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秀才家的壮夫郎+番外 作者:日丽风和(下)

字体:[ ]

 第66章 回村
  乡试放榜后,中举之人的名单逐陆陆续续到各州县, 等沈砚北三人从青州回来, 东江县百姓也都知晓了原沈家村的沈秀才夺得了本次乡试清河郡的解元。
  收到消息的沈家村人都沸腾了!尤其村长沈德忠笑得见牙不见眼, 脸上的褶子都多了好几道。
  是日, 沈砚北三人坐着马车刚回到沈家村村口的时候 ,蹲在村口大榕树下的孩子们一瞧,立马边跑边兴奋地大喊:“举人老爷回来!”“举人老爷回来了!!”
  “快放!”沈德忠指挥村里的年轻小伙子把窜挂在村头的鞭炮点燃, 即时响起喜庆热闹的炮竹声, 震耳欲聋。
  “举人老爷!”闻声而来的村人们夹道欢迎,欢呼声一片。
  这阵仗弄得沈砚北哭笑不得, 拉着顾长封直接朝沈德忠走去。跟在两人身后的周煜还没受过村人们这样的热情, 笑得像个傻子。
  “砚北啊!你可真是给我们沈家村大大的长脸了啊!”沈德忠眉开眼笑。他们沈家村竟出来个解元, 隔壁李家村那锒铛入狱的举人李逸当初乡试的排名可是在副榜上的!
  如今他们沈家村家家户户都有余粮, 还能不时吃上肉,大伙小日子过得滋润,眼下沈砚北又一举拿下解元,至此, 沈家村被李家村骑在头上的多年阴霾尽数退散。沈家村人个个腰杆挺得笔直!
  “侥幸而已。”沈砚北无奈地笑道。这中了解元, 就类似中考考上省重点中学,可具体如何,还得看高考呢!
  看他神色如常,一点儿也没骄傲自满, 沈德忠心里更是欢喜, 拍拍他肩膀不再说什么。沈有财却是挤出来, 脸上堆笑:“举人老爷哎,您这么厉害,可否指点指点我家成文?”
  “我家成文刻苦好学,就只差一位名师指点了!”
  沈德忠没好气地道:“砚北舟车劳顿,你等人歇好了再说。”他也乐得村里能有人多读书多出人头地,可有些人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村里的年轻人笑道:“要是有财叔你家成文能把吃的劲用在读书上,说不得你家也能出个秀才老爷!”
  沈有财面色一红,恼怒道:“去去去!瞎说啥!”
  没理会沈有财,沈德忠让沈砚北回家好好休息,下午去找他商量摆酒席的事。这夺得解元可是大喜事,得好好庆贺庆贺。
  沈砚北没意见,考中举人后,他算是彻底跳出了农民阶层,一脚迈进了士的行列。大齐对举人奖励丰厚,免赋税徭役,还能领粮食!
  这次宴席请全村人,村里人全都自动自发来帮忙,锅碗瓢盆、桌椅板凳各家凑了些便齐活了。
  鸡鸭鱼肉蔬菜米粮,家里不够,沈砚北直接找村人买,再向邻村买头大肥猪现宰杀,这一顿宴席就有着落了。
  听闻沈砚北回来了的其他村村人都跑来看热闹,一看就看到沈家村人热火朝天地在准备宴席,个个都羡慕得不得了。
  这沈家村怎的就那么走运?怎么他们村就没有这样的贵人?带领大伙致富就算了,还成了村人的靠山!
  开席时,作为主角的沈砚北端起酒碗,笑对众人:“多谢诸位嫂子兄弟筹备这顿饭,也多谢乡亲们赏脸来赴宴!薄酒淡菜,请诸位不要客气!”说完,先干为敬。
  “好!”场中一阵欢呼。看沈砚北成了举人老爷依旧如以往般和气,不少村人都大着胆子上前敬酒,沈砚北都一一受了。
  坐在他身旁的顾长封看他来者不拒,眉峰微蹙。
  沈砚北酒量并不是太好,喝多了会醉。醉了倒也没什么,他带他回去便是。只是醉了身体会不舒服。
  夹了些肉菜放在沈砚北碗里,顾长封黑眸直视他:“不要喝太多酒,先吃饭。”
  “好啊。”沈砚北看了眼那被挤得满满当当的碗,从善如流地拿起筷子。
  见状,村人们也不好再来敬酒,而是各自招呼道:“吃菜!吃菜!”
  要说眼下最引人注目的,其实不是沈砚北,而是顾长封。
  顾长封变了,村人们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感觉到。虽然模样还是和从前一般无二,只是身上那种无形的气质变了,尤其是眼神。
  之前的他不善言辞会因人事而感到拘束,可眼下坐在沈砚北身旁被众人围绕的他,刚毅的眉眼间一派淡然,像一柄未出鞘的华贵重剑,内敛厚重,虽锋芒不露,却无人敢轻视。
  沈砚北这么听夫郎的话,大伙看在眼里也不敢打趣,只有一姿容秀丽的女子酸溜溜地道:“今儿是沈晏哥哥的大喜日子,多喝两杯又怎样?需要这般指手画脚!”
  和她坐同一桌的村人只是喝酒吃菜并不搭话。倒是一个高颧骨的妇人用手推了推她,瞪着她小声催促道:“快去啊!”
  女子面露迟疑,抬头看着温文尔雅,在一众粗俗鄙陋的村人中如同鹤立鸡群的沈砚北,想想若是能站在他身旁收获众人赞美是何等风光,咬咬唇定了定心神便端着酒杯起身。
  “沈晏哥哥,我敬你一杯!祝你来年金榜题名!”
  许久未曾听到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正在吃饭的沈砚北一愣,一转头便对上女子俏丽的眉眼。
  女子眼神脉脉,看他的目光热切。
  顾长封眸色微沉。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曾经严肃警告过不要再接近沈砚北的林婉茹。
  早在林婉茹动身去主桌敬酒的时候,村人们便盯着这边看。瞧顾长封眉头紧拧,不由为林婉茹捏了把汗,谁知沈砚北竟怔怔地看着林婉茹。
  村人们内心震惊了。
  这是旧情复燃了?可沈砚北一说话就让他们知道,他们想太多了!
  “原来是林姑娘啊!”沈砚北恍然大悟,随后疑惑道,“你怎么还在村里?”
  林婉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你怎么还在村里?
  你怎么还没嫁人?
  你怎么还没嫁出去?
  ……
  林婉茹拿着酒杯的手用力收紧,脸色发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