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炮灰作弊系统(快穿) 作者:橘子舟(下)

字体:[ ]

 
第146章 
  游戏研发者(1)
  璟旸是在车里醒来的, 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车窗外掠过的街灯,还有徐豆亮着灯光的高楼大厦,他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这个身体十分的疲惫, 显然是没有休息好。
  他看了眼正在开车的司机, 虽然不知道现在他是要去什么地方, 但还是想着是不是应该先简单的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不然的话,接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不好应对了,所以至少应该要把现在的身份了解清楚了。
  璟旸再次闭上眼睛, 没有开启记忆承接,而是简单的进行身份了解。
  这个身体的名字叫做席勒, 虽然还不到三十岁,但已经是一家大型游戏公司的总裁。他现在是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之所以会觉得这么的累,是因为原主人为了新的游戏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休息好了。
  即便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 他还是要去参加这次重要的宴会,原因的话,要等详细了解之后才知道。
  既然是要去参加宴会,自然是要简单的了解一下在宴会上他应该做些什么,害要了解的就是, 都会有些什么重要的人去参加宴会,自己应该跟那些打招呼。
  当车子到达酒店大楼外面的时候,璟旸刚好了解完了大概的内容, 总之总要的信息他都知道了,能够保证待会儿不会出错就行了。
  璟旸下车走进酒店,刚要进入电梯,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这个人,他刚刚在车上了解一下,是参加这次宴会中的重要人物之一,也是原主公司的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说是竞争对手也不完全正确,人家公司的实力要大多了,而且游戏公司只是他们旗下的产业之一而已,跟原主家公司只做游戏还是有所不同的。
  “贺董。”璟旸进入电梯后,立刻伸手与他打招呼。
  “席总。”贺朗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璟旸,伸手跟他握了握手,但是在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的那一瞬间,贺朗像是感觉到了一股电磁力,将他的手给吸住了,用意外的眼神看着璟旸。
  璟旸也像是被微弱的电流电了一下,手微微一抖,用同样意外的眼神看着贺朗。
  贺朗一直盯着璟旸看看,心里想着,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席勒,为什么偏偏今天感觉这个人有些不一样呢?
  璟旸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贺朗一直看着他,似乎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他只能用力的将手抽了回来。
  璟旸被他审视的目光看的有些尴尬,刚好电梯到达了他们要到的楼层,璟旸做了请的手势说“贺董请。”
  贺朗终于收回目光,先璟旸一步走了出去,璟旸了默默的吐了口气,待心跳稍微稳定之后,跟贺朗保持着一段距离走进了宴会大厅。
  宴会上是拉关系的好地方,但也是个极度虚伪的场合,偶尔还会有些无形的刀光剑影在其中,在这样的场合混的如鱼得水,要么你的背景实力特别强,有的是人会主动的上前找格尼打招呼,比如说一进入大厅就有人上前打造的贺朗。要么就是你的交际能力特别高,懂得察言观色,给想要合作的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合作的机会回更大。要么你就老实待着,跟自己相熟的人聊聊天,不要到处乱晃。
  璟旸按照原本的计划,跟该打招呼的人都打了招呼,但是原主这次来宴会最主要的目的,他却不想去做。虽然还没有详细的了解全部的情况,但是潜意识告诉他,最好不要去做。
  璟旸原本想再待一会儿就离开的,贺朗突然的出现在他的身边,一看就知道是专门来找他说话的。
  “席总看上去似乎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是没有休息好吗?”贺朗看着璟旸的脸说。
