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之小说改良师 作者:芥子醒

字体:[ ]

 
 
  宋亚泽碰上个来路不明的系统,据说是为提高文学质量而生……
  可穿越后他发现,每当有人物死去,他的心脏都会莫名疼痛。
  重点是,书里的主角们都会爱上他。
  他不止一次质问系统,可系统总是躲躲闪闪……
  注:本文主受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穿书 快穿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亚泽 ┃ 配角:反帝 ┃ 其它:快穿
=========
 
第1章 《黑离传》
  晚上九点,整座办公楼都熄了灯,唯有一间还在坚持冒着清冷孤独的白光。
  宋亚泽可谓是整个公司最勤恳敬业的员工了。
  勤恳敬业到什么地步呢?他每天伴着灯管加班,香烟是他的伴侣,报表是他的情人。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忙碌,浑身像是加满油似的,充满了燃烧的动力。这动力推着他在工作上摸爬滚打,吃一堑长一智,在32岁这年成了公司的销售总监。
  “啪!”
  火苗燃起,他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着,踱步到办公室的落地窗边。
  他的外表算不上出挑,可若是看到,也是要带着欣赏的眼神停留的。
  他的眼神常是沉稳包容的,性子是温雅的。他心情好时,就像一汪春水,让人手捧一把洗过之后,身心愉悦,眼睛都能亮上几分;心情不好时,就像一块沉默的黑棉花,虽不大好看,却也没什么攻击性。
  “先看看作品大纲吧。”他语气平淡地冒出这样一句话,像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事实上,他的视野里,却包裹着一只冒着红光的水饺,自称“反帝”。它挺着肚子,油光水滑的,看起来甚是滑嫩可口。
  反帝的出现莫名其妙,找上他的原因也是不清不楚。
  它自称诞生于1951年,由爱国人士彭木芝研制,旨在提取小说内容,构建小说世界,寻找合适的人穿越到新世界中,其生活经历会反映给小说作者,为他们提供灵感和素材,成为作者们的“作弊器”。
  宋亚泽正是所谓“合适的人”。反帝告诉他,穿越到书中后,原角色的名字也会被替换成“宋亚泽”。
  就在刚刚,宋亚泽以调剂生活为目的,绑定了系统,接受了第一个任务。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条卷轴,缓缓展开,里面的文字也显露出来。
  小说名叫《黑离传》,男主叫白离苦,自幼家贫,见惯世间的残酷事态与冷暖无常。他天资聪颖,却因为生活环境的恶劣,总是接触着世间的黑暗面,这让他的性格也扭曲起来。
  所幸,他有颗进取的心。为了摆脱苦难,为了出人头地,他发愤学习,甚至不顾家里的经济情况,高考后报了高价学校,在大一结束后,就要留学英国三年。白离苦的父母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两人为了儿子,不惜各卖一肾,将儿子送进了大学。
  父母的倾力付出,让他感动得痛哭流涕;从此,他改名为白离,誓要扭转命运。
  上了大学,他利用自己不错的皮相去酒吧当服务员。在酒吧里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勾搭上富二代刘贺然。
  这刘贺然可谓是个纨绔子弟,游手好闲,纸醉金迷。他的父母白手起家,却在事业蒸蒸日上时,遭遇车祸,撒手人寰,留下了23岁的刘贺然。
  刘贺然被白离的美丽外表迷得死去活来。他主动承担了白离学费,还给他的父母买了房子。
  玲珑心窍的白离善于拿捏人心,他在刘贺然面前扮演着高岭之花的角色,态度也是不甚明朗。在色迷心窍的刘贺然眼中,真是如女神般高贵,又如小猫般闹心。
  终于,他坐不住了,将白离软禁在家中,祖宗似的供养着,求他念着好能爱上自己。
  可谁知,白离却早在酒吧里和江氏企业的继承人江原在一起了。
  白离在电话里向江原哭诉。江原一怒之下,吞并了刘家产业,并雇凶将负债累累的刘贺然一枪毙命。
  从此,白离利用江原步步攀升,不择手段,手上沾满鲜血,做事狠绝,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使出苦肉技,使得江原把江氏股份转给自己。最终,和江原定居国外,成就了一段商业神话,为后世留下了一段励志鸡汤,也谱下一曲爱情传说……
  宋亚泽微微有些吃惊。在他眼中,心术不正的人是不应当有这般好结局的。
  “大纲我看完了,委托人有什么要求?”
  “你的身份是刘贺然。穿越期间,我将自动关闭。穿越时间为刘贺然软禁白离的第三天;等到白离的情感值和事业值达到满值100时,你就会被传送回来。”
  “解释一下情感值和事业值。”
  “指标代表着情感和事业稳定程度。当人物爱上一个人时,情感值就达到100;事业值达到峰值时,说明人物的事业已经定型。”
  “好的。”宋亚泽点点头,表示同意。
  “汝生灵,吾塑境;万法同体,个个归一;无始无终,有始有终;以爱之名,终于信土;魂为契,命为价;生生世世,轮回不歇;歇时即殁,殁时为聚。”
  反帝念了段咒语般的词,宋亚泽感觉这段话似曾相识,却找不出应有的记忆。
  接着,他感觉视线模糊一片,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响声,光与影交织一团,混乱不堪……
 
