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全面晋升 作者:焦糖冬瓜(上)

字体:[ ]

 
  文案:
  非传统全息网游,当快穿文看吧
  关卡1 娱乐公司沉稳总监VS年下颜值爆表(偶尔女装大佬)小狼狗
  关卡2 真学神VS伪柔弱少女学渣(神)
  关卡3 被妖媚怪兽盯上每天心脏乱跳的袁浅VS冷冷打妖怪不许袁浅看妖怪的秦深
  无论你玩的角色是总监或者留级生,蜂王或小书童,当我爱上你,你就是主宰我一切的BOSS。
  ——by 一见袁浅误终身(就想咬)的小狼狗
  背景:老员工袁浅在把辞职信拍经理脸上之后,被抽中成为公司新开发游戏封测员。
  每一关的戏精BOSS都很缺爱,袁浅表示脑壳好痛,通关太难,一但想要放弃BOSS就要作妖儿……
  那些嘲笑袁浅没前途的家伙们发现,每次袁浅一通关,就飞速晋升。
  资深员工袁浅成功在辞职前引起了董事长的注意力,即将开启迎娶貌美董事长,走向人生巅峰的道路!
  袁浅:呵呵,这是虚假广告,谁信谁傻叉儿!
  秦深:我信啊。
  内容标签: 年下 游戏网游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浅,秦深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八年未晋升的袁浅,将辞职信拍经理脸上之后,被抽中成为全息游戏的封测员。袁浅在游戏里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连BOSS都成了他的小迷弟。BOSS为了把袁浅追到手,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精分技能——一会儿是颜值爆表的流量明星,一会儿是柔弱甜美求保护的小学渣……每一关通关,袁浅发现曾经窃取过他工作成果的经理被董事长搞下来了,踩着他往上爬的上级被董事长踹下去了,袁浅节节高升,就快进董事长办公室了?
  本文诙谐幽默,人物形象立体饱满,现实与虚拟世界交替并行,将现实与理想的矛盾,情感与理智的融合展现得淋漓尽致。
 
 
第1章 我有只土狗—I have to go
  怕放作话有人不看:两个主角名字正解是深入浅出!“情深缘浅”是错误答案!
  以下正文:
  某流量小生隐婚的头条爆搜竟然一秒被压!
  一群吃瓜网民正要开启“哈哈哈”群嘲该小生“虚假流量”模式,定睛一看,竟然是恢阔天下发布的全息网游《征服boss》即将封测的消息。
  群嘲还未开启,瞬间进入全网讨论的状态!
  ——首月游戏通关者将得到一张N个零的支票
  ——一千名测试员甄选中
  ——纪念《征服boss》创始人秦放
  ——全息网游时代正式到
  ——真实的感官体验
  恢阔天下和《征服 boss》空降热搜榜,占据所有热门话题榜,流量明星连影都看不到了。
  整栋楼从上到下不约而同响起一阵欢呼声。
  每个恢阔天下的员工都担心自己的彩虹屁不够响亮。
  袁浅淡淡地看了一眼办公系统弹出来的置顶消息,毫不留情地点了右上角的叉叉。
  这八年,他拿着买白菜的钱,CAO着卖白粉的心,一任一任的领导来了,然后晋升了,留下袁浅独守格子间。
  所以,袁浅觉得凡事都要适可而止,不能连青春的尾巴都抓不住了,他的剩余价值要留给自己。
  “I have to go.”
  袁浅自言自语说。
  “你有只土狗?”隔壁小清新一边刷着抖音一边问。
  是的……再待下去他就真要变土狗了。
  虽然他做着把辞职信拍经理脸上的梦已经好多年,按道理比九九乘法表还熟练,但真要付诸实际,他怕自己太激动了会结巴,影响发挥,于是决定去抽根儿烟。
  十楼的露台并不是楼顶,但是风景开阔,经常会有程序员还有其他加班加点的员工聚在这里抽烟。
  而今天的十楼露台却很空旷。
  哦,想起来了,今天是新任集团董事长秦深到任,整栋楼上到部门总经理,下到保洁阿姨,都处于紧绷状态,哪个不怕死的敢偷懒出来吞云吐雾啊。
  但是袁浅就敢。
  他走向露台的边侧,避免被某些事逼发现了,屁大的事儿BB个没完。
  刚把烟摇出来,袁浅就发现自己看中的位置已经有人了。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个头儿估计有185以上了,背影很挺拔,一看就是还没被现实摧残过的小白杨。
  袁浅忽然觉得看见了八年前的自己。
  他走了过去,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随姓地取出打火机,将烟叼在嘴里,啪嚓一声,年轻的男人侧过脸来。
  那是一张英挺的脸,轮廓很深,眉眼的线条很漂亮,却隐隐透着一丝沉冷的锐气。
  “新来的,我没见过你。”袁浅单手搭在露台的边上,眯着眼睛吐出一口烟圈来。
  对方的眉心皱了皱,估计是个不抽烟的,只是出来透个气。
  “熏着你了?抱歉了。那我就不用尼古丁荼毒集团未来的中流砥柱。”袁浅笑了一下,将烟掐灭了。
  很多人都说袁浅看起来严肃,笑起来却很有味道,那种有点暖又很成熟稳重的调调。
  年轻男人本来是要走的,但袁浅那么一笑,他就顿住了脚步。
  他们的对面是某个大型商场,商场的巨型广告位正好就是《征服Boss》即将上线的广告。
  “咱们恢阔天下的公关部门还是一如既往地浮夸——N个零,那不还是零吗?”袁浅笑着说。
  年轻男人侧过脸来,看着袁浅,淡淡地问:“有什么不对吗?”
  他的声音很特别,有种金属碰撞产生的冰冷质感,挺提神醒脑的。
  “又不是N个九,谁信了这邪,谁是傻叉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