  “最近确实没有休息好,多谢贺董关心。”璟旸刚才感觉到触电般的感觉,心里很清楚绝对不会是莫名其妙发生了,肯定是有原因的,而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眼前这个高大帅气,还十分有气势的男人,就是追随自己来到这一世的爱人。
  “席总一个人支撑着一家公司,连个能够帮忙和商量的人都没有,连我这个外人,都觉得席总太辛苦了。”贺朗的语气中带着些讽刺,不过他讽刺的不是原主席勒,更加不是现在的璟旸。
  “我们公司人挺多的,能帮我人也不少,所以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支撑着公司,就不劳贺董替我担心了。”这个时候不了解前因后果的璟旸,也只能按照原主的个姓,说着官腔。
  贺朗看着璟旸那双漂亮的眼睛,情不自禁的觉得自己似乎有要陷去的感觉,不过他向来自制力强,所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对劲,依旧微笑着说着讽刺的话“按照席总的话来说,帮忙的人确实是不少了,员工确实都是在帮公司的做事的。不过据我所知,给席总扯后腿的人,要比能够帮席总的人多多了。”
  璟旸的意思说员工就是他的帮手,而贺朗意思说员工都是帮公司做事的,没几个人是真心帮着他的。而且比起能够真正帮他的人,想要把他从现在的位子上拉下来的人更多。
  璟旸自打与爱人相遇开始,每一世都备受宠爱和呵护,他的爱人惯着他宠爱他,从来舍不得让他受一点气,再也让他的忍耐度变低了很多。再加上身体疲惫原因,很久没有受过委屈他的,面对这一世刚见面的爱人的接二连三的嘲讽,他不想忍耐,于是便怒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替我费心。”璟旸扭头就走了,直接离开了宴会。
  贺朗意外的看着璟旸离开的背影,璟旸是第一个敢在这样的场合,当着他的面给他脸色的人。而更加让他意外的是,在他看到璟旸眼中一闪而过的委屈时,他居然有想要抱着他安慰的冲动。
  其实璟旸能够听出贺朗讽刺的并不是他,但是他现在身体疲惫还低血糖,又被宠的脾气大了很多,面对自己的爱人,他是一点委屈都不能受的。
  但是璟旸没有想到,等他回去后,还有更大的委屈等着他。
  司机把他送到住处,站在那栋别墅的门口,璟旸十分的不想进去。虽然他还没有了解全部的经过,但是他从身体原主的留下的潜意识感受到,原主是十分厌恶这个所谓的家的。其实原始并不是没有其他住的地方,但是要在今天回到这里,也是身体原主今天要做的事情之一,所以璟旸就来了。
  一进门,璟旸就看到客厅中坐着四个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厌恶感。
  “回来了?”坐在最中间沙发上的中年人在看到璟旸后说。
  “爸。”璟旸按照原主的平时的表情跟那个中年人打招呼。
  “小瑞明天就要去公司上班了,从明天开始,你帮他安排好了之后,把该教的东西都教给他。”席广善端着茶杯说“他虽然不是学电脑程序的,不过以他的聪明,教起来也不会费劲的。”
  他们四个人舒舒服服的坐在那里,没有一个人让璟旸过去坐下说的,而且璟旸光是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这四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依旧有预感,他这一世要对付的和复仇的人,肯定就是这四个人了。
  璟旸忍着不耐烦的心情,他冷冷的说“隔行如隔山,再聪明的人,面对没有一点基础的事物,也不可能轻易的学得会。”
  “哥,话不能这么说。”坐在席父身边的席瑞说“我学得是管理,进公司当然做的也是管理反面的工作,专业方面我大概的理解一下就可以了。公司养着那么多的员工,技术方面的事情自然有他们去做。再说了,就算技术方面我不懂的地方,不是还有哥你在吗?”
  “小瑞说的有道理。”席父说“哪有当老板是需要什么事情都懂的,那还要那些技术人员干什么,都自己做不就好了。以后公司的事情,小瑞就负责管理,毕竟他的专业就是学管理的,肯定比你厉害。你的话就负责技术方面的事情,反正你学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就做你该做的好了。”
  璟旸心里觉得无语,想发火又觉得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真是白痴,干什么非要来这里受气,直接回原主自己的住处休息够了,有战斗力的再来面对这些奇葩不好吗?
  席广善见璟旸只是站着,也不回话,皱眉瞪着他说“你发什么愣?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没有?”
  “哥你该不会是不想让我去公司上班吧?”席瑞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道。
  “他有什么权利不让你去公司上班?!”席广善看着璟旸怒道“我才是公司的董事长,整个公司都是我的,最大的决策权在我手里。你要是觉得不满的话,以后可以不用去上班了!”