 
第2章 宋家大宅
  宋亚泽睁开眼睛,发现环境果然不同。
  阳光射入,照得房间也温暖明亮。这是一处古朴精致的房间,每一处都是崭新的,而复古花纹却增添些流年的痕迹。
  卧室门轻响三声,门口传来沧桑低沉的声音:“少爷,我是言管家。您的咖啡来了。”
  一位约莫五十多岁的男子稳稳迈入卧室,不紧不慢,风度翩翩。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眼角虽有皱纹爬过,却不显得衰老难看,冒着些光,使人还能看出一点他年轻时的漂亮。
  “谢谢。”宋亚泽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端过咖啡壶。
  言德广被他这莫名的举动惊住了,僵直了身子。也难怪,在他眼中,宋亚泽一直是肆意妄为的半大孩子,对于自己一向呼来喝去,毫无长幼概念。
  宋亚泽看到管家这番反应,了然于胸,笑了起来:“言叔,爸妈走了,让我突然想通很多。今后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知天高地厚了。”
  言德广吸了口凉气,前一天还大呼小叫的少爷,此刻却沉稳柔和。他感觉脚下的地板似乎软了起来,有些不真实。等回过神来时,他才涌起一阵欣慰,全身都舒坦温暖。
  突然,他又想起难为之事,面露难色,支吾着:“这个……白先生今天又发脾气了,把您买的瓷器摔了一地。刘妈要进去打扫,他不愿意,非说要等您过去,找您辩个明白……您看……”
  言德广微垂着头,悄悄打量着宋亚泽的脸色。他本以为少爷会神色沮丧,备受打击,蔫巴巴的像萎缩了的丝瓜一般。
  出乎意料,宋亚泽不为所动,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平静地说:“好的,言叔陪我一起去看看吧。”
  来到白离房前,宋亚泽推开门,就看到怒气冲冲的主人公。他的上方还有两条进度条,一个是情感值,一个是事业值。此时,这两项指标都没有任何进度。
  白离面色发红,穿着白衬衫,衬衫上方还开了两个纽扣,深到胸膛。
  若是仔细观察,则可看出他精心打扮了。他头发一丝不乱,眉眼如诗画,鼻头微微翘起,典型的男身女相。他真是漂亮,就像穿着美女皮的魔头,天生就是来诱惑人的。
  要想征服白离,真可谓刀尖舔蜜。
  实际上,一个小时前,他就在镜前打扮着装了。他仔细地理顺头发,把衬衫和裤子都拉直,看不出褶皱。
  他盯着镜子愣了愣,神色复杂地将衬衫的第二个扣子解开,又皱着眉将那颗扣子系上,可过几秒,又紧抿着嘴,下了极大决心似的将它解开……
  这样来回反复了五六次,最后才矛盾着把扣子解开。
  是的,他是矛盾纠结的。直到扣子解开,露出白嫩肌肤那一刻,他的内心都是无比挣扎的。他的两边似乎流着不同颜色的血。
  生活啊,为何要折磨这样一个高傲的穷人呢!
  宋亚泽在心里对白离的虚伪做作很是不屑,强打起淡然的语调,冷冷地说:
  “既然白先生不愿待在我这小庙,现在就可以搬出去了。前些日子是我冒犯了,今天就放你自由。房子全当我扶贫了,瓷器也不用赔了。今后我不会再打扰你。言叔,送客吧!”
  说罢,转身径直向外面走去。
