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大唐双龙传之俗人+番外 作者:duoduo

字体:[ ]

 
  
  书名:大唐双龙传之俗人
  作者:duoduo
  
  文案:
  萧拾:“衣食住行,油盐酱醋,我就一俗人。”
  徐子陵:“如师妃暄这般悲天悯人,有着菩萨大慈大悲心肠的超卓人物,我从未见过……”
  萧拾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认同道:“慈航静斋的媚术的确天下无双。”
  寇仲:“秀芳大家的技艺已登峰造极,非我等凡夫俗子可以……”
  萧拾点头:“嗯,艺人中她的唱功和包装还算出众,闲来消遣的确不错。”
  石之轩:“唉,婠婠她也是可怜之人……”
  萧拾大惊:“老爹!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M的倾向……不会遗传吧?”
  侯希白:“青璇乃遗世独立的空谷幽兰,子陵亦是不羁凡尘的世外高人,实乃良配……”
  萧拾沉吟:“青璇姐姐是标准的宅女,子陵却是驴友一族,配的起吗?”
  跋锋寒:“今趟芭黛儿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萧拾安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没那么容易好,你再绑票她一次,她定可重新爱上你。”
  众人:“你够俗!”
  本文非穿越,主角偶尔毒舌,无虐。
  CP 石之轩/萧拾
  寇仲 /徐子陵
  无尽 /婠婠
  内容标签:武侠 江湖恩怨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拾 ┃ 配角:寇仲、徐子陵、跋锋寒、石之轩、侯希白等大唐众 ┃ 其它:大唐寇仲徐子陵温馨清水
  
