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后我盘了豪门老总 作者:君莫遥

字体:[ ]

  《重生后我盘了豪门老总(致命宠爱)》作者:君莫遥
 
  文案:江言兮重生前是个怂货,唯一不怂的一次就是揣着崽子跑了。
  江言兮重生后也是个怂货,唯一不怂的一次就是和崽子他爹结婚了。
  人人都说傅二爷冷情冷意,估计这辈子都遇不上喜欢的。
  可是哪知道,傅二爷不仅结婚了还抱上了崽子,整天笑得喜气洋洋像一只狗子。
  又怂又撩小少爷受vs又作又傻人称傅二爷攻
  注:1.本文为无脑恋爱文,没有逻辑可讲,一切剧情发展都是为了谈恋爱
  2.比较日常向,可能很黏糊
  3.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
 
  内容标签: 生子 重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言兮,傅呈洲 ┃ 配角:预收文《山海直播》《穿回来后我爆红了》完结文《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 ┃ 其它:
 
 
第1章 
  江言兮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地,浑身酸痛,尾椎骨处发散出一阵特别酥麻的热浪。
  江言兮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怎么回事,背后就靠过来一具发热的躯体。有力的臂膀,穿过他的腰际,把他搂了过去。
  背后抵着的,是一具强有力的胸膛。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别动了。”低沉沙哑的男姓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困倦的睡意,呼出的热气在发旋处盘旋,引起阵阵颤栗。
  男人的胸腔轻微振动,鼓动的胸腔与江言兮的后背相碰,身体之间的源热隔着睡衣也传了过来。
  江言兮猛然愣住了,傅呈洲?!怎么会是傅呈洲?!
  江言兮惊疑不定,但是梦境是这么真实,在这静谧的夜晚,江言兮甚至可以听到男人心脏“咚咚咚”跳动的声音,江言兮有些不确定地转身,想要确定梦的真实姓。
  两人姿势从拥抱变为相拥,江言兮的下半边脸掩在被子里面,鼻息里满满的都是那事之后的味道,干燥的空气中还带着点腥味。
  男人身上的热气,也从皮肉中溢了出来。
  熟悉,又陌生。
  江言兮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拨动手指,在这具男姓身体上划弄着,指尖与这热气源相碰,江言兮可以感受到皮肉的紧实,这是年轻时候的傅呈洲。
  这也是身体健康的傅呈洲。
  “别动。”
  傅呈洲捉住江言兮乱摸的手,声音低沉而沙哑,还带有一些鼻音,声音更显得有些不真切。
  呼吸有些乱了。
  黑暗中,傅呈洲的眼神清朗,下巴搁在江言兮蓬松的发顶上,一只手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扯开被子盖住小少爷的脑袋,带着一点朦胧的鼻音命令道,“睡”。
  “混蛋。”被傅呈洲捂住脑袋的江言兮想要把被子扯开,怒气显而易见。
  还挺有活力的,有些睡意的傅呈洲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兴致又被挑了上来了。
  傅呈洲干脆从被子里,掏出江言兮的脑袋,乱毛扎在傅呈洲的下巴上,带着细微的酥麻感。
  傅呈洲浑然不在意,反而就着这个姿势勾起江言兮的下巴,男人身上猛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笑着说,“怎么,小少爷,和我上了个床,就扭捏起来了?”
  黑暗中,傅呈洲的面孔变得不真切,但是这口吻确确实实是二十六岁的傅呈洲,带着他独有的这个年纪的欠揍感,“混蛋,放开我。”
  江言兮是江家的小少爷,但是谁都知道江言兮是江家私生子,迟早要被江宏送出交换利益的。
  这次傅家那爷亲口点名要江家小少爷,江宏能不巴着送上来吗?
  前世,只有傅呈洲对他好,可是他却不珍惜,最后落得一身凄惨,连自己的崽儿都没怎么管,最后还被当成小三按在地上摩擦还因此丧命,哪怕是最后傅呈洲替他报了仇,可是也不甘心。
  江言兮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前世,也是第一次和傅呈洲上了床后,就怀上了崽,不过当时他觉得屈辱,连夜就跑了。
  傅呈洲察觉道江言兮细微的动作,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邪笑,想着江言兮那块桃源地里面,还洒满了他的种子,估计现在还热乎着呢。
  傅呈洲好心情地笑笑,凑上去说,“不放,你能把我怎么着。”
  黑暗中的感官最为灵敏,刚重生的江言兮本来就恍恍惚惚的,现在被傅呈洲这么一逗,竟然委屈地哭了起来。
  这哭声,带着委屈,带着后悔,带着不甘,也带着歉疚。
  低声的呜咽抽泣,带着不同于欢愉时的悲鸣。
  听到这悲恸地哭泣,傅呈洲心中升起一阵烦闷,想要搞事的手指停在一半,未曾继续,低骂一声,“扫兴。”
  翻了个身,还是睡吧!
  “呜呜呜……傅呈洲,你个混蛋。”
  听到傅呈洲这么说,江言兮更委屈了,在傅呈洲翻身的一瞬间,就一脚踹了过去,刚好踹上了傅呈洲的屁|股,软中带硬。
  不过江言兮现在手软脚软的,哪有什么力气,踹上去就像是调|情一样。傅呈洲没什么事儿,倒是把江言兮惊着了。
  傅呈洲被这小少爷挑动得额头直跳,靠,这是在勾|引吧!
  傅呈洲直接一个翻身,捏住江言兮的脚,小少爷的脚很漂亮,十个指头莹润有光泽,估计脚背上还有他亲的草莓印记呢。
  傅呈洲好心情地想着,粗砺的掌心摩挲着光滑的脚背。
  江言兮被男人这动作弄得心头一慌,狠声道,“干什么!”
  似乎是才哭泣过的原因,江言兮的声音还带着一丝软绵,若是再仔细听,这软绵的声音还含着其它不明的意味。
  恰巧,傅呈洲的耳朵就听出了这若有若无的诱惑,直接一个翻身,整个人都趴伏在江言兮身上,傅呈洲撑着身子,倒也压不着江言兮。
  委屈得不得了的江言兮被傅呈洲这一招羞得满脸通红,一双杏眸睁得大大的,想要看清傅呈洲此刻的表情,但是现在整个房间都是黑黢黢的,只能通过细微的月光,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