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风遣楹+番外 作者:凶凶是小熊(上)

字体:[ ]

 
  文案:朔凤元年,晔即位。
  五年已逝,人人皆道粟红贯朽,却不知这厢早已是个榱崩栋折的局面。
  而有人便想撕开这腐朽,暴露给人看。
  绝艳余采晓舟珩,名动金陵,却甘愿入李府任西席,委身于权贵。本是逃避世事,却因突然归府的李府八少爷李终南而扰了一切——灭门,暴动,叛乱……似事事与他有关。
  李终南道:“恕汀,你可见过动情之人的模样?”
  晓舟珩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水洒了一袖:“甚么样?”
  李终南还是笑:“你一句未提,但我的眼角眉稍,处处写着情愿。”
  到头来,普天之下,还是唯他一人信得。
  事难两全,倒是一桩又一桩因缘际会,啼笑皆非。
  抛去所有的执念与前尘,诡计与阴谋,他还是想与那人,过一生。
 
  双线叙事,主线:李终南(阿蒙)X 晓舟珩(恕汀)处理三个事件。
  副线:公良昃ze(知晏)X 沈骞qian翮he(远翥zhu)处理一个案子。
  主线副线有直接关联。
  有点甜,CP很好嗑(可以去瞄一眼评论,但是也可能看到剧透……所以慎重啊)。
  避雷:CP 很多且名号姓名难记,作者对起名有执念,有生僻字出现,慢热。
  温馨提示:凶手没那么好猜,任何所认为的bug,皆是文中伏笔,所以切莫妄下定论。
  属社会派+悬疑派推理。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晓舟珩,李终南 ┃ 配角:李韫奕,屈夜梁,尹旧楚,韩铁衣 ┃ 其它:玉笙寒,邢夙昔(覃晔)
 
 
第1章 
  是年月圆,桂魄盈窗,玉宇叠辉,照山河倒影。
  江南八府,镇江,丹徒。
  激风过耳,淜滂*中隐隐参着些血腥之味。
  庭院里,男人面无表情的收起长剑,踩着成地的残肢,似乎是要离开。
  “潘郎……”一个微弱的女声从身后传来,男子转过身,瞧着趴在地上的女子——她披头散发,一颗眼珠悬在眼眶外,身上的衣服被血渍浸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下半身几乎是被拦腰截断,鲜血正汩汩淌出,那女人似蠕虫一般,望着男人的背影,艰难向前匐着。
  “潘郎,潘郎,你……为何如此……”那男人听闻声响,回身蹲下,盯着地上的女子,阴森的月光勾勒出一张无暇如玉的脸。他笑了笑,伸手缓缓抚上女子的脸,纤细的手指混着血在女子脸孔上摩挲着,晕开了一层又一层的血渍。
  半响男子开口,声音冷清而蛊惑:“失罪,怎会把你忘了。” 言罢,他的手慢慢下移到女人柔弱的颈上,霎时间那双手骨节爆出,牢牢抓紧女子的咽喉。
  “你……不得……好死。”女子变调的声音凄厉无比,双手下意识抓住了男人的手腕——那哪里还是女子的葱根,五指的肉早已削去,只留着些皮勉强拉扯着森森白骨。
  “借你吉言。”男人不紧不慢地收紧了双手,嘴角微翘,欣赏着女人最后的负隅顽抗之姿。
  女人吊着最后一口气,死命握着男子的手腕,伴随着咯吱骨头断裂之声,不一会儿,双手便了无声息地垂了下去,
  男人随意地将女子的尸体丢向一旁,而在他身后,零零散散落着几个早已显了菹醢*之状的尸体。这样随意一抛,男人忽觉手腕上的异样,借着月光才发现,刚才那女子的垂死挣扎还是给自己留了印记——几道被手指骨戳烂的伤疤,正无声无息地滲着血。
  男人锁紧眉头,将伤口隐在袖口之下,举步出了院落,而他身后匾牌上书的杨府二字,正在泣血。
  男人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一人立于树下,似一直在等自己。
  “心愿已了?”
  男人见到来者,像是泄了气,收尽了方才的厉鬼之相,脚下踉跄,跌入那人怀中,口中喃喃:“李……终南,我甚是疲惫。”
  那人一怔,未回应男人,却是疑惑道:“你去谈事,怎要得浑身都是血。”
  男人闭目不言,而他的后背正插着一根淬得雪白的三尺长剑,正合着男人的血肉,发出盈盈红光。
  ……
  烟雨蒙蒙,听得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一匹玉骢由远及近,打着响亮的鼻响。
  雾气绕马蹄,雨水映在那马上那人的眼底。
  马背上的青年,白衣素袍,面容清癯,似大病初愈,看不清那人眉眼,但似乎不是甚么富贵人家的公子。那人既无蓑衣也不撑伞,一手拔缰一手执鞭,背后还背着个长条匣子,丝毫没有因为雨水与雾气而放缓步伐,直直奔向栾树林的尽头。
  老伯不知何时起便住在了这路旁的栾树林下,也不知姓甚名谁。他整日伫在这路边,盯着来往人马,毕竟顺着这峦树林再往南行几里,便是金陵的李府了。因此,李府上来了甚么贵客,李府上哪位小姐要出嫁了,当今圣上又赏了李家甚么宝物,老伯总是第一个知道。总有那么些个对李府家世好奇得紧的,或是想与这李府攀关系的,都会来这老伯的峦树林打听打听,老伯也愿意讲。
  今日,老伯老远便瞧见这混沌影子,于是他佝偻着背,一手拄拐,一手拦下这一人一马,道,“不敢去往那边了,那边是金陵李氏的府邸。” 老伯心善,若是见了来人是像迷路的,或者外地来的,就会好心提醒他们,不要贸然去李府所处之处。
  熟料马上青年听老伯这样一说,并未露出任何折返的意思,反而点头道:“多谢,我理会得。”
  只听得那人一口纯正的金陵腔,径直绕开那老伯,双腿一夹马腹,胯/下骏马便飞驰而去。
  老伯望着那一人一马卷起的尘烟,口中喃喃道:“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有胆子在金陵李氏的地盘上撒野。” 这位老伯的“又”不是毫无道理:上个敢挥鞭纵骋在李府大道上的,恐怕早已去阎王那里报了道。老伯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可是他似乎想起些甚么,在雨雾中浑身打起颤来,张着嘴,半响不曾合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