  白离大惊失色,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嘴唇半张,双目圆睁,看着大变活人般的宋亚泽,惊诧瞬时蔓延在他五脏六腑,撞得他大脑来不及转圈,脸色从通红变成了苍白。
  “宋亚泽你给我站住!”他冲了上去,抓着宋亚泽的胳膊,质问道:
  “你耍什么把戏?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一套吗?幼稚透顶!”
  宋亚泽淡定地扯下他的手,却突然发现情感值加了10个单位,旁边显出自己的图像。
  他定了定讶异,开口说道:
  “白离,我这个人不喜欢勉强。你真的以为我非你不可吗?我告诉你,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今后别再来找我。”
  白离像是被冷水顶头浇灌一般,从头冷到脚。他看着宋亚泽渐渐消失,升起了从未有过的冲动,像是那习惯吃素的穷人突然闻到酱香肉味一样,占有欲油然而生。
  他感觉浑身被电流涌过,心脏猛地一缩,跳动得厉害。他心动了,生平第一次这般。
  下意识想迈开腿去追宋亚泽,但他那自尊心硬是将双脚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冰封已久的心,裂开一条缝,宋亚泽的背影就那么生生地嵌了进去,咯得他刺痛无比,却又痒痒的。
  ……
  宋家的别墅,是宋老爷一跃成为暴发户时购置的。
  宋海庆贫农出身,小时候深受地主的剥削,对富人带着强烈的仇恨。后来适逢改革开放,他抓住商机,凭着积蓄开了个油漆店,生意越做越大。
  最后,他以100万的天价注册了“振东建筑公司”,成为当地富贾,也成了出身地宋集村的传奇。
  可谁知,当年叫着打倒资产阶级的宋海庆,却在自己成了资产阶级时,染上了奢侈剥削的毛病。
  他学着地主买了别墅,雇了保姆和管家,要求他们称呼自己为“老爷”,过了一把十足的贵族瘾。
  可惜,宋老爷却在度假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夫妻俩双双殒命,留下了被惯坏了的独生子。
  也许有人就是这般无福之命吧!
  “少爷,午餐时间到了。”耳边传来言管家淳厚的声音。
  来到餐厅,宋亚泽看着像宫廷般的装修,喜欢简朴的他顿时扶额。
  他不动声色,坐在沉重的木椅上,刘妈向他递上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铜盆和手帕。
  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
  他自自然然地在盆里洗了手,用手帕擦干。这时便开始上菜了,先是一盅虾汤,再是海参、鲍鱼、大闸蟹等。他终于忍不住了:“这……还有多少菜?”
  “还有六道……”言管家有些莫名其妙,心想难道少爷性子变了,口味也变了?
  “不必上了。”宋亚泽摆了摆手,便开始动筷……
  饭后,他看着空荡荡的别墅,畏手畏脚的保姆,心里有些感慨。他希望简简单单生活,这种大阵仗,他可不想享受。他是个踏踏实实的普通人,却还有些文人骨气,懒得沾染这暴发户的金钱味。
  他思索一阵,问道:“言叔,您长住家里,是不是很想念您的家人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