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惊鸿一面(主攻) 作者:素莲生花

字体:[ ]

 
文案
红袖宫小少主萧羽凤练蛊走火入魔,需碧血灵芝,龙骨与九天蛇胆为药引,方能疏通经脉,渡过大劫。其兄长带他出宫寻找药材顺便打怪升级收后宫的故事。
作者深度年下美强总攻攻控,喜爱虐身虐心HE。
本文三观正常,设定正常。基本上腹黑年下美强攻x各种类型的强受,绝不娘化,软化受,绝不地位平等,绝不1V1.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羽凤 ┃ 配角:萧祈凌,萧冥,沈时墨 ┃ 其它:总攻,年下攻,忠犬受,主攻文,一攻多受
 
 
  ☆、楔子
 
  月黑风高,大雨滂沱。
  雷鸣轰隆,电闪白了大片天空。
  大雨中,一少年步履踉跄,跌跌撞撞直冲江北萧府。银枪在雷电下发出寒光,鲜血顺枪身滴落,腥臭血气在雨中愈发浓烈。
  守门的侍卫迎上来,看清少年惊惶面容后,脱口而出:“四少爷——”
  少年身受重伤,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哑声道:“去禀告爹,我杀了鬼无情……”
  话音刚落,四少爷体力不支,晕厥过去。
  “轰隆——”一阵闷雷,仿佛要将天地震碎。
  而这雷声,远没有方才四少爷的话语来得惊人。早有侍卫匆匆入府禀报。
  濒死的恐惧,随着隐隐雷声,逐渐弥漫整个萧府。                        
作者有话要说:  有文荒的攻控麽?一起玩耍啊~
 
  ☆、江北萧家
 
  古道西风,一匹素色马车急急而行,溅起尘埃无数。
  车夫是个黑衣青年,面覆青铜,一双凌厉眼眸透出死士特有的杀气与忠诚。
  车内,一青年与一少年并坐,青年约莫二十来岁,面容俊朗,沉如远山;少年约莫十六七岁,豆蔻年华,一双墨瞳说不出的灵动清秀。
  “萧祈凌,我一直以为自己石头里蹦出来的,没想到还有一爹,有趣有趣。”少年眉眼俊俏,声音清澈,透出一股逍遥懒散气质。
  青年没有说话,靠在车厢闭目养神。
  “萧祈凌,你说说话嘛,长路漫漫,我总不能一路自言自语啊。”少年装模作样叹口气,抬眼偷偷打量青年,做出可怜兮兮模样。
  萧祈凌仿若未闻,不发一言。
  “真是无趣,我只好找听风玩了。”少年哀怨叹气,一把掀开帘子喊道,“听……”
  “若凤弟难以入眠,大哥可以点你睡穴,你已折腾三日,哪这么好精神。”萧祈凌心知难以避过,只好睁眼阻止小弟,“还有两日,凤弟暂且忍耐,惊鸿阁情报,江北萧家枝繁叶茂,武林世家,规矩森严,你入府,也少不得收敛。”
  “我哪有那么不懂事。”少年笑的一脸纯良,“倒是你,萧祈凌,萧家家大业大的,要不要去捞一笔,平衡平衡惊鸿阁财政收入?”
  “你最好叫我大哥。”萧祈凌一字一顿强调,“凤弟,萧府不是惊鸿阁,此去,也是为着你的身子,大哥不容许任何闪失。”
  “哈,你别这么严肃啊。”萧羽凤蹭到大哥身边,一双清俊桃花眼仔细端详对方英俊面孔,脸上出现沉思神色,“我一直觉得咱两特别不像,会不会不是同一个爹?”
  萧祈凌眉头一凛,冷冷瞪着自家小弟,空气顿时凝结,上位者威严压迫自然流露,连赶车的听风,都提高警觉。
  “我说实话你又生气,天天就知道生我气。”萧羽凤一撇嘴,一脸无趣掀开车帘掠出,坐在听风边上一道赶车。
  “小爷……外边风大,您……”听风低垂头颅,身子绷得异常紧,他甚至能闻到小爷身上淡淡药香。
  “什么时候惊鸿阁的奴才都对我指手画脚了?”萧羽凤不悦打断。
  “听风该死。”听风吓得一抖,牵缰绳的手指颤得厉害。
  “停了。”萧羽凤加了一句。
  听风一吹口哨,手中缰绳一提,骏马抬蹄止步,四平八稳。待得马车彻底停稳,听风翻身落地,双膝跪地请罪:“小爷别生气,听风请罚。”说罢,他抬手狠狠扇了自己右颊,上头没听见萧羽凤说话,便再次挥掌抽在另一边脸上。
  萧羽凤足尖一点跳下马车,头也不回走开。
  听风不知主人情绪,心中更乱,下手愈重,抽得双颊生疼。
  “凤弟怎么了?”萧祈凌掀开帘子,心中暗叹,真是个祖宗。
  “如厕。”萧时头也不回喊了句,跳进一片小树林里。
  如厕也能这么吓唬人,熊孩子。萧祈凌无奈摇头,看一眼听风,淡淡开口,“管住你的嘴,下次再惹凤弟生气,本座就割你舌头。”
  “是。”听风停下自罚,颤颤巍巍的应了句,起身回到马车上。
  “这个姓子,带回萧府,不知又得闯多少祸。”萧祈凌躺回车厢,闭目继续养神,这几日他被凤弟折腾的头都大了,再不休养,怕到了萧府,面容枯槁,不能给未来爹爹留下个好印象。
  马车停了一炷□□夫,继续古道疾驰。
  萧羽凤终是困了,在车厢里沉沉睡去,呼吸渐匀。
  此时,闭目养神的萧祈凌无声睁开了眼睛。
  他凝视着萧羽凤安静睡颜,凤弟面容俊俏的不像话,英气中带着邪魅,呼吸间羽睫微颤,萧羽凤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
  小恶魔,我上辈子一定欠你不少钱。萧祈凌唇角微弯,就着不舒服的姿势靠在车厢里,一动不动,不愿惊到熟睡的少年。
  马车急行两日,终是入了静安城,静安属江北之地,民风热情粗犷,屋舍大气中不失雅致,烈日与干燥天气养出火爆姓子,静安城以好斗为名,妇孺皆习武,故培养不少武林世家,为当今江湖增光添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