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 作者:且拂(中)

字体:[ ]

 
第56章 三章合一
  这次进宫的人不少, 身份还都不低,御花园的牡丹开得极好,谢彦斐边往杜香妩两人那边去,边给裴世子说眼前看到的情景。
  只是谢彦斐与裴泓就快要走到杜香妩那边时, 身边凑过来一人,正是六皇子。
  “五哥, 我跟你们一起走啊。”六皇子余光一瞥也瞧见不远处与杜三姑娘一起的奚姑娘, 等收回目光对上谢彦斐似笑非笑的目光,低咳一声,也掫揄道:“那边似乎是杜三姑娘, 五哥不去打个招呼?”
  他其实是看到谢彦斐朝那边去才凑过来的, 他之前追出去, 虽然把奚姑娘劝了下来,可他还有很多事想问, 关于当初她怎么没说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 怎么没进宫找他?
  他已经出宫建府, 其实要找他也不是难事。
  他有很多疑问要问,可他又不好单独去找一个小姑娘说话, 他知道今日在场很多贵女都是为他而来, 他偏向谁,怕日后给对方宿敌,就像是之前梁尚书家的那两位。
  谢彦斐挑眉看他一眼:“为什么我要跟杜三姑娘打招呼啊?”
  六皇子瞅着他,谢彦斐默默继续瞅着他,六皇子本来想说如今宫外好多传言, 说旭王爷对杜家的那位三姑娘很不一样,可也大多只是之前在宣平侯府旭王帮忙的那件事,却也能说成旭王当时为了自救。
  可他刚刚明显看到五哥与杜三姑娘虽然没说几句话,可五哥频频朝杜三姑娘看去,他可发现了,如今去的方向也正是那里,他本来想蹭个方便去找奚姑娘。
  六皇子被噎了下,低着头压低声音,左右五哥也知道之前的事,用只有三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那五哥就辛苦带我过去一趟呗,我想问奚姑娘一些事。”
  谢彦斐:“刚才没问?”他还以为两人去这么久,该说的不该说的交情都套个差不多了。
  六皇子摇摇头。
  谢彦斐差点没忍住翻个白眼,不过带着老六去,也不是不可以。
  谢彦斐同意了,一行三人就这么转着转着,就刚好在一大丛牡丹花后“偶遇”了杜香妩两人。
  打了个招呼,谢彦斐开门见山直接道:“奚姑娘,六弟找你。”
  本来已经躲在杜香妩身后相当隐形人的奚菡动作一僵,只能福了福身:“臣女见过两位殿下。”
  杜香妩也福了福身,她其实想问之前受伤的那个人怎么样了,可这里人太多,倒是不太方便,只能装作不太熟的样子。
  谢彦斐说完带着裴世子往后退了两步:“六弟,还不赶紧问,那边有贵女过来了,指不定就是为了找你的。”
  谢彦斐边说边观察奚姑娘,她听到这明显身体僵了一下,一直低着头,头发重新梳了一个发髻,依然是厚重的发髻盖住了额头,不过她五官挺好,尤其是一双杏眼又黑又亮,脸颊上也只是肉实一些,却惹人想去捏一捏,不过可惜额头的头发把一部分眼睛也遮住了,显得有些阴郁木讷,第一眼看过去让人看过就忘。
  看这奚姑娘的反应,看来她对老六的确是有心思的,他之前的猜测至少有五成的可能姓。
  毕竟如果当初的事只是意外的话,她额头上的伤疤虽然是两个孩子相撞之后造成的意外,可之后继后为了不让人知道这件事影响到六皇子,也不想让六皇子与当时还官职不怎么高的奚文骥的女儿牵扯上,势必会施压,奚姑娘那么小的年纪相当于毁了容,怎么可能不恨六皇子这个“罪魁祸首”?更不要说还把折扇保存得这么好,还动了心。
  要是他,他能报复得他爹娘都不认识他,当场把折扇都给毁了,还能看上?
  不过这万事都有意外。
  但是谢彦斐更倾向于后者,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意外,是奚文骥故意为之,他猜当时也只是凑巧,刚好撞上六皇子新学了画折扇来御书房找明贤帝,奚文骥因为一些事带着孩子进了宫,他本来是想寻找机会博取明贤帝好感,或者借孩子与年纪相仿的皇子交好,也是一条路。
  从之前的话六皇子新得了东西是一路小跑去的御书房,他身后的小太监肯定急得喊着跟着,奚文骥带着奚小姑娘刚好从另一边的拐角过来,动了心思,直接把奚小姑娘推了过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奚小姑娘知道罪魁祸首是自己的爹,也亲眼看到金贵的六皇子被当时吓傻了也受了伤,不过六皇子据说是伤在手臂上,虽然留了疤但衣服一遮就看不到倒是也无妨。
  可当时必然也是流血了,奚小姑娘因为知道是自己爹做的,内疚之下,之后因为奚文骥的官途只能隐瞒下来,甚至避而不见,可因为内疚加上额头上的疤痕倒是自卑,她躲在暗处,因为这折扇开始关注这位六皇子……时间久了,在心里就扎了根,直到今时今日。
  不过这一切也只是谢彦斐的猜测,万一……人奚姑娘就是因怨生爱,爱好特殊呢?
  毕竟……都能有于成珂那样恋丑的……
  谢彦斐若是想替奚姑娘把额头上的疤痕遮住简单,可他若是想知道奚姑娘恨不恨奚文骥或者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却是有点难。
  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就先从她的疤开始着手好了。
  六皇子看奚姑娘没开口,他纠结一番,看了眼杜香妩,他跟杜香妩见过几次,都是宫宴宴会的时候,更不要说之前杜香妩还是于容琅的未婚妻,可他不确定杜香妩会不会说出去,他忍不住看了眼谢彦斐。
  谢彦斐对杜香妩的姓子还是挺了解的,绝对是个守口如瓶的,再说没杜香妩在,他们单独见奚姑娘也不妥当,他朝六皇子点点头。
  六皇子这才放下心,想了想,压低声音开了口:“奚姑娘你放心,你的秘密我不会泄露出去的,只是……我想让宫里的御医给你瞧瞧,配一些好的药膏,看看能不能恢复,不知道你可愿意?”
  奚姑娘显然没想到六皇子找她是说这个,她的头一直低着,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她轻摇了摇头:“臣女谢六殿下关心,可是……不必了。臣女这疤药石难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