  ==================
  
  ☆、捡到一个小鬼
  
  清明时节,正是梅雨季节,今年却少见的没有下雨。天色渐暗,上坟的人们陆续返回,阴暗下的羊肠小道上人越来越少,渐渐透出一股渗人的气息来。
  当路上的人彻底散尽后,两个十一二岁衣衫褴褛的男孩从大树后转了出来,一看便知是两个小乞儿,看去稍大些的男孩道:“可以了罢,我们快走。”童音清脆,声音中的兴奋和畏惧让他的语气都变了调。
  这让他身边本来就微微颤抖的小男孩更加畏惧:“仲少,我们还是明天早上再来吧,这地方邪得很,今天又是清明……”
  “就是清明才要来,等到明儿,骨头也不会给我们剩一根……走了,别怕,万事有我呢,一世人两兄弟,再怎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事。”
  这两人都是战乱中遗留的孤儿,凑巧碰在一起,意气相投,就此相依为命,以乞讨和小偷小摸维持生计,情逾兄弟。年纪较大的寇仲,今年刚十二岁,小的一个叫徐子陵,才十一岁不到。两人年小力弱,在乞丐中也受尽欺辱,往往好不容易弄来几口饭菜,几个铜板,刚到手便被抢个干净,好在他们聪明机敏,总算是磕磕碰碰活了下来。
  如今是清明节,是亡者的节日,却也是乞丐们的狂欢。清明节各地的风俗并不相同,而在当地,凡是家境殷实些的人家,会在坟头用白纸糊出一个灯罩,内中点一盏灯,放上足够的桐油,若第二日清晨去看时还燃着,便认作亡者前来享食过,可一年顺遂。而对乞丐来说,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会将一些酒食摆在坟前供奉,第二日再来取回铜灯、器皿。所以清明的第二日一早,城中所有的乞丐会蜂拥而至,运气好些的,力气大些的,三五日的伙食都有了,但如寇仲徐子陵这样的,却不过弄到几个馒头,多的一到手就被人抢走。看着旁的人大鱼大肉的吃着,自己却在一边啃馒头,两人恨的牙痒痒,发誓来年第一个来,定要喝个头汤。
  但事到临头,却不约而同的产生了惧意,无论他们天资如何卓绝,无论他们以后将会成长成什么样的超卓人物,此刻也不过是两个十来岁的孩子。
  天已完全黑下来了,坟头星星点点的灯影影绰绰的,似乎真的在引导着亡者的归途。两人憋着一口气,也不再说话,反而越走越快。
  终于到了坟地,两人对望一眼,扑向最近的墓碑前,打开早准备好的麻袋,也顾不得挑拣,囫囵倒进去,将碗筷再放回去摆好,胡乱拜拜,又直奔下一家。
  一连扫荡了四五家,两人已进了坟地中间,周围都是糊着白纸的灯,一阵冷风吹来,灯火摇曳中,四周明明灭灭,像是无数黑影在晃动。
  “够、够了……我们回吧。”徐子陵吞了一口唾沫,干干的道。
  寇仲此刻也怕的狠了,咬咬牙道:“就最后一家,你看那盏灯,最亮的就是它了,肯定是最有钱的人家,拿了就回。”
  “成。”
  战战兢兢的靠近,寇仲忽然听到身边一声响,回头去看时,徐子陵竟不见了踪影,又惊又怕,连声叫道:“小陵,小陵,你在哪儿,别吓我……快出来……”
  他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才听到脚边一声叫唤:“仲少。”
  寇仲低头,看见徐子陵僵直着身子站在一个大坑的底下,大喜:“哈,原来这里竟有一个大坑,幸好是仲少爷我,若换了其他人,吓也吓死了!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爬出来。”一面伸手去拉。
  却见徐子陵面色古怪,顺着他手势去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只见徐子陵的脚边,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从土里伸出来……
  两人僵硬着脖子对视一眼,一声不吭的一个拼命向上爬,一个死命往上拉,混乱中徐子陵的脚不知踩到什么,软软的,却见那白生生的手忽然屈起来,像是要来抓徐子陵的脚。
  两人同时怪叫一声,同时使劲,徐子陵一口气冲了上了,两人二话不说,发足狂奔。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同时摔在地上,都再没有爬起来的力气,索性躺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待气喘完了,两人对视一眼,嗤嗤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都觉得今天的经历,刺激有趣之极。
  他们狂奔一阵,筋疲力尽,此刻又捧腹大笑,更是浑身无力。徐子陵抹去眼角笑出的泪丝,半只鸡扔了过来,寇仲正捧着另半只大嚼,含糊不清道:“仲少爷犒赏你的。”
  徐子陵学着小二拖长声音道:“谢仲少爷赏。”
  两人嗤嗤的笑着,啃着来之不易的烧鸡,心满意足。
  “你说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填饱了肚子,回想起刚才的事,觉得实在有点丢人,像是要证明点什么,寇仲故意提起。
  “鬼?”
  “鬼不是没有形体的吗?不像……是僵尸吧?”
  “僵尸是硬的,”徐子陵摇头:“我刚才踩了一脚,软软的,就像……”他声音一僵,说不下去了。
  寇仲和他是什么默契,几乎立刻明白了他的,顿时白了脸,期期艾艾道:“应该不是吧,或许是谁家刚死的孩子……”
  他们不再说话,一时间坐立难安,徐子陵忽地站起来,道:“听说大户人家很有些阴私,便是将小孩家活埋也是常有的事。”
  “去看看。”寇仲一跃而起。
  再次进来坟场,不知因为来过一次,还是心态有了变化,两人都不怎么觉得害怕了,周围还散发着香气的食物也吸引不了他们了,只急冲冲的寻找刚才的大坑。因为有寇仲口中最大最亮的灯做标志,他们没有花多少功夫就找到了那个大坑,坑底那只白生生的小手还无力的垂着。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跃下,开始刨了起来,果然是个孩子,看身形不过七八岁的模样,身上只盖了一层薄土。
  “真的是软的,小陵。”
  “不仅是软的,还是暖的呢,可能还有救。”
  寇仲三两下将他的头刨了出来,探了探,大喜道:“小陵,他还活在,还有气,还有气!”
  
