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盗墓同人]断袖 作者:那年半生

字体:[ ]

 
 
文案
溪边一家茶馆里,一个灰衣的年轻人蹲在火炉边煮茶,漫不经心地听着馆里的客人谈天,说哪位少爷娶了新娇妾,风光无限。
 
及至他听到一句 “呸,想当年,吴家的小太爷可是名动江南,他姓王的算什么”时,年轻人忍不住低声笑了。
 
那桌客人乱侃了一阵,又叫跑堂的添水。
 
年轻人应了声是,提着水壶往那边桌的客人走去。
 
那桌的客人看到他愣了一下,笑道:“这位小哥要是没脸上这块疤,准比那王少爷俊气。”
 
年轻人摸摸脸上的疤,讪笑着说,客人说笑。
 
他心里暗想,小爷名动江南那会儿,比那王少爷俊气地不知多少倍了。
 
 
【其实就是吴小三爷的后宫集体起义造反后,小三爷的各种纠结成长辛酸史。
 
路漫漫其修远兮,吴邪将上下而求索。】
 
ps:文章若有不妥之处,请各位看官不要大意的提意见呐(鞠躬~)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江湖恩怨 历史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解雨臣 ┃ 配角:张起灵,黑瞎子,齐羽,霍秀秀 ┃ 其它:纯爱,深情
 
 
 
  ☆、吴小三爷
 
  ??????????????????????????????????【一】
  初春时节,青山绿水,微雨蒙蒙。柳叶含烟,桃杏带水,风景优美如画。
  溪边一家茶馆里,一个灰衣的年轻人蹲在火炉边煮茶,漫不经心地听着馆里的客人谈天。
  “前些日子王家的少爷又娶了个女人,我去看了,啧啧,那少爷长得还真是俊,怪不得有那么多女人抢着要嫁给他。”
  “长得不好看桃花运会像火苗一样旺么,那些姑娘又不是瞎子,总不可能看上你这种货色吧,哈哈哈……”
  “呸,他也就在我们这种小地方可以称王称霸了,想当年,吴家的小太爷可是名动江南,他姓王的算什么!”
  年轻人嗤笑了一下。
  那桌客人乱侃了一阵,又叫跑堂的添水。
  年轻人应了声是,提着水壶往那边桌的客人走去。
  那桌的客人看到他愣了一下,笑道:“这位小哥要是没脸上这块疤,准比那王少爷俊气。”
  年轻人摸摸脸上的疤,讪笑着说,客人说笑了。
  他心里暗想,小爷名动江南那会儿,比那王少爷俊气地不知多少倍了。
  江南富庶,吴家更是江南的第一大家。吴家有一棵独苗,给家里人当传家宝宠着,成为当时富家乡绅宠子女的一等模范。
  吴家独苗姓吴名邪,从小到大一路顺风,不识人间疾苦。吴邪七岁时锋芒初露,在家宴上作了一首清平乐,闻名乡里。诗录如下:
  谁与把酒,归暮诗吟就?长歌盛世共风流,雁归频自回首。
  今朝别后且醉,明日愁来暂留。区区应叹韶华,也曾临风折柳。
  当时吴家三子高兴地合不拢嘴,特别是吴三省,鱼尾纹都笑出来了。
  然后是滔滔江水般的马屁。
  有人说,令公子小小年纪就作出如此诗词,长大了肯定了不得啊。
  有人说,令公子小小年纪就作出如此诗词,真乃吴家之福气啊。
  有人说,令公子小小年纪就作出如此诗词,这可#j%(#@$ 啊。
  可是有个傻逼说,令公子小小年纪就作出如此诗词,长大了定是贪杯好色的败家之徒。
  宴会结束后,这个人被吴三省做了。
  吴邪十七岁时,生出一副好模样。身子修长,黑发如墨,唇红齿白,一双眼睛跟盛了水似的,波光盈盈。
  仍是初春,吴邪站在朱红走廊下,在漫天花雨中轻轻一笑,大半的江南老男人小男人几乎分了桃。
  吴邪有点得意,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得意。
  吴邪坐在梳妆台前思考人生。他无意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抽风一样问道,镜子镜子,世上最好看的男人是谁。
  王萌的白眼快翻瞎了,他说,京师张起灵。
  张起灵?谁啊?
  王萌的眼睛又瞎一次,昨天我们家收到的请帖就是他家送的。
  哦。
  张起灵,京师张家的公子,以容貌和身手闻名于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与吴邪还是有些相同之处。
  年龄不详的张起灵大少爷,坐在椅子上也能让比他高两倍的人压力山大。稍微一抬下巴,霸气侧漏毫不含糊。
  同年春,张起灵站在朱红走廊下愣神发呆,抬眼看天的一瞬,大半个东夏王朝的老男人小男人几乎分了桃。
  吴邪对此没有丝毫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杭州戏园子里的头牌,解语花。
作者有话要说:  
 
