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一剑霜寒 作者:语笑阑珊(上)

字体:[ ]

 
  文案:
  全国百姓都在传,萧王季燕然武功高强,风流倜傥。
  如此天潢贵胄,将来要娶的那个人,定然也是琴棋书画、煮饭烹茶样样精通。
  寻常人家羡慕不来,羡慕不来。
  萧王府内。
  这日,季燕然偶感风寒,卧床不起。
  云倚风亲自下厨,淘米摘菜,炖鸡汤。
  片刻之后,萧王殿下抱病赶来,头晕眼花关切道:“下人都说你在厨房炼蛊,云儿可是又要杀谁?”
  ————————
  轻松架空,请多多支持啦。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倚风,季燕然 ┃ 配角: ┃ 其它:
  作品强推:风雨门是江湖中最大的情报楼,无论正派丢了牌匾,还是魔教丢了师妹,都能在此买到线索。萧王季燕然也因此亲自登门,说数月前皇宫遗失了一枚舍利,想请门主云倚风帮忙寻回。一段惊险悬疑的经历就此拉开帷幕,狂风暴雪的孤山之巅、一桩接一桩的离奇凶案、诡异的童谣、风雨飘摇的山庄……两人一路抽丝剥茧,在破解重重疑团的过程中,却隐约发觉,真相背后似乎还隐藏着另一个故事。
  语笑阑珊2019年古风悬疑作品,本文延续了作者一贯的轻松风格,用幽默诙谐的文字,为读者展示了不一样的朝堂与江湖,案情精彩紧凑,爱情荡气回肠,实属佳作!
 
 
第1卷 舍利迷踪 
 
 
第1章 皇宫失窃
    楔子
  子时,皇宫。
  白玉高塔肃穆华贵,佛珠舍利隐隐生辉。
  万籁俱静,御花园中,有黑影一闪而过。
  巡逻侍卫脚步一顿,右手随之警觉按向腰间,只是还未等到长刀出鞘,半边身体便已微微一颤,寒意顷刻席卷脑髓,如坠入无底冰窟般,连恐惧也被冻结眼底。唯一的温度,就只剩脖颈处汩汩涌出的鲜血。
  而直到临死的前一瞬间,他还在茫然地想着,方才那一片纯白究竟是什么。
  真的是……雪吗?
  ·
  大梁国,天仁九年。
  深秋本就天气寒凉,偏偏这风雨门也不知出于何种想法,待客厅还要建在幽谷溪涧旁,西北狂风嗷嗷一吹,四周纱幔裹着漫山枯叶到处乱飞,险些糊了厅中贵客一脸。
  一旁伺候的下人陪笑劝道:“客人请再饮一杯酒吧,我家门主正在往过赶,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季燕然双目微挑,遥看半山那顶颤颤巍巍、速度堪比龟爬的白色软轿。
  风雨门声名赫赫,隔三差五就有人抬着银子上门求见,只因这里是江湖中最大的情报楼,无论是正派丢了牌匾,魔教丢了师妹,再或者是富户管家卷钱私逃,只要出得起价钱,都能在此买到行踪与消息,故而生意兴隆得很。
  有求于人,季燕然等得极有耐心,至少看上去极有耐心。
  又过了足足半个时辰,软轿才终于出现在了山谷尽头,下人如释重负,赶忙上前掀开轿帘,恭恭敬敬道:“门主。”
  季燕然依旧坐在桌边,不紧不慢地喝着酒,倒是身后几名随从颇为不忿,暗道这风雨门门主派头不小,目光不由便追过去,想要看看轿中人究竟是何样貌。
  云倚风道:“诸位久等了。”
  他眉眼生得极好,唇角又带笑,身着一袭云锦纱衣,站在山间被秋日凉风一卷,宽袍广袖,神仙风流。只是这神仙看起来像是身子骨不大行,话还没说几句,就掏出一块手巾捂住嘴,咳嗽了能有大半天。
  季府随从心想,咳就对了,这鬼天气穿成这样,饶是换成街边杀猪壮汉都扛不住,也不知道弄个毛皮褥子裹暖和些。
  季燕然关切道:“门主这是染了风寒?”
  “无妨。”云倚风摆摆手,总算是缓过一口气,“不耽误赚银子。”
  “那就好。”季燕然一笑,屈起食指敲敲桌子,立刻便有人抬上两箱黄金,“这是谢礼,谢的是门主愿意接我这笔生意,至于事成之后的酬劳,好商量。”
  云倚风问:“你想找什么?”
  季燕然答:“数日前,有人从皇宫佛塔里盗走了一枚舍利子,事关大梁国运,天子震怒,命大理寺卿卫烈捉拿贼人,限期三月。”
  “朝廷的生意?”云倚风摇头,“我不喜欢与官府打交道,也没听过什么佛塔舍利失窃之事,怕是帮不上这个忙。”
  季燕然却问:“若我手里有门主想要的东西呢?”
  云倚风狐疑:“我想要的东西?”
  季燕然道:“听闻门主正在满江湖找血灵芝,而我恰好就有一株。”
  云倚风皱眉:“你到底是谁?”
  一旁随从很懂眼色,还未等季燕然开口,便已拿出虎符朗声道:“我家主子乃大梁萧王。”
  “原来是天潢贵胄,怪不得能找到血灵芝。”云倚风了然,“行吧,成交。”
  见他答应得如此爽快,季燕然反而有些意外:“云门主就不怕我是个骗子?”
  “不怕。”云倚风笑笑,“江湖中,应当还没有谁胆敢冒充王爷。”
  全国百姓都知道,萧王殿下武功高强,又爱记仇。前些年他镇守西北大漠时,一群土匪不长眼,杀了黑蛟营一名兄弟,从此就招惹上了活祖宗,硬是被追着打了三年,抓到便是一顿暴揍,揍完就放,放了再抓,日子过得提心吊胆,比死了都惨,而那时,季燕然才只有十二岁。现如今年岁渐长,睚眦必报的美名也越发远扬,谁人若想冒充这位皇亲国戚行骗,除非是嫌命太长。
  季燕然很满意:“那我们今晚便出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