  
  
  
  
  
  
  ☆、盗宝加逃亡
  
  
  石龙背脊撞在后墙上,一道活门立时把他翻了进去。
  “碎!”
  活门四分五裂,现出另一间小室,石龙则影踪不见。
  宇文化及不慌不忙,扑在地上,耳贴地面,石龙在地道内狂掠的声音,立时一分不剩的传入他的耳内去。(原)
  直到他的身形远去,一道娇小的人影从梁上翻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我的娘!好厉害!差点儿冻死小爷我了!哼!幸好小爷我敛息之术天下无双,不然就做了那池里可怜无辜的小鱼儿了!此仇不报非君子,待小爷我武功大成,捉了你天天给我冻冰棍儿吃……咦?冰棍儿是什么东西?破师傅塞了些什么玩意儿放我脑袋里面啊!算了,不想了,正事要紧!”
  这位小爷也够小的,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生的唇红齿白,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仙童,肌肤更是雪白通透,像是呵口气便化了一般,整个人像是羊脂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精致至极。这位小爷,便是被徐子陵和寇仲从坟场挖回来的那个小鬼,萧拾。
  想到正事,萧拾不由懊恼的跺脚:“长生诀啊,居然是长生诀!早知道长生诀在这里,我怎么早不来啊!亏我还犹豫了半年才来偷那老儿下乘的武功心法!真是……真是!哼,是我的终究是我的!哼,宇文化及,看我们谁先找到,我可是地头蛇!哈,仲少,陵少,这趟你们走运了!”
  不紧不慢的跟着那个行色匆匆,低头疾走的老儒生,萧拾脸上的喜色藏也藏不住,就等着过了那个街口,便找个机会撞过去,将东西摸过来,心中很是得意:“宇文化及,你敢冻我,让你喝小爷的洗脚水!”
  忽然眼角闪过两个熟悉的人影,不由大喜,使个眼色,比划两下,得到回应后转身就走,绕个圈子,顺了几身衣服,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废园。
  早有两个人在那里等着他,一见他来,大喜围过来,寇仲扬着手中的书道:“小三儿,你今儿破天荒的让我们摸这东西,这是不是只要练成了就可天下无敌,连石师傅都要甘拜下风武学秘籍?”
  “不要叫我小三!”萧拾怒道,罢了又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虽然不敢说练成以后天下无敌,但是绑上几只手轻轻松松打过石龙还是有把握的!”
  两人大喜,徐子陵道:“既然如此,萧夫子可否为我们两个刻苦的好学生解说一下这天书上鬼画符般的文字,和这画满线条的人形图像,好让我们开始修炼这天下无敌的武功呢?”
  “那是!”萧拾摆足了白老夫子的架势,干咳一声,从寇仲手里接过长生诀,翻了两页后,偷看一眼那两双期待的眼,再次干咳一声,道:“那是自然的,不过眼下我们还有更紧要的事情要做。”
  “还有什么事情比修炼最厉害的功法还要紧要?”
  “自然是保命最要紧!”萧拾将手上的衣服扔过去,一面换衣一面道:“先换身衣服,然后回去取我们秘藏的银两,马上出城!”将偷听到的石龙与宇文化及的对话大致说了一遍,道:“我们这样的,宇文化及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一百个,更何况还有昏君的千军万马。”
  寇仲徐子陵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惧色和坚定,寇仲呵呵笑道:“我的乖乖,这是什么宝书,连皇帝老儿也来抢!这次真是发达了,是龙是虫,就看这一铺了。”
  徐子陵点头道:“宝贝都送到手上了,怎的也要博这一铺。”
  三人偷偷摸摸出来,路上看见无数抓捕混混儿、乞丐的官差,幸好他们三个换了身衣服,逃过一劫,又远远看见垂头丧气的言老大,被十多名大汉拥押着朝废园走,顿时不敢再去取他们的银两,直奔东门旁那道通往城外的暗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