔安彦?”
  这个李宙没忘。
  他点点头:“碰到了,就在红榜前。他看景辞的眼神不对,当时要不是景辞低血糖,我肯定得上去问问他是不是想找事。”
  他猜得没错,赢骄目光复杂,景辞的头疼确实跟乔安彦有关。
  赢骄往垃圾桶里弹了下烟灰,又问:“那天景辞是忽然头……低血糖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