  ☆、解语花
 
  【二】
  吴邪喜欢解语花,江南人都知道。
  一次吴邪喝醉了,抱着王萌“花儿啊花儿”地喊,还亲了王萌一脸口水。
  吴家人表示无所谓,只要吴邪是上面那个就行了。能上男人就能上女人,吴家不愁没后。
  事实上,除了解语花和王萌,所有人都以为吴邪会是上面的那一个。
  吴邪不太喜欢听戏,但他喜欢解语花唱戏时的神韵,眼波流转间勾人心魄,迷人的一塌糊涂,所以他通常是在解语花练习时去戏园。 
  吴邪靠在贵妃塌上问解语花:“小花,你为什么要到杭州来?”
  解语花换下戏服,随口道:“小时候被人拐卖了,给卖到了戏班子。”
  “哦。”吴邪想了想,又说:“学戏苦么?”
  解语花瞄了他一眼,“还好。”
  然后是一阵冗长的沉默。
  别人都借着解语花的事说吴邪风流,其实吴邪不是很明白该怎么与解语花相处。他曾经试图从解语花的面部表情来判断解语花的心情,最终因为解语花的表情变化极细微而失败。
  王萌说,少爷你是遇到春天了。
  他说这话时慈祥地像是看到女儿出嫁的老娘,母性光辉四射,把吴邪恶寒地五体投地。
  微风呼啦啦地吹过 ,吴邪骤然回神。
  他说:“我把你赎出去好不好?”
  解语花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吴邪红了脸,语无伦次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不是有家么,我是想你这么多年没回去了……咳,总要回去看看的……那个我、咳咳咳……”
  解语花笑:“不必了,都十多年了,他们忘了我也不一定,多谢小三爷美意。”
  吴邪的少年心就此碎成一地玻璃渣。
  傍晚的时候,吴家来人接吴邪回去。
  吴邪缓过神来,瞭了边上人一眼:“你怎么来了?”
  那人笑:“我不能来?”
  这人是吴邪十五岁那会儿出去游玩时从路边捡回来的。当时这货浑身是血,大白天的还在眼睛上蒙块黑布条子装#。吴邪撩开马车帘子问他,你流了这么多血怎么还没死,那人要死不活地回答说快了。吴邪觉得这人说话挺脱轨,于是救了他。
  他痊愈后吴邪说,要么你赶紧的走,要么你待在吴家别出来,如果你的仇家找到我这里来了,我会把你踢出去。
  那人就笑,行。
  吴邪问他名字,他说没有,吴邪看他眼神不好使,于是喊了声瞎子。
  吴邪记得,当时这瞎子笑得特别畅快。
作者有话要说:  
 
  ☆、京师
 
  吴邪还在暗自神伤,黑瞎子在一旁看着直笑,这小三爷,倒是挺有意思,什么事都摆在脸上,就不怕被一些不干净的家伙缠上么。
  比如说他。
  嘿嘿嘿嘿嘿。
  远处隐隐传来马蹄践踏声。黑瞎子心思一动,冷不丁抱上吴邪飞身上树,借着茂盛的枝桠藏身。
  吴邪吓了一跳,差点咬了舌头。他揪住黑瞎子的衣领子:“你想干啥?绑架吗?!”
  黑瞎子嘘了一声:“你看下面。”
  此时,那一队人马嚣张地出现在吴邪视野里,尘土飞扬。
  吴邪压低声音:“你认识?”
  黑瞎子也压低声音,凑在吴邪耳边说:“我仇家。”
  吴邪没注意到黑瞎子的小动作,只是皱上了眉。
  黑瞎子揽着吴邪略细的腰,笑得很荡漾。他在想,等会儿吴邪要是说你给我滚下去把他们引走,他该怎么做。
  告诉他那队人马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么?
  吴邪说:“那你赶快躲好,他们那么多人,你打不过怎么办。”
  黑瞎子一顿,连油都忘了揩了:“你不把瞎子踢出去了?”
  “踢你出去做什么?作死啊?”吴邪翻了个白眼,把树枝拨了拨,安静地等那群人过去。
  黑瞎子回过味来,意味深长地笑笑,继续揩油。
  当时吴邪并没发现黑瞎子这流氓动作,过了很多年之后他才猛然发现,当年自己太年轻。
  两人回到吴家了,王萌颠颠地来传话:两天后启程去京师,张家宴会的日期快到了。
  吴邪回头问黑瞎子,你去不去?
  黑瞎子说,小三爷这是在邀请瞎子吗?不担心瞎子惹出事来?
  少废话,去不去一句话。
  行行行,小三爷的面子谁敢不给呐,去呗~
  黑瞎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吴邪一脸嫌弃地吩咐王萌准备他和黑瞎子的行李,到时他俩一辆车,免得这厮不安分到处乱蹿。
  一路颠簸,一路平安。从杭州到京师,吴邪一行人走了半个多月,总算到达目的地了。
  张家管家很客气地把吴家人迎了进去。吴家的代表是吴三省和吴邪,吴三省与管家东拉西扯,偷空瞪着吴邪说,你小子安分点,不然老子把你拴在屋子里!
  吴邪一边胡乱答应一边打量张家内部布局。
  这个时辰客人不多,园子里挺清静。假山怪石,青松翠竹,亭台楼阁,样样齐全。没有江南一带的小巧秀气,但是很有北方的干脆利落。
  管家把吴三省等人带到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又派了几个丫鬟小厮伺候,恭恭敬敬地告了罪出去了。
  吴三省要出去与其他的客人熟络熟络,临走前把刚来时说的那番话对吴邪又说了一遍,说得吴邪不耐烦了才离开。
  他前脚刚走,吴邪后脚就要出去转。他把吴三省对他说的话复述给黑瞎子,领着王萌溜了。
  黑瞎子撇撇嘴,表示对吴小三爷现炒现卖的手段的不屑,然后脚下一点,就消失在院落里。
作者有话要说:  
 
  ☆、张起灵
 
  吴邪贼头贼脑地到处跑,王萌在他耳边啰嗦要他快点回去否则三爷要怎样怎样,吴邪倒拿着折扇在他头上敲一下:“再废话小爷把你卖去做男妓!”
  王萌觉得很委屈。
  另一边,黑瞎子上窜下跳地在张家暗起波澜。这里他以前来过,他也算是老熟人了,这次来怀念一下过去也不错。
  他蹦到某个空寂的院子里准备落个脚,回头就瞅到一个年轻人,安静地坐在台阶上盯着虚空一点,面无表情。
  “哎哟,哑巴诶。”见到老相好(雾),黑瞎子笑得一脸妈妈桑,“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