  “我不去上班当然可以,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可以,我无、所、谓。”璟旸说完转身就走。
  客厅中的坐着的四个人,都因为璟旸的话愣住了,因为璟旸居然说他不去公司上班也无所谓。
  “混账东西!”席广善在反应过来后,猛地站起来吼道“你敢这么跟你老子说话,你给我站住!”
  璟旸没有理会席广善的怒吼,头也不回的走到外面,上了车之后让司机送他回原主自己的住处。
 
 
第147章 
  游戏研发者(2)
  璟旸倒在床上, 也不想去洗漱了,扯过被子,闭着眼睛在半睡半醒之间,开启了记忆承接。
  正如璟旸所预料的, 他刚才见到的那四个人, 就是他这一世要对付和复仇的人。
  席勒的父母, 是属于商业联姻,他们不但从来没有相爱过,还各自有着自己心爱的人,两人是在家族的强迫之下才不得不结婚的。
  席勒的母亲当年的爱人家境也还不错, 但是家里却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为了公司能够发展的更好, 家里强行拆散了两人,然后逼着席勒的母亲跟席广善结了婚。
  席勒的母亲一位不能跟相爱的人在一起,感到非常的痛苦,当时她家里的人把她关在家里, 不让她外出,她还自杀过三次,但是都因为被监控发现而没有成功。
  席勒母亲的爷爷告诉她,既然她生在这个家里,享受了这个家给予了她的一切, 就有理所应当的要为这个家的发展付出。
  席勒的母亲也说过自己愿意通过其他的方式偿还家里,但是绝对不接受联姻,但是她的爷爷却不同意她用其他方式偿还, 为了与席家联姻,逼着她立刻跟席广善结婚。
  看到这里,璟旸忍不住讽刺的嗤笑了一声,他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所谓的上位着,打着享受了荣誉就应该付出的旗号,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无论是古代让公主和亲的帝王,还是现代为了家族企业就要牺牲子女幸福和人生父母,都让璟旸觉得非常的不耻,并且他最讨厌的就是那句这个家给了你一切,你为了这个家牺牲也是应该的。任何生来就是要被当做工具对待的,都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因为你生了他,他就应该要牺牲自己的幸福,那么你在出生的时候,有没有问过他是否愿意出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呢?
  没有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出生,如果连选择承担和回报的方式都不行,那未免也不公平了。在璟旸看来,任何人来到这世上,都应该是自由独立的个体,你生了我,我没有选择的权利,那么你抚养我长大,就应该是分内的事情。既然你养我长大,那么回报你,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哪怕你让我用生命来回报都可以,因为命是你给的,所以我可以把命还给你。但是爱情和幸福是属于个人的东西,任何人都没有替我选择牺牲的权利。
  席勒的母亲在家里的逼迫下,最后还是跟席广善结婚了,但是很长时间拒绝跟席广善同房。两家联姻,自然是要有孩子,关系才能更加的稳固。所以已经嫁到席家,并且没有什么人身自由的席勒的母亲,最后还是怀孕了。
  席广善在结婚之前,也有自己相爱的女人,那个女人就是席瑞的母亲温竹。席勒的母亲因为结婚之前反抗的太过激烈,三次自杀未遂,所以在结婚前后,几乎失去了人生自由。而和席瑞母亲不同的是,席广善反抗的不是很强烈,而且他是男人,不能像席瑞的母亲一样被关在家里,所以他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自由的。
  席广善一直都跟温竹保持情人关系,席勒的爷爷和奶奶也都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因为当父母的对自己的孩子比对别人的孩子要宽容,所以席勒的母亲是绝对不能跟以前的爱人见面的,而席广善和温竹之间的情人关系,却得到了默认。
  在席勒五岁的时候,席瑞出生了,当时席广善的父母完全没有把温竹母子当回事,即使席瑞出生,他们也没有想过要把席瑞接回来养,在他们的眼里,唯一看重的孙子只有席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