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回档1995 作者:爱看天(下)

字体:[ ]

 
第64章 开窍
  黎江松开他, 嘴里还带着血腥味,他舔了舔牙齿, 尽数咽下去。
  黎舟想起身, 但是被抱地更紧了,拧眉道:“黎江……”
  男孩没吭声,伸手固执地把人一起裹在毯子里, 脸颊温顺贴在后背上,只垂下的眼神发暗。
  就是因为这点血——只是因为流着的血不一样,所以大哥才和他这么生分。
  帐篷里面安静了好一会,黎舟才从里面出来。
  他换了一件短袖,之前那件被他家小狗咬破了一个洞, 他觉得小少爷那口狗牙也够厉害的,后背现在还有点疼。
  晚饭已经煮好了, 黎舟过去拿了一份饭, 他刚坐下吃了两口,就有人过来问道:“大哥,我们队长呢?他怎么没出来吃饭啊?”
  黎舟喝了一口粥,道:“他有点不舒服, 一会我给他带一份饭过去好了。”
  “哦。”
  周围的同学还挺为队长考虑,给准备了一份热热粥放在一旁。
  黎舟吃完自己那份粥, 就给他带了回去。
  黎江已经躺下睡了。
  黎舟以为弟弟还在不好意思, 打从刚才咬了人之后就埋头在毯子里说要睡一会,现在还保持原来的姿势,鸵鸟一样。他过去喊了两声, 弟弟只唔了一声,等他碰了一下露在外面的手臂才觉得有点不对,“黎江,你是不是病了,身上怎么有点烫?”说着又摸了一下额头,确实是烫的。
  黎舟眼里带了几分担心,小声叫了他的名字,“黎江?”
  睡在那的男孩迷糊喊了一声“哥”,还有些意识,“我不太舒服,想睡一会。”
  黎舟把自己的毛毯也找出来给他盖上,道:“你睡,我去找医生。”
  黎江想他留下,伸了手过去,但是对方握着他的手塞到毯子里面,又匆匆出去了。
  没一会就有人进帐篷里面来了,还有其他人跟着一起过来问了两句,被黎舟拦在了外面。
  “先让医生看看,应该是着凉感冒。”
  “大哥,我们队长要不要紧啊?要不联络一下带队老师吧?”
  “对,实在不行就退赛,身体要紧……”
  黎江意识有些不清醒,听到这些忍不住皱眉,他不想退出。
  很快又有医生的声音传来:“病情不是很严重,只是着凉了,可能下午进水里有关,不要紧,先吃药……晚上再观察一下,严重就打针……”
  黎舟低声问了需要注意的事,同时还问了离岛的事项。
  黎江能听到他们对话,想开口让大哥别着急,他不要紧,但是太累了,之前累积下来的疲劳都压下来一样,肩膀重地抬不起来,眼皮也像是千斤重一般,他喊了一声“哥”,对方应了,声音朦朦胧胧的,很快他的手就被握住了。
  这感觉有些安心,黎江昏昏沉沉又睡了。
  这一夜,黎舟留在帐篷里陪着他。
  黎江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里大哥对自己很好,自己也可以撒娇,就像一年前他还在绿岛市读书的时候一样,哪怕把大哥的自行车轮锁了,或者干出更淘气的事情,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赖在大哥身边,拿脑袋抵着他后背那蹭两下,耍赖就这么糊弄过去。
  他在梦里也咬了大哥一口,没有什么原因,心情也不是之前带着一点报复想要对方记住那样,他就是单纯牙齿发痒,看到大哥背过身坐在床边弯腰的样子,就忍不住从后面抱着他,咬了大哥肩膀。
  大哥一如既往地宠他,被咬了也只是无奈道:“松口。”
  他不肯,大哥就挠了他两下,但是他们被毯子缠在一处,动弹不开。
  被他抱着的大哥忽然鼻尖动了动,像是闻到了什么一样,惊讶道:“黎江,你是不是在想坏事?”
  黎江不懂,但是下意识抱紧了对方。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越是纵容,他就越是想要真真切切地咬下去,心里隐隐期盼着一点别的什么。比如大哥生气了,或者对他更激烈地做出一点反抗……他胡乱拱着,不知道要怎么做,无从下手一般鲁莽又焦急,动作都比平时粗暴。
  大哥就叹了一声,握着他的手一起往下,在他耳边道:“这样,我帮你。”
  黎江目不转睛地看着,喉结滚动几下。
  大哥的手很大,也很暖,带着他一起做他从未做过的事。
  黎江受不住刺激,很快交代了。
  对方和平时一样轻笑一声,“没事的。”
  “什么?”
  “长大了,”黎舟揉他脑袋一把,看着他笑道,“是个男子汉了。”
  黎江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在梦里把人咬哭了。
  他最喜欢的大哥被他按在床上,躺在那微微皱眉说疼了,伸出手去想推开他,但是黎江反手握着他的手腕按在头顶,几乎是贪婪地看着那张他最熟悉也是最喜欢的脸,声音哑道不行:“哥,我行吗,我可以的是不是……?”
  “嗯。”
  ……
  梦里的哥哥很温柔,什么都肯教他。
  黎江觉得自己像是睡在棉花上,又像是被包裹在云朵里,年轻的身体因快乐而战栗颤抖。他在梦里做了又坏又大胆的事,那是他十几年来做过最坏的事。
  躺在那的人全程非常配合他,只是有些时候他太急迫,对方长而浓密的睫毛都被逼出来的泪水浸湿了,眉头微微拧起来一点,抿了下唇看起来还在隐忍。
  黎江凑过去一点,心脏剧烈跳动的那一刻,他颤抖着吻了上去。
  触碰到柔软唇瓣的那一刻,黎江在心脏砰砰跳动中醒了过了,他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水,身上裹着大概两三条毯子,也难怪昨天晚上会觉得被裹住一样无法动弹。
  他醒来没一会,立刻就察觉有些不对劲,拧紧了眉头,还未来得及从毯子里起身的时候,就听到帐篷外有脚步声传来,紧跟着拉链门被打开,一个人钻了进来,看到他坐在那有些惊讶道:“醒了?好点了没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