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赠君一颗夜明珠+番外 作者:花曳

字体:[ ]

 
文案:
古代架空。
 
铁血纯情将军攻X貌美才子军医受。
 
短篇,正文约六万字,轻松甜文。
 
另有一对副CP,鬼畜心机质子攻X软萌可欺皇子受,番外交代。
 
雷点:生子!!!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晫,施云 ┃ 配角:郎靳,谢珏,方江 ┃ 其它:
 
  ☆、第 1 章
 
  施云睡到半夜,突然被吵醒了。
  窗外的大街上马蹄疾驰踏过石板的脆响,不止一匹。
  窗纸上影影绰绰的映出火光,还有大声呼喊完全听不懂的台儿话。
  施云皱皱眉,哆嗦着掀开被子爬下床。
  京城还是舒爽宜人的金秋,这里已经飘了雪,要冻死人了。
  鄂伦县地处大楚国和大金国交界的地方,人口杂乱,名义上虽是归大楚国治理,实际上却是经常受到大金国的骚扰,三不五时,正大光明。
  瞧,这些蛮夷的鞑子都敢打着火把耀武扬威的满城溜达了。
  支开一道窗缝,寒冷的空气涌进来。施云搓了搓仅着白色里衣的胳膊,看着外面大街上打着响鼻踏步转圈的几匹黑马。火把闪耀中,金属盔甲特有的冷硬光芒和着大刀的雪亮,带着股子血腥气。
  大金国的皇族是台儿族,讲台儿话是他们尊贵的身份象征。
  这些人,什么来头?又是要做什么?
  领头的那个络腮胡子大声了说了句什么,有两个士兵应声而出,踢了踢马腹往客栈这边过来。其他大概七八个人,重新上马的上马,很快向着街尾的方向奔去。
  这是要找人吧?
  施云摇摇头。想到一会儿可能会被那两名士兵闯进来搜查,清俊的眉眼就止不住的盛满了厌恶。
  那两名士兵很明显有点应付差事,更或者是没那么理直气壮在别人地盘做搜查的事儿。
  施云的房间应声开了门,两人只粗略的走了一圈,往床底下看了看,一分钟都没有就离开了。
  施云镇定的关上门,侧耳听着那两人上了马,蹄声踢踏着离开。
  “你受伤了,出来我帮你包扎。”
  灯芯爆了一下,房间内光线忽闪。眨眼的功夫,房梁上跃下一身黑夜行衣蒙着脸的昂扬男子,轻如狸猫,站定在施云三步开外:“你怎么知道我在梁上?”
  施云指了指墙角地面:“有一滴血。”
  墙角那处光线极暗,不凑近了根本看不出来。
  男人哼了一声,紧绷的身体并没放松:“你懂医?”
  “黄口小儿也会裹那种简单伤口,”施云瞟了一眼男人右肩头,断了的金属羽箭只剩个很短的箭柄露在外面,目测箭头会入肉比较深:“我是军医。”
  “哦?”男人一双漆墨般的眼睛精光四射:“萧家军的军医?”
  施云有点不耐烦了:“你治不治,不治就滚,我要睡觉了。”
  男人被施云这么骂了一句,身体奇迹般的放松下来,看不见表情,可是能听出来,他的声音含了笑,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行,我信萧家军。”
  男人个子高身材又魁,即使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看过去都是山岳般的存在。对比的施云简直跟弱不惊风的小鹌鹑似的。
  油灯并不那么亮,施云将它放到最近的位置,依然有点吃力的眯着眼,几乎贴到男人肩膀上去。
  这处伤口有点麻烦。箭簇带钩子的形状决定了,想要取出它来必须要划开伤处,可是施云手头没有麻沸散。
  桌子上林林总总摆了一堆止血药清创药金针刀片和干净柔软的布巾,唯独没有减缓痛感的。
  “还没看好下刀的地方?”男人的声线很低,还带着点哑,特别爷们儿。
  施云没好气的瞪他:“我没麻沸散,下刀子怕疼昏你。”
  “这个?小事。”男人呵呵的笑,不以为意的样子:“你直接下刀子,我没问题。”
  施云四周看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东西,不情不愿的从自己行李里拿出一个厚一些的洗脸巾,叠了几叠塞给男人:“疼狠了就咬着,不能喊出声,知道吗?”
  男人黑亮的眼睛看着他,看的施云各种不自在。
  “你叫出声我们两个都会麻烦!这是人多嘴杂的客栈!”
  “不会。”男人眼角有浅浅的笑纹,露在头巾外面的皮肤也带着仆仆的风霜,跟施云的细皮嫩肉完全没法比:“我不会叫。”
  娴熟的拿起自己用惯的刀片,施云全神贯注的压住伤口,目光专注的近乎于冷酷。
  箭头果然很深,刺进了肩胛的骨缝。
  锋利的刀片划开血肉,男人温热的血沾满了施云白皙的手指,看过去触目惊心。
  施云的目光盯着伤口,男人的目光盯着青年俊俏的脸,若有所思。
  “你叫什么名字?”
  “你管我叫什么名字?难不成还想敲锣打鼓的去军营里感谢我?免了。”施云拿出闪着寒光的箭头,松口气的撒药粉缝针裹纱布。
  这个位置裹纱布很麻烦,需要包住右肩受伤的位置,然后绕过左腋下,环一大圈才行。
  施云自幼体弱,长大后身量也比一般男子要低矮一些,骨架又是南方人的纤细,是以整个人看过去就小小的,比他实际年龄二十岁还要小不少,仿若一个十五六的少年。
  这样的体型,很明显的胳膊就不会多长,围着男人魁梧宽厚的身体缠一圈纱布,整个人都快贴上去了,又累又心塞。
  “没事长这么大块头干什么。”施云嘀嘀咕咕的,手上丝毫没有怠慢。
  “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男人吸了吸鼻子:“身上还有香味?萧家军一群糙爷们,我还真没听过有你这么号人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