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吻上他的冰刀鞋 作者:若水成江

字体:[ ]

 
  文案:作为一个常年被母亲挂在嘴里的摇钱树,柳净生觉得自己一定能靠花滑闯出一片天,然而就在他要大展身手的时候,秦浩却把他推下了楼梯。
  这个人十恶不赦,是毁掉他人生的坏家伙,就在柳净生坚信这一点,并且小小地戏弄了他的感情之后,他发现他和自己都重生了……
  秦浩想再续前缘,十级甜言蜜语轰炸,柳净生铁石心肠,硬骨头才不怕刚。
  然而当他发现自己一直误会了秦浩,并且还在他面前哭哭滴滴说着悲情剧女主台词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了“害羞”的滋味。
  简直太丢脸,太丢脸了,不行,他得维护自己的高冷形象……
  1V1忠犬秦浩×高傲女王柳净生
  作者:本文经过了大改,对之前已经看到16章的宝宝们感到抱歉,改完之后作者同样觉得生无可恋o(╥﹏╥)o,但是还是想呈现一对更好的CP,还请多原谅,谢谢!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竞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净生、秦浩 ┃ 配角:姚江、李知 ┃ 其它:以花滑竞技为题材,非专业人士,如出现差错请见谅,谢谢!
 
 
第1章 
  夏天的庭院里,传来了一阵厄运的风。
  柳净生的父亲,柳元清在省队集训的时候摔在了寒冷刺骨的冰场上,痛苦地抽搐着,整整昏迷了两分钟。
  原本实力和年龄就一直被人诟病,这次摔倒之后,膝盖骨严重损伤,医生告诉柳元清,他可能不能再作为运动员站在滑冰场上了。
  到最后,教练也只是简单地寒暄了几句,说在队里给他找个营养师的职务,而柳元清哪里不知道自己早就被人看不起。
  若是真成了营养师,自己怕只能日日忍受昔日队友的嘲讽和鄙夷,倒不如彻底离开这里,就算去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上班,也比在这要强百倍。
  教练见他心意已决,便不再留他。
  回了老家,柳元清凭着自己呆过省队的经验,顺利在一所小学当上了体育老师,而他的儿子柳净生,这时才四岁。
  小孩抓周的时候,柳净生抱住了柳元清的滑冰鞋,等到5岁的时候,他便对滑冰有了几分兴趣,于是柳元清便带他去省城唯一的滑冰场,让他在那学习滑冰。
  直至到13岁跳出后外点冰四周转之后,他的父母为了他今后的发展,举家搬到了A市。
  而柳净生也不负家人的期待,成功被一个俱乐部看上,并且为进入省队而努力练习。
  全国青少年组没人能够做到的阿克塞尔跳三周半(3A)在这个小俱乐部里呈现,柳净生傲然地无视所有同期选手,用他日积月累的努力,试图攀峰。
  然而,就在月底省队选拔赛前,他从二楼楼梯一坠而下,像他父亲一样,抱着腿抽搐了很久、很久。
  秦浩以为自己为了姚江可以做任何事,但是当他站在医院走廊,看到柳净生坐在廉价的病床上沉默地流泪之时,他的心开始疯狂鼓动。
  柳净生是自傲的天才,他的眼永远带着笑意,嘴中永远吐露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坐在一张医院外加的走廊病床,安安静静地在他面前哭着,脆弱得就像一尊精致的瓷娃娃。
  “对不起。”秦浩握着拳头,说出了平生第一次道歉。
  柳净生挂着泪珠,突然笑了起来,他抬手捧了一把眼泪,一字一句,“我绝对不会认输。”
  之后,不管秦浩如何试图道歉,柳净生都无视他的存在,不仅如此,他仿佛就是要和秦浩较劲一般杵着拐杖出现在了选拔赛的现场。
  他的短节目跳得一塌糊涂,所有观众骂骂咧咧表示看了一场垃圾表演。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秦浩暗恋了姚江7年的心海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他的心微微颤抖着,紧绷地根本就不像自己。
  姚江顺利进了省队,暑假则是参加了国家队的集训,通过考核,成了国家队的一名选手。
  柳净生养伤三月,才开始训练,就卷入了一场群斗之中。
  明明走在敞亮的大马路,那群拿着铁棍打打杀杀的小混混却将他团团围住,在他的身边上演起乱战。
  闷棍敲在了两方的身体上,骨头断裂的声音鲜明地响在耳边。
  不知道是谁,一把抓住他的大腿,将铁棍直直地敲在了他的膝盖上。
  柳净生当场就晕了过去,等秦浩赶到病房的时候,医生已经诊断出他再也不可能进行花滑。
  结局让人唏嘘,柳净生开始自暴自弃,秦浩跟着同期的选手去见过他几次,每一次相见,他都变得比上一次更加虚弱。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将永远离开花滑世界的时候,柳净生重新开始训练,秦浩默默关注他的同时,也意外得知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一个叫做姚江的小少爷花了重金雇我们去袭击那个小孩的,还说要演得像,不能露了马脚,瞧瞧我们那几个兄弟,自个把自个揍成了猪头,不过这钱倒是拿得爽快。”
  为首的马仔叼着烟搓搓手,把一个U盘抛到了秦浩的怀中,顺带摸走了他手上的钞票。
  秦浩在空房间里坐了整整一宿,反复听着记录真相的录音,掌心渐渐被他掐出了血,他把姚江叫到跟前,质问是不是他雇的人。
  姚江矢口否认,秦浩一拳打在他身后的墙上,眼睛里是怒不可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姚江还在狡辩,秦浩索姓把录音放给他听,在姚江明白事情已经完全暴露之后,他苦苦哀求秦浩,让他千万不要把录音公布于众。
  “我那时候状态不好,也是一时鬼迷心窍,秦浩,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求求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他哭得梨花带雨,顺着墙壁滑落在地,然后扒住了秦浩的裤脚。
  秦浩心如刀割,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从前的纯洁美好仿佛就是一个笑话,而打破这种幻境的人正是他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