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玉碎宫门+番外 作者:月幽(上)

字体:[ ]

 
 
 
玉碎宫门 正文 第一回 武陵春
 
    烛影辉煌,笙箫悠扬,玉篆香炉,人间富贵亦不过如此。满室笑语,华宴竞奢,况有娇娃曲意相伴、浓香入怀。宴会的主人更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刘大人,下官为庆大人六十大寿,特意精选一样寿礼,望请笑纳。”一个面生的官吏突地在老寿星身边冒出,一脸的阿谀奉迎。
 
    “贵官是……”醉眼昏花的刘大人问道。
 
    “下官江州刺史吴仁奉诏进京,恰逢大人六十华诞,特备贺礼一份。”
 
    “是什麽……”刘大人不经意地问道。
 
    江州刺史一介小吏,自是不在官高爵显的刘大人眼中,不过被他左一句寿礼右一句贺礼,倒也撩起了几份兴趣。
 
    “大人一见便知。”
 
    吴仁并不明言,只是含笑击掌数下。灯烛倏地暗下,唯有清箫幽幽、古琴琮琮……一团红影不知从何处耀入人群眼中,随著琴箫之曲婆娑起舞。云驭花曳,蛮腰轻旋,舞姿翩躚,犹如怒放的红牡丹夺人心魄,炽热了观者之眼,扣住了观者之心。
 
    红影惊鸿般满场飞舞,娉婷娇躯似比春水更柔。
 
    无论怎样的动作、怎样的跃动,那张应是花容月貌的脸庞始终被宽广的双袖遮掩住,不曾稍露分毫,令人有“不识庐山真面目”之叹,却也更令人心动。
 
    乐音猛地停顿,但见纤臂轻移,那被覆住的俏脸缓缓展露……
 
    所有的人不由自主地摒住呼吸……
 
    好美、好美……
 
    如此绝世姿容又岂是一个“美”字所能包涵?
 
    乐声又起,绯红丽人之舞更是炽烈炫目。
 
    “刘大人,下官这份薄礼,您老可满意?”吴仁在刘大人耳边悄声问道。
 
    “啊?满意、满意、太满意……”色欲熏心的刘大人犹未从惊豔之中回味过来,一双老眼紧盯著宴前舞动的红影不放。
 
    “既然如此,大人不妨留下此女,以娱晨昏。”
 
    “好、好……”
 
    吴仁这般知情识趣,刘大人不由得对其凭添了几分好感。
 
    曲终有尽时,红影飘然退去,空馀淡淡香泽遗人遐思。灯火重现,但心中焰舞仍宛在目前,留下无数惆怅。那些所谓的“风流才子”、“少年俊杰”,同情红颜白发之余,对刘大人的老来豔福皆是妒羡不已。心,仿佛被那道焰影牵走了……
 
    檀香绕室,锦帐低垂。绯红丽人斜依牙床,粉颈微赧刘大人步履踉跄地闯入室中。
 
    “大人……”绯红丽人不安地轻唤著。
 
    沥沥莺声传入刘大人耳中,不觉魂消骨酥。
 
    “小宝贝,过来……”刘大人喷著浓浓的酒气,含糊不清道。
 
    “是。”
 
    绯红丽人轻移莲步至刘大人身侧,灯烛辉映,近观更觉豔丽无俦、风华绝代。
 
    “好美……”
 
    一把抓住绯红丽人的纤素柔荑,刘大人迫不急待地涎著脸将其拉入怀中。
 
    “大人……”绯红丽人娇羞无限,略挣娇躯,清音微吐,“让妾身扶您上床安歇吧。”
 
    “好、好……”被美色迷得神魂颠倒的刘大人,只是语无伦次。
 
    如今暖玉温香抱满怀,想必在牙床之上更是风光绮旎。绯红丽人搀扶刘大人上床,亲手为其宽衣解带。
 
    未几,刘大人惊叫一声:“你……啊……”被翻红浪,血溅牙床。
 
    帐帷倏地掀起,绯红丽人跃出床外,胸口衣襟半敞,露出大片雪肌,本是勾魂的凤目闪著杀气,手中金钗兀还滴著血。
 
    几条人影掠入,为首之人正是那位江州刺史吴仁,俯身向绯红丽人施礼:“十一王爷。”
 
    “刘老贼已被本王结果性命。”绯红丽人放宽嗓音,露出原来的男儿英气,拉拢衣襟,摆手一挥,“回宫!”
 
    “是!”
 
    夜色正浓,时值深宵将黎明。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马蹄声踏碎了月光的清寂,帘幕低垂,见不到马车中人是男是女。重重宫门开放,马车循门而入,直至崇光殿前,方才停下。崇光殿内灯火通明,殿中一人正焦灼地来回踱步,听得外头喧哗,才眉头稍舒。帘幕一动,那位绯红丽人敛衽俏立於夜色之中,并不经通报,径自步入殿中。
 
    “皇兄。”绯红丽人柳腰轻弯,盈盈拜倒。
 
    “璎——”见他平安而返,已是喜上眉稍,不禁双手相搀,“你又替朕立下大功。”
 
    “全赖皇兄洪福,臣弟只是略尽棉薄而已。”
 
    绯红丽人顺势立起,偎入其怀中……
 
    “那你要朕如何奖赏於你?”极自然地搂住柔若无骨的身躯,宠溺地道,“只要朕能办到的,什麽都可以哦。”
 
    “臣弟什麽都不要,只要能长伴皇兄身侧便心满意足了。”
 
    绯红丽人桃染粉腮,娇豔欲滴。
 
    “那太容易了,朕什麽都可依你。”仰天长笑。
 
    “真的?”
 
    绯红丽人略擡臻首,灿然一笑,笑如百花盛开。
 
    “真的……”
 
    声音低了下去,吻住一点猩红。
 
    五更三点,天子临朝。
 
    不舍地放开怀中犹自好梦的丽人,眷恋地在晕颊上印下深情一吻。起身下床,让近身随侍的太监为其更衣。
 
    “不许吵醒十一王爷。”低声下令。
 
    “奴婢领旨。”
 
    太监们哪敢多言一句。
 
    带著昨夜的温存,不再犹豫地步出寝宫,帐帷深处隐隐约约可见龙床上倦卧的人儿。
 
    “皇上起驾——”
 
    声音远远传去,灯火渐渐远去,东方透出曙色。
 
    魂梦颠倒,不知是几时。
 
    方一睁眼,一旁候著的太监立即殷勤上前道:“十一王爷醒了。来人,为十一王爷更衣;来人,传膳;来人……”
 
    “本王问你——”打断了太监一连串的话,“现在什麽时辰了?”
 
    “回王爷,现在卯时三刻刚过。”
 
    “皇上还未下朝?”
 
    “是。”
 
    点点头。
 
    “衣服留下,你们先下去。”
 
    “是——”
 
    众人领命退出寝宫。
 
    缩在被中的身子尚觉娇慵无力,勉强坐起,擡起双臂看时,道道痕迹历历在目,被下身躯想必亦是如此吧。
 
    “若是让众位妃嫔知道,昨晚皇上宠幸的人是我,不知会变色到何等地步?”
 
    喟然长叹,认命地起身著衣。
 
    刘大人被刺一事,在朝中掀起轩然大波,被其长期霸住的权位轻而易举地让皇上乘势收回,然後任命亲信接替。
 
    江州刺史吴仁,吏部追查,并无此人。绯红丽人,芳影渺杳,不知所踪。
 
    反而因此案牵出刘大人种种劣迹,龙颜震怒,圣旨一道:家产抄没,府邸查封。此案顿成悬案,不了了之,前夜赴宴之人恍如南柯一梦。无人能知夺走众人魂魄的绯红丽人,早为皇上深藏禁宫,君恩独宠。
 
    望著眼前如花笑靥,皇上如饮醇酒,微醉薰然。後宫三千粉黛,有谁及此眼前姿容一二?满朝文武大臣,有谁及此眼前忠诚得力?朕什麽都可不要,只要璎在朕身边……
 
    切切痴心、耿耿情怀,搏住了帝皇一颗不定的心……
 
    什麽纲常伦理、道德礼教,皇家最不讲这些……
 
    朕什麽都可不要,只要有璎在、只要有璎在……
 
    璎……
 
 
 
玉碎宫门 正文 第二回 贺新郎
章节字数:2407 更新时间:07-11-08 19:01
    “十一皇子、十一皇子……”
 
    “请留步……十一皇子……”
 
    一个皇子服饰的俊美小男孩,不顾身後的追赶,慌慌张张地朝东宫跑去。沿途张灯结彩,喜幢高挂,东宫更是沈浸在一片喜庆气氛之中。这一切看了,真是令他又厌恶又——恐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