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 作者:且拂(上)(33)

字体:[ ]

  裴泓忍不住压下心头的笑,王爷你听到名字声音这么愉悦兴奋确定不认识?不过他也没细问,转移话题:“如今地方打探到了,王爷可还要影青办什么事吗?他左右闲着无事。”
  谢彦斐搓着手,他当然想啊,毕竟他现在没可用之人,可是不是太麻烦世子了?可对上裴泓清澈的凤眸,他咬咬牙,反正都麻烦过一次了,欠一次也是欠,两次也是欠:“咳咳,既然世子这么说了,我就厚着脸皮再借用几日好了。”
  裴泓嘴角弯了弯:“王爷客气。”
  谢彦斐解决了心头大事,心情极好地陪着裴世子用了一顿晚膳,心情放松下来,他倒是挺好奇的:“看世子的意思似乎对奚大人家的事挺了解的,这奚大人既然欢喜这女子,为何只在外置了宅子当外室不放在府里?”
  这户部侍郎奚大人奚文骥就是天鹤派花了十几年安插在京中的两个眼线之一,其中一个就是魏姨娘,这奚文骥被送进户部,死的户部郑尚书就是这奚文骥的上峰。
  郑尚书死了,奚文骥就是下一任户部尚书。
  按理说魏姨娘两人能在这外室宅子里偷偷见面,看来是外室也是知晓内情的,既然知道,为何不直接送进府里不是更容易行事?毕竟奚文骥府里的大夫人娘家人可都不是天鹤派的人,反而跟皇家的还有些远亲。
  这样一位外室送进府,不是能更好与奚夫人打好关系,给他后助?
  裴泓道:“这外室的身份,不便进府。”
  “诶?”谢彦斐听到了八卦的味道,“莫非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裴泓笑笑:“这段氏十几年前是京中有名的花魁,虽然是清倌,可到底出身青楼,奚文骥是朝廷命官,奚夫人又是名门贵女,她知晓这外室之后也没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这外室永不入府。”
  谢彦斐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就怪不得了,奚夫人不介意奚大人纳妾,可这妾室若是青楼女子,她就不愿意了。
  不过这奚文骥倒是奇怪,按理说他这个身份不是怕有不妥或者独特容易暴露之处,偏偏还非要弄这么一个外室在外头,为了护着,还大张旗鼓。
  谢彦斐摸着自己肉乎乎的手指,无意识捏着,莫非……是真爱?
  谢彦斐赶紧把自己脑袋里的想法给甩掉,也不去分析奚文骥与这外室到底如何,这也跟他无关,他只需要知道如今已经知道了私宅的所在,那就只需要守在这宅子里,守株待兔即可。
  不过,既然要揭露于容琅,顺便把魏姨娘也算计进去却是不容易,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反扑。
  那再想设计他们就不容易了,所以谢彦斐只有一次的机会。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裴泓看不到谢彦斐的模样,却能听到他的呼吸渐渐由激动趋于平稳,才缓缓开口:“王爷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不知这魏姨娘可是有什么不对之处?”说起来倒是奇怪,一个是宣平侯府的姨娘,一个是奚文骥的外室,这两人平日并无接触,为何魏姨娘非要乔装打扮换了好几次才隐藏身份去了这里?
  谢彦斐如今没证据也不太好说,“影青跟踪魏姨娘的时候,就没再瞧见别人?”
  裴泓摇头:“除了魏姨娘与段氏,就是一些丫鬟婆子了。”
  谢彦斐沉思,他觉得于容琅肯定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那就是于容琅来了,但不是走的正门,想要打探到于容琅下一个目标,那需要偷听谈话,要是听不到,他就不能算计于容琅了。
  他的目光在地图上瞧着,目光落在这宅子后院扩充的地方,他点了点:“世子,影青可曾去过这个宅子的后院这一大片空地?这里好像扩充过了,不知是什么?”
  影青去过这私宅发现主人曾经是个青楼女子,这刚好与他最近要寻常的风尘女子身份吻合,他怀疑这段氏可能是他要找的人,既然如此,自然是查过,“是一片灌木丛,杂草丛生的,是一片荒地。”
  谢彦斐皱眉,好端端的后院不会只弄一片荒地,灌木从高,隔绝了墙外,怕是不想让人看到里面的情景,加上于容琅当时腿上的泥土,可能两人私会有密室,那就在那一片。
  想到这,谢彦斐只能赌一赌了,“世子啊,影青的轻功怎么样?要是让他躲在一处听一个高手的墙角,他会被发现么?”
  裴泓心下一动,却没多问:“他自小修习武功,轻功一流,闭气功夫也绝顶,即使再高的功夫,只要一动不动,完全可以避开。”毕竟身为影卫之一,擅长的就是隐蔽探听功夫。
  谢彦斐放了心,把自己的计划说了:“那我就厚着脸皮再借用影青几日,不过怕是接下来几日枯燥了些。我需要他在这灌木丛中寻到一个藏身之所方便谈话的密室,之后寻个能听到里面谈话的地方藏起来,偷听到……”他想了想,咬牙说了,“最近葛大人再找的那个采花贼的下一个目标。”
  “嗯?”裴泓猛地抬头,“采花贼?”
  谢彦斐挠挠头,这让他怎么解释自己为何会知道?“这……一时间也说不清,世子你就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了,这魏姨娘……估计这段时间还会与这贼子私会,我想知道他下一个目标,想提前阻止。”
  “为何不直接将他抓住?”裴泓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
  谢彦斐摇头:“他身份比较特别,如果不抓个现行,他不会承认的,到时候无法定罪,下次他就不会这么轻而易举上钩了。”
  裴泓自然对最近这些时日那个臭名昭彰的采花贼有所耳闻,只是对方身手极好,又擅长隐匿,他的人竟然也没能追踪到,没想到,竟然就藏匿在城中。
  裴泓的面色也凝重下来,“王爷放心,我会吩咐好影青,这件事会替王爷办好。”
  谢彦斐松口气,“影青只需要探听到目标是谁即可。”他虽然知道于容琅接下来会动手下一个目标,却不知道是谁,书中也是一笔带过,于容琅是后来很久才伏法的,如今他祸害的下一个目标为了名声并没有说出来,所以他知道有这个姑娘,却并不知身份,只能让影青去听墙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