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鱼龙幻+番外 作者:万山横(下)

字体:[ ]

 
第八十章 争上游
  邝不疑皱眉道:“你说得轻巧!但凡能坐拥千顷良田、盐池矿山,哪个不是一方巨富、手握重权?就算是天子,轻易也动他们不得。岂不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
  方犁笑了笑,低声道:“正因如此,才更要动一动。你想,真打起仗来,国库里转眼没了钱,这些人却富可敌国,换你是宫里那位,你愿意么?钱也就罢了,如今铜山铁矿多在诸侯国中,若有人动了念头要造反,手里有权又有钱,铸造私兵也方便,要内乱岂非太容易?换你,你放心么?”
  邝不疑变了脸色,把贺言春看了看,小心翼翼地低声道:“莫非你听说了什么?”
  方犁见他起疑,忙笑道:“这可不是听言春说的,不过是我平日里和些商贾之人应酬往来,胡乱对时政有些猜测罢了。这也就是咱们亲近,我才瞎说了几句,你可别放在心里。”
  邝不疑迟疑道:“虽是猜测,可听起来却是十分有理呢。”
  贺言春也点头道:“邝兄,商贾之人对朝政时局本就十分敏感,时运赌对了,赚钱才容易。三郎你还记得那一年咱们经过樊城时的情形么?听说要打仗,当地豪强便囤积居奇,把铁都收贮起来,好等待时机发笔横财。只是若铁价上涨,他们固然富了,国家军需开支岂不更为巨大?皇上英明,若想对外动兵,必会先把这些麻烦解决掉。”
  邝不疑沉思着默默点头。方犁见他脸色凝重,又自悔说得多了,忙岔开话头道:“说了半天话,你们饿不饿?该叫人准备晚饭了,你二人如今也忙,好容易来了,可不许走,晚上咱们好好喝一杯酒!”
  邝不疑应了,又沉默半天,才道:“三儿,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像你这般有才,正该出去做一番大事业!我朝中也认得几个人,若举荐你去担个一官半职,你可愿意?”
  方犁一怔,开玩笑道:“邝兄,前两年可是你叫我别出去做官的!”
  邝不疑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你捐药草那事,如今也没多少人放在心上了。兄弟,我看你精于术算,又对时局了然于胸,大司农府如今正缺人才,你何不前去效力?”
  大司农主掌全国财政,敛收国家税赋,开支百官俸禄、军费、工程营造等等,方犁若去,正是得用。听了这话,他沉吟片刻,才笑道:“多谢邝兄青目,朝廷迟早有场变革,此时去大司农,倒成了风口浪尖,且容我再想想。
  邝不疑见他心思活了,忙道:“你慢慢想不迟。只是若有心出仕,我倒要先引荐你认得一个人。前儿我在叔父家中,遇到大司农丞何介之,那老头子是个真爱才的,极喜欢提携有才干的后辈,为人又端方耿直。见了你这年轻才俊,他不定怎么高兴呢!”
  方犁在京中也久闻何介之大名,晓得此人自幼就有神童之誉,术算一道天下闻名。正所谓英雄惜英雄,便有些动心,低头想了想,道:“若有幸去何老府上拜会拜会,倒是极好,那就多谢邝兄了!”
  几人议定后,当晚邝不疑在方家留过晚饭才走。贺言春和方犁送他出了门,候着旁边没了人,才把方犁的手执着,两人边往屋里走,边道:“我也不是阻止你做官。只是你既晓得时局不稳,何苦要这时候出仕?若真如你所说,朝廷要革故变新,你此时进大司农,岂非正是去了那刀尖火海之处?”
  方犁手抚着他掌心,只觉得里头厚厚一层茧,便晓得他在营中CAO训必定辛苦,不由心里有些疼,道:“我也不是现在就去,只不过为将来筹划筹划罢了。我想着,你姐夫既然设了那么多骑兵营,那就是铁了心要同匈奴开战。到时你必定要去边境的,若我有个一官半职,打听你的消息起来,也方便些。”
  贺言春心里一哽,转头看方犁道:“那我不去了,就在京里守着你。”
  方犁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说这等没志气的话?夏匈交战,你这骑兵营都尉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况且,你们郑家新承圣宠,多少人眼红着呢。若能出一位实打实有军功的将军,也好堵住悠悠众口,是不是?”
  贺言春也听过那些流言歌谣,他自己是不在乎,但见方犁如此深谋远虑,心头却颇为复杂,他沉默片刻,道:“是不是你外头听了些流言,心里不踏实?理他们作甚?皇上暂时只有这一个儿子,不会怎样的!”
  方犁笑了笑,心想,现在是只有一个儿子,以后呢?不过两人好容易见面,总舍不得说些扫兴的话,便道:“你别担心,我现在纵去了大司农,也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吏,风口浪尖与我何干?我不过是想提前结交结交罢了。是了,上回听你说,你准备在营里组两支马球队,找着合适人手了吗?”
  贺言春见他不欲多言,便晓得他主意已定,自己说也无用,只得罢了。两人在方宅里窝盘到半夜,他才骑马走了。路上想到方犁的话,不由心思沉沉,头一遭意识到,原来富贵更磨人。以前家中虽清贫,却天大地大。他能扔下家小,跟方犁说走就走。如今郑家地位日益显赫,他却反而连跟三郎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了。
  过了几天,邝不疑果然带着方犁去了何介之府上。那何老儿先听说是邝家的小子来了,心想一个武将到自己家来作甚,很有些爱搭不理,看他叔父是御史大夫的份上,才勉强见了一面。谁想和方犁说了几句话,老头子便命人煮茶来吃,邝不疑便晓得这是要久谈了,果然,一两个时辰后,天色晚了,何老儿又苦留两人吃饭。
  邝不疑早就坐得腰酸腿疼,听他们说话又不大懂,可谓是百无聊赖。见他二人都是相见恨晚的样子,便晓得吃过饭不定还要再说多久,忙趁此机会提出告辞。何老儿也只面上虚虚地留了一句,便拉着方犁,两人去饭桌上接茬说话去了。
  不提方犁与大司农丞如何一见如故,且说贺言春自回了西郊骑兵营,也是一天比一天忙碌。原来前几日入宫觐见时,皇上问颜将军等人,若现在对匈奴出兵,取胜有几成把握。颜乙为人实诚,便照实回道,大约不足五成。皇帝听了,皱着眉半天没则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起军中CAO训来,颜将军忙抖擞精神,把日常CAO训内容好好汇报了一番,说到最后,又把贺都尉新近招人打马球的事也告诉了皇帝。谁晓得皇帝对别的倒没怎么上心,一听说军中现在开始打马球,顿时来了几分兴致,详加垂询,最后又告诉颜乙,让军中将士好好CAO练,月底他要亲